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雜阿含1239經, 別譯雜阿含66經 南傳:相應部3相應17經 關涉主題:實踐/不放逸(勤奮) (更新)
雜阿含1239經[正聞本1242經/佛光本1126經](剎利相應/八眾誦/祇夜)(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波斯匿王獨靜思惟,作是念:
  「頗有一法修習、多修習,得現法願滿足,後世願滿足,現法、後世願滿足不?」
  作是念已,往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我獨靜思惟、作是念:『頗有一法修習、多修習,得現法願滿足,得後世願滿足,現法、後世願滿足不?』」
  佛告波斯匿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有一法,修習、多修習,得現法願滿足;得後世願滿足;得現法、後世願滿足,謂:不放逸善法。不放逸善法,修習、多修習,得現法願滿足;得後世願滿足;得現法、後世願滿足。
  大王!譬如:世間所作麁業,彼一切皆依於地而得建立,不放逸善法亦復如是,修習、多修習,得現法願滿足;得後世願滿足;得現法、後法願滿足;如力,如是,種子、根、堅、陸水足行、師子、舍宅亦如是說。
  是故,大王!當住不放逸,當依不放逸;住不放逸、依不放逸已、夫人當作是念:『大王住不放逸、依不放逸,我今亦當如是,住不放逸、依不放逸。』
  如是,夫人;如是,大臣、太子、猛將亦如是。
  國土人民應當念:『大王住不放逸、依不放逸,夫人、太子、大臣、猛將住不放逸、依不放逸,我等亦應如是住不放逸、依不放逸。』
  大王!若住不放逸、依不放逸者,則能自護,夫人、婇女亦能自保,倉藏財寶增長豐實。」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稱譽不放逸,毀呰放逸者,帝釋不放逸,能主忉利天。
   稱譽不放逸,毀呰放逸者,不放逸具足,攝持於二義:
   一者現法利,二後世亦然,是名無間等,甚深智慧者。」
  佛說此經已,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別譯雜阿含66經(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波斯匿王於閑靜處作是思惟:
  「頗有一法能得現利,及後世利?」
  作是念已,往詣佛所,頂禮佛足,退坐一面,白佛言:
  「世尊!頗有一法能得現利、後世利不?」
  佛告王曰:
  「我有一法,修行增廣,現在、未來多所饒益,所謂:修行不放逸法,現得利益,來世亦利。
  譬如:大地能生百穀,一切草木、一切善法亦因不放逸生,不放逸增長,不放逸廣大。
  大王!猶如大地,一切種子因地而生,因地增廣,一切眾生因不放逸亦復如是。
  一切根香中,黑堅實香,最為第一,此事亦爾,一切善法,因不放逸。
  堅實香中,赤栴檀,為第一,此事亦爾,一切善法,因不放逸為本,不放逸者,是實法因;不放逸者,善法生處。
  一切華鬘中,乾陀婆梨琴華鬘最為第一,一切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水生華中,青蓮華第一,一切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畜生跡中,象跡最大,一切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如與賊戰,能先諸鬥,名為第一,一切善法,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獸中,師子第一,善法之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樓觀,高波那寫最為第一,善法之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閻浮提樹,閻浮提界上樹最為第一,善法之中,不放逸為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詹婆羅樹中,鳩羅苦婆羅最為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波吒羅樹中,錦文芭吒羅為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樹中,波利質多羅為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山中,須彌山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金中,閻浮檀金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妙衣,迦尸衣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色中,白為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鳥中,金翅為第一,諸善法中,不放逸第一,餘如上說。
  一切明中,日光為第一,不放逸法,亦復如是,餘如上說。
  如上說,諸修行善行,不放逸者是其根本、是其生因,是故,大王!汝今應修不放逸法,亦應依止不放逸法,王若如是,王之夫人,及以妃后亦不放逸;王子大臣,及諸官屬亦復如是。
  若不放逸,即是守護中宮內外,以不放逸故,倉庫盈滿,王不放逸,則為自護,并護一切。」
  爾時,世尊即說偈言:
  「不放逸最勝,放逸多譏嫌,今世不放逸,後世得大利。
   現利他世利,解知二俱利,是名為健夫,明哲之所行。」
  佛說是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相應部3相應17經/不放逸經(憍薩羅相應/有偈篇/祇夜)(莊春江譯)
  起源於舍衛城。
  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後,憍薩羅國波斯匿王對世尊這麼說:
  「大德!有一法,得到後住立二種利益:屬於當生的利益與後世的嗎?」
  「大王!有一法,得到後住立二種利益:屬於當生的利益與後世的。」
  「那麼,大德!哪一法,得到後住立二種利益:屬於當生的利益與後世的呢?」
  「大王!不放逸是一法,得到後住立二種利益:屬於當生的利益與後世的。
  大王!猶如凡任何叢林生物的足跡種類者,一切都包含在那些象的足跡中,象的足跡被說為其中第一的,即:以其之大。同樣的,大王!不放逸是一法,得到後住立二種利益:屬於當生的利益與後世的。」
  這就是世尊所說。……(中略)
  「對壽命、無病、美貌、天界、高貴的出生、上妙的喜樂再三欲求者,
   賢智者稱讚,在福德行為上不放逸。
   不放逸的賢智者,持有二種利益:
   在當生中的利益,以及後世的利益,
   現觀利益的堅固者,被稱為『賢智者』。」

巴利語經文(台灣嘉義法雨道場流通的word版本)
SN.3.17/(7). Appamādasuttaṃ
   128. Sāvatthinidānaṃ Ekamantaṃ nisīdi. Ekamantaṃ nisinno kho rājā pasenadi kosalo bhagavantaṃ etadavoca – “atthi nu kho, bhante, eko dhammo yo ubho atthe samadhiggayha tiṭṭhati– diṭṭhadhammikañceva atthaṃ samparāyikañcā”ti?
   “Atthi kho, mahārāja, eko dhammo yo ubho atthe samadhiggayha tiṭṭhati– diṭṭhadhammikañceva atthaṃ samparāyikañcā”ti.
   “Katamo pana, bhante, eko dhammo, yo ubho atthe samadhiggayha tiṭṭhati– diṭṭhadhammikañceva atthaṃ samparāyikañcā”ti?
   “Appamādo kho, mahārāja, eko dhammo, yo ubho atthe samadhiggayha tiṭṭhati– diṭṭhadhammikañceva atthaṃ samparāyikañcāti. Seyyathāpi, mahārāja, yāni kānici jaṅgalānaṃ pāṇānaṃ padajātāni, sabbāni tāni hatthipade samodhānaṃ gacchanti, hatthipadaṃ tesaṃ aggamakkhāyati– yadidaṃ mahantattena; evameva kho, mahārāja, appamādo eko dhammo, yo ubho atthe samadhiggayha tiṭṭhati– diṭṭhadhammikañceva atthaṃ samparāyikañcā”ti. Idamavoca …pe…
   “Āyuṃ arogiyaṃ vaṇṇaṃ, saggaṃ uccākulīnataṃ;
   Ratiyo patthayantena, uḷārā aparāparā.
   “Appamādaṃ pasaṃsanti, puññakiriyāsu paṇḍitā;
   Appamatto ubho atthe, adhiggaṇhāti paṇḍito.
   “Diṭṭhe dhamme ca yo attho, yo cattho samparāyiko.
   Atthābhisamayā dhīro, paṇḍitoti pavuccatī”ti.
南北傳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不放逸」(Appamādo),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勤奮」(Diligence)。按:《顯揚真義》以「發令的不放逸」(kārāpakaappamādo)解說,註疏以「三種福德行為的基礎轉起之不放逸」(Kārāpakaappamādoti tiṇṇaṃ puññakiriyavatthūnaṃ pavattakaappamādo)解說「發令的不放逸」,長老附註為「布施、德行(戒)、禪修」(giving, virtue, and meditation),這與SA.264說的「一者、布施,二者、調伏,三者、修道」,MA.61等說的「一者、布施,二者、調御,三者、守護」,AA.24.4說的「惠施、慈仁、自守」都相應。有問:為何這裡的不放逸只說福德行為呢?拙作:因為波斯匿王問的是「當生與後世的利益」,並非問苦的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