阿含辭典線上查詢

您所查詢的「」:

1.體,如「著法服」、「壞命終」、「苦患」。2.體的,如「集」、「行」。3.親,如「現法作證」。4.種類;類集,如「六識」。5.聚集(同「蘊」),如「戒」、「五分法」。

「受、想、行、識」(名)之類集(),參看「名」、「」。

sakkāya,另音譯為「薩迦耶、自」,義譯為「常住」、「己」。

即「戒蘊」(sīlakkhandha),戒的類集;戒的一類。

三:

十種惡行中有關行為()的三個,即「殺、盜、淫」。

見:

sakkāyadiṭṭhi,另譯作「有見、有、自見、邪結、見結」,音譯為「薩迦耶見」,意思是具有獨立不變個體、永恆我的觀念。後來的論師可能如《雜阿含一○九經》所說,從五蘊作分析,得出「二十種見」的情形,即1.以色為「我」,其他四蘊就是「我所」,2.以色為「我所」(異我),其他四蘊即為「我」,3.以「我」在色中(色中我、我在色),4.以色在「我中」(我中色、色在我),每一蘊都有這四種情況的見,五蘊共計二十種,其中,第3.種與第4.種合稱為「相在」。(相關詞「是我、異我、相在」「是我.異我.相在」「是我,異我,相在」「有我、異我、相在」「有我.異我.相在」「有我,異我,相在」,反意詞「不見我、異我、相在」「不見我.異我.相在」「不見我,異我,相在」「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非我.不異我.不相在」「非我、不異我、不相在」「不是我.不異我.不相在」「不是我,不異我,不相在」「不是我、不異我、不相在」)

受:

由生理引發的感受。

苦:

體的、生理的病苦。

諍:

另譯為「暴躁」,即「暴躁的行為」。

壞:

體機能崩解;死亡。

證:

南傳作「證者」(kāyasakkhi),指證得初果、向第二果、第二果、向第三果、第三果、向第四果,並且具有「八解脫」等無色定定力的六類聖者。(相關詞「得證」)

觸:

1.親經歷;親體證。2.「眼、耳、鼻、舌、、意」接觸其對象「色、聲、香、味、所觸」生起的了知(觸知;有意義的了知)。

同「受生」,有下一生。

維持這個體。

即「全」,「遍」為「完全;充滿」的意思。(相關詞「周遍體」「遍四體(肢)」)

1.具有「識」的軀。2.識的種類,如「六識」。

內外

ajjhattabahiddhā kāya:「內外」指「內」以及「外」,或「內」與「外」之關連者(參看「內」、「外」),「」指與體有關的,如「呼吸時體的動作或觸感」、「體從頭到腳的各個部分」、「屍體的變化」等。

內識

另作「內有識」,南傳作「有識之」(saviññāṇake kāye),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具有識的體」(body with consciousness)。 依經義,指「六識」所依之「六根(六內處)」,《順正理論》與《顯宗論》均作此解,參看「識」、「內」。

六思

南傳作「六類思」(chayime cetanākāyā,直譯為「六思」),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六類意志力」(six classes of volition)。按:這裡的「」(kāya),不是指「體」,而是「種類」的意思,其他「六受、六想、六識」等亦同。「行」(saṅkhārā),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意志的形成」(volition formations),在經文中慣用複數格,論師們多解說為指「受、想、識」以外的心理狀態,經文中都分類為「、語、意」三行,而對「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外處」的對應分類,就用「思」。

六界

另譯為「六界聚」,南傳作「六界」(chadhātura),依「六思」的比對,「六界」應為「六類界;六界」的意思。

六愛

六類愛,由六受而生六愛,參看「六思」。

六覺

「六受」的另譯,六類感受,即由六根對六境,生起六觸(六類觸,另譯為「六更樂」),六觸生起六受,或「六想」(六類想)、或「六思」(六類思),參看「六思」)。

止息

另譯作「猗息;止息;得止息;獲柔軟;止心安隱」,南傳作「體的寧靜」(kāyapassaddhi,另譯為「體的輕安」),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體的寧靜」(tranquillity of body)。按:《顯揚真義》說,這是三蘊[受想行]煩苦的寧靜(darathapassaddhi, SN.46.2),長老說,依據阿毘達磨,與心成對出現時,「」都被解說為「心所」(cetasika),也就是執行第二階段認知的功能,但這裡從字面上來看,似乎只是指「體」(physical body),「視為對一個經驗性質的活躍建樹」,並在2010年8月3日的回函中進一步解說:「簡單來說,這意味著部分體狀況決定體驗是否為心的寧靜或心的擾動。請記得這是我的解釋。這裡的,巴利註釋採用為名:『心理因素的聚集』(除了心之外)」。 (相關詞「心止息」)

邊:

「邊」,原意為「盡頭、邊界」,此處作「部分」解,即「有」(薩迦耶,參看「見」)的這一部分。

施:

疑為「若種施設諸行」之誤植,參看「種施設諸行」。

行息:

另作「行已立、自所作」,即「與行的寧靜」,《長部34經》作「行已寧靜」(passaddhakāyasaṅkhāra,另譯為「行輕安」),Maurice Walshe先生英譯為「使他的情感已寧靜」(has tranquillised his emotions),其內容為「樂已捨斷,苦已捨斷,之前喜與憂已滅沒,進入後住於不苦不樂,由於平靜而有遍淨專注的第四禪」。

見結:

參看「見」、「結」。

邪結:

參看「見」、「結」。

後邊

(解脫者)最後一生的體,南傳作「持有最後者」(antimadehadhārī)。(相關詞「調彼後邊」「持此後邊」)

異於

不同的(也依此類推),參看「異」,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

眼識

即「眼識之類」,「眼識」即「眼睛辨識東西的功能」,參看「識」、「」。

見:

參看「集」、「見」。

意生

manomayaṃ kāyaṃ,另譯為「意做的體」,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心做的體」a mind-made body),SN.51.22並解說這是能掌握第四禪者從肉產生的「細」,其被描述為:「色所組成、心所造、各部分完整,不缺諸根。」按:MN.77世尊說:「再者,巫大夷!由於我對弟子們宣說道跡,當依之行道時,我的弟子們從這個體創造另一個有色、意做的、有所有肢體與小肢,不缺諸根之體。」(Puna caparaṃ, udāyi, akkhātā mayā sāvakānaṃ paṭipadā, yathāpaṭipannā me sāvakā imamhā kāyā aññaṃ kāyaṃ abhinimminanti rūpiṃ manomayaṃ sabbaṅgapaccaṅgiṃ ahīnindriyaṃ.)(參看MA.207) SN.51.22說:「阿難!我自證依神通,以意生到梵天世界去。」(Abhijānāmi khvāhaṃ, ānanda, iddhiyā manomayena kāyena brahmalokaṃ upasaṅkamitā)……「阿難!我自證依神通,以這四大之到梵天世界去。」(Abhijānāmi khvāhaṃ, ānanda, iminā cātumahābhūtikena kāyena iddhiyā brahmalokaṃ upasaṅkamitā)

嚴飾

(體)打扮得很華麗。

樂:

多數經文譯作「心受樂」或「安樂住」,南傳經文都作「以體感受樂」。

非作:

全句斷句為「謂七,非作,非作所作,非化、非化所化,不殺、不動、堅實。」「七」(地,水,火,風,樂,苦、命)為佛陀時代六師外道之一,「迦羅拘陀迦栴延」所領導的這一派之主張,這一派認為眾生皆由此「七」(七種元素)所組成,這七種元素永恆存在(南傳作「非被作的、非被作種類的、非被創造的、無創造者的、不孕的、如直立的山頂、如直立不動的石柱,它們不動、不變易、不互相加害、不能夠互相[起]或樂或苦或樂與苦」,北傳經文無此段),沒有殺與被殺,屬於「唯物論」與「善惡業報」否定論者,「迦羅拘陀迦栴延」又譯作「迦羅拘陀迦旃延、迦據多迦旃延、腳俱陀迦多演那、婆浮陀伽吒那、羅謂娑迦遮延、波休迦旃、迦旃」。「非作」是「作」的否定,意思是「不是被製造出來的」,「非化」是「化(生)」的否定,意思是「不是化生創造出來的」。(同義詞「此七種非作」)

八解脫

八解脫之種類,參看「八解脫」、「」。

正立念

正確地建立念處,即「修念處」,參看「觀念住」。

正願:

全句為「正正願。反念不向」,另譯作「直正意。繫念在前」、「端坐思惟。繫念在前」、「正端坐。繫念在前」、「正思惟。繫念在前」、「整端坐。繫念在前」、「直正意繫念在前」、「正正意。繫念在前」、「端正意。繫念在前」,即「挺直體,建立起眼前的專注」。

生他智:

由「外」(他人之)而生起的智。

見起:

生起見,參看「見」。

集邊:

「有」之集的部分,參看「有」、「集」。

滅邊:

「有」之滅的部分,參看「有」、「滅」。

衣鉢隨

即「(隨時)隨攜帶著僧衣與鉢」,此為僧團律制,「鉢」讀作「玻」。

戒盜縛:

執取禁戒與禁忌而受束縛,參看「戒禁取」、「縛」。

衝佛:

解讀為「整個體衝向佛陀」,意圖以其體壓住佛陀。

不淨行:

不清淨的、不善的肢體行為。

生頻伸:

伸展體(伸懶腰);沒有精神的樣子。

受滅證:

受滅由證得,南傳作「八解脫應由證知(作證)」。*

命相屬:

與命根還和合,還活著的意思,參看「命根」。

定喜忘:

譯意不明,全句為「多思念者,定喜忘,則便損心」,南傳作「然而,當過於長久地隨尋思、隨伺察時,我的體會疲倦;當體疲倦時,心會被弄亂;當心被弄亂時,心是與定遠離的。」

嬰眾苦:

即「體遭受到許多苦」,「嬰」為動詞,「遭遇;遭受到」的意思,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

壞命終:

體崩壞,壽命終了,死亡的意思。

受少有

為數少的輪迴受生。

命即是

Taṃ jīvaṃ taṃ sarīranti vā,另譯為「命則是、彼命彼、命即、是命是」,即「命(jīva,靈魂)即是(sarīra,肉體),兩者不可以分離」,為「十四無記」之一。

斫治其

砍他的體,「斫」讀作「濁」,砍。

乘意生

以意生……,參看「意生」。

根本見:

以「生死流轉之根本」來形容「見」,參看「見」。

藏行:

南傳作「頭部插入糞坑中」,「傴」讀作「與」,「彎屈」的意思。另,音義同「軀」。

莫作釋

不要(想)成為帝釋。

懊惱:

打自己的體,懊惱。「棰」音譯同「搥」。

潤澤:

完全沈浸在……。

學一切

另譯作「覺知一切;盡觀體入息;息入遍(摩訶僧祇律)」,南傳作「經驗著一切」(sabbakāyappaṭisaṃvedī),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體驗著全」(experiencing the whole body)。按:「經驗著」(paṭisaṃvedī,另譯為「感受著」),原為形容詞,這裡作現在分詞,《清淨道論》說,知道、使明顯(viditaṃ karonto pākaṭaṃ karonto)全部吸氣的開端、中間與結束(sakalassa assāsakāyassa ādimajjhapariyosānaṃ),全部呼氣(Sakalassa passāsakāyassa)亦然。

無常:

觀察(六根中之)(根)是無常的,南傳作「是無常的」,參看「觀」、「」、「無常」。

一切行息:

另譯作「行休息、止行」,中阿含經作「學止行」,南傳作「使行寧靜著」(passambhayaṃ kāyasaṅkhāraṃ),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使體的形成(行)寧靜」(Tranquillizing the bodily formation),並引《清淨道論》的解說:「行」是指「呼吸本」,

包藏口業:

防護行為與言語。

四大厭患:

對「四大」所成的體「厭」、「患」,參看「四大」、「厭」、「患」。

集滅道:

止息見起因的方法,參看「見」、「集」、「滅」、「道跡」。

集趣道:

導向「有」(薩迦耶)集起之路,參看「見」、「集」、「趣」、「道跡」。

滅道跡:

參看「有」、「滅」、「道跡」。

最後邊:

這是最後一生。

但說彼他

只說他是其它族類。

分齊受覺:

另譯作「分齊受所覺、生後覺」,南傳作「當他感受體終了的感受時」(so kāyapariyantikaṃ vedanaṃ vedayamāno),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當他感受體終止的感受」(when he feels a feeling terminating with the body),參看「命分齊受覺」、「分齊」。

內外觀:

另譯為「內外觀;觀內外;內外觀;內外觀」,南傳作「在自己的與外部的上觀察」(ajjhattabahiddhā kāye kāyānupassī,逐字譯為「內+外+-+觀察」),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在內在與外在的體凝視著體」(contemplating the body in the body internally and externally)。按:「自己的與外部的」(ajjhattabahiddhā),譯者在其他場合譯為「內、外」,《破斥猶豫》等說,有時(kālena-在適當時間)自己的有時他人的吸氣與呼氣之(assāsapassāsakāye),以這些保持熟練業處後(paguṇakammaṭṭhānaṃ aṭṭhapetvā, MN.10/DN.22),屢屢適時徘徊而說,但這並非在同一時中得到兩者。(相關詞「觀念住;觀念處;念;念;自觀;觀念處;念處」)。

護命清淨:

另作「護及命清淨」。「護命清淨,口、意護命清淨」;「護命清淨,護口、意、命清淨」;「護及命清淨,護口、意及命清淨」即護「、口、意、命清淨」:業、語業、意業、生活清淨之意。這裡的「命」即「生活;活命;生計;維持生活」的意思。

最後覺:

感受到體到了最後時刻(死亡)的感覺。

婆羅門:

一位名叫「長」的婆羅門。

食集則集:

直接意思是「滋養物生起,則體生起」,即「體有滋養物才能維持」,南傳作「從食集而有的集起」。

種戒取觸:

解讀為「烙下戒取的成見」,參看「戒禁取」、「觸」,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

種我見觸:

解讀為「烙下我見的」,參看「我見」、「觸」,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

集觀住:

疑為「隨集法觀住」之另譯,即「依著的『集』為目標而作『念住』的修習」,參看「四念住」,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相關詞「隨集觀住,隨滅觀住,隨集、滅觀住」)

一切行覺知:

另譯作「覺知一切行息、學止行」,練習使呼吸寧靜著,「行」,另譯作「口行」,指「呼吸」。

觀念住:

參看「內」、「觀念住」,另作「觀內」、「內觀住」、「內觀繫心住」。

此內共有識:

即「自己的有識之」。

自疑己何謂:

全句為「自疑己何謂?云何是也?」意即「(內心混亂而)懷疑『自己(現在)存在嗎?不存在嗎?我是什麼?」此處的「云何」是「什麼」的意思。

有患心有患:

理上有苦患(疾病),連帶地使心理上也生起苦患。

受隨比思惟:

依該經前後經文之比對,「受隨」應如《元朝刻印本》作「隨受」,「比」解讀為「類比、摹擬」,解讀為「也隨著受類推作思惟觀察」,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相關詞「隨比思惟」「隨心比思惟」「隨法比思惟」)

見異命見:

命(靈魂)是一,(肉體)是另一個,兩者可以分離,另譯作「命異異、非命非」,「十四無記」之一。(同義詞「異見.異命見」)

一切行息入息:

另譯作「止行息入」,參看「一切行息」、「入息」。(相關詞「學止行息入」「覺知一切行息入息」)

唯此我六處命存:

只剩下我這依於六處而活著的體。

想知滅觸成就遊:

參看「想知滅定」、「觸」、「具足住」、「作證成就遊」。

內:

1.以自為準,自內在的稱「內、內」,自外在的稱「外、外」。2.主動的(能;能取)稱為「內」,被動的(所;所取)稱為「外」。(相關詞「內」「內法」)

支:

1.要素;成分,如「七覺支」、「十二支緣起」。2.素質;品質,如「梵行支不具足」。3.分支,如「無有支節」。4.支持,如「支而已」。5.同「肢」,如「支弱背僂」。

外:

1.以自為準,自內在的稱「內」,自外在的稱「外」。2.主動的(能;能取)稱為「內」,被動的(所;所取)稱為「外」。

行:

1.造作;業;潛在形成力,如「行、口行、意行」,「過去諸行」。2.意志力,如「行蘊」。3.有為;變化的;由條件支持而存在的,如「行苦」、「諸行無常」。4.動作行為,如「明行足」。5.修行方法,如「空行」。6.步行,如「行、住、坐、臥」。

命:

1.一般「有我」者觀念中的生命主體;靈魂(jīvā),如「命即是」。2.生活情形,如「宿命」、「智慧命」。3.生計;經濟生活(ājīva),如「正命」。

念:

1.心清楚所緣不忘失(sati, sata),如「正念」、「四念住」、「安般念」、「念」。《集異門足論》:「諸念隨念、專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失法性,心明記性,是謂具念。」《法蘊足論》:「具念:隨念、專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失法性,心明記性,名具正念。」《界足論》:「念云何?謂念隨念、別念、憶念,憶念性,不忘性,不忘法不失性,不失法不忘失性,心明記,是名念。」《眾事分阿毘曇》:「云何念?謂念隨念不捨,於緣不廢亂忘。」《品類足論》:「念云何?謂念隨念、別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忘法性,心明記性,是名為念。」《舍利弗阿毘曇》:「云何念?謂如實人憶念,微念、緣念住不忘,相續念不失不奪,是名念。」《俱舍論》:「念,謂:於緣明記不忘。」「念,謂:不忘所緣境。」2.憶念(sati),如「六念」。3.念頭;想法;尋(vitakka),如「作是念」、「害念」、「八大人念」。4.指「思;意思」(manosañcetanā),如「念食」。5.思想的維繫;想(saññā),如「繫念明相」、「念光明想」。6.在意的,如「可念」、「不可念」、「不捨念不念」。

苦:

不圓滿的;有缺陷的;不合己意的;不舒服的,可分為生理上的「苦」,與心理上的「心苦」兩類,經中又歸納生命的苦有八類,參看「八苦」。

息:

1.止息,如「病於此息」、「遠離息塵垢」。2.寧靜下來,如「行息」(使呼吸寧靜下來)。3.氣息,如「出息」(呼氣)、「入息」(吸氣)。

痛:

1.「受」(感受)的另譯,如「痛滅則愛滅」。2.生理的疼痛,如「舉痛甚」。3.心理的痛苦,如「一何痛哉」。

黑:

1.黑色,如「體黧黑」。2.指「不善的」;「惡的」,如「黑法」、「受黑業之報」、「業黑」、「黑報」。


.................
找到的筆數超過101筆而略去,請縮小範圍再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