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雜阿含994經, 別譯雜阿含257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生活/探病‧實踐/不顧念不歡喜 (更新)
雜阿含994經[正聞本1323經/佛光本1207經](婆耆舍相應/八眾誦/祇夜)(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尊者婆耆舍住舍衛國東園鹿子母講堂,疾病困篤,尊者富鄰尼為看病人,供給供養。
  時,尊者婆耆舍語尊者富鄰尼言:
  「汝往詣世尊所,持我語白世尊言:『尊者婆耆舍稽首世尊足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得自安樂住不?』復作是言:『尊者婆耆舍住東園鹿子母講堂,疾病困篤,欲求見世尊,無力方便堪詣世尊,善哉!世尊!願往至東園鹿子母講堂尊者婆耆舍所,哀愍故。』」
  時,尊者富鄰尼即受其語,往詣世尊,稽首佛足,退坐一面,作是言:
  「尊者婆耆舍住東園鹿子母講堂,疾病困篤,願見世尊,無力方便堪能奉見。善哉!世尊!願往東園鹿子母講堂尊者婆耆舍所,為哀愍故。」
  爾時,世尊默然而許。
  時,尊者富鄰尼知佛許已,即從座起,禮佛足而去。
  世尊晡時從禪起,往詣尊者婆耆舍。
  尊者婆耆舍遙見世尊,憑床欲起
  爾時,世尊見尊者婆耆舍憑床欲起,語言:
  「婆耆舍!莫自輕動。」
  世尊即坐,問尊者婆耆舍:
  「汝所患苦,為平和可堪忍不?身諸苦痛,為增為損?」
  如前焰摩迦修多羅廣說,……乃至:
  「我所苦患,轉覺其增,不覺其損。」
  佛告婆耆舍:
  「我今問汝,隨意答我。汝得心不染、不著、不污、解脫,離諸顛倒不?」
  婆耆舍白佛言:
  「我心不染、不著、不污、解脫,離諸顛倒。」
  佛告婆耆舍:
  「汝云何得心不染、不著、不污、解脫,離諸顛倒?」
  婆耆舍白佛:
  「我過去眼識於色心不顧念,於未來色不欣想,於現在色不著;我過去、未來、現在眼識於色貪欲、愛樂、念於彼得盡,無欲、滅、沒、息、離、解脫;心解脫已,是故不染、不著、不污,離諸顛倒,正受而住。
  如是,耳……鼻……舌……身……意識過去於法心不顧念,未來不欣,現在不著;過去、未來、現在法中念、欲、愛盡,無欲、滅、沒、息、離、解脫;心解脫已,是故不染、不著、不污、解脫,離諸顛倒,正受而住。
  唯願世尊今日最後饒益於我,聽我說偈。」
  佛告婆耆舍:「宜知是時。」
  尊者婆耆舍起正身端坐,繫念在前,而說偈言:
  「我今住佛前,稽首恭敬禮,於一切諸法,悉皆得解脫。
   善解諸法相,深信樂正法,世尊等正覺,世尊為大師
   世尊降魔怨,世尊大牟尼。滅除一切使,自度群生類。
   世尊於世間,諸法悉覺知,世間悉無有,知法過佛者。
   於諸天人中,亦無與佛等,是故我今日,稽首大精進。
   稽首士之上,拔諸愛欲刺,我今是最後,得見於世尊。
   稽首日種尊,暮當般涅槃。正智繫正念,於此朽壞身。
   餘勢之所起,從今夜永滅,三界不復染,入無餘涅槃。
   苦受及樂受,亦不苦不樂,從觸因緣生,於今悉永斷。
   苦受及樂受,亦不苦不樂,從觸因緣生,於今悉已知。
   若內及與外,苦樂等諸受,於受無所著,正智正繫心。
   於初中最後,諸聚無障礙,諸聚既已斷,了知受無餘。
   明見真實者,說九十一劫,三劫中不空,有大仙人尊。
   餘空無洲依,唯畏恐怖劫,當知大仙人,乃復出於世。
   安慰諸天人,開眼離塵冥,示悟諸眾生,令覺一切苦。
   苦苦及苦集,超苦之寂滅,賢聖八正道,安隱趣涅槃。
   世間難得者,現前悉皆得,生世得人身,演說於正法。
   隨己之所欲,離垢求清淨,專修其己利,勿令空無果
   空過則生憂,鄰於地獄苦,於所說正法,不樂不欲受。
   當久處生死,輪迴息無期,長夜懷憂惱,如商人失財。
   我今眾慶集,無復生老死,輪迴悉已斷,不復重受生。
   愛識河水流,於今悉枯竭,已拔陰根本,連鎖不相續。
   供養大師畢,所作者已作,重擔悉已捨,有流悉已斷。
   不復樂受生,亦無死可惡,正智正繫念,唯待終時至。
   念空野龍象,六十雄猛獸,一旦免枷鎖,逸樂山林中。
   婆耆舍亦然,大師口生子,厭捨於徒眾,正念待時至。
   今告於汝等,諸來集會者,聽我最後偈,其義所饒益。
   生者悉歸滅,諸行無有常,速生速死法,何可久依怙?
   是故強其志,精勤方便求,觀察有恐怖,隨順牟尼道,速盡此苦陰,勿復增輪轉。」
  「佛口所生子,歎說此偈已,長辭於大眾,婆耆舍涅槃,彼以慈悲故,說此無上偈。
  尊者婆耆舍,如來法生子,垂心哀愍故,說此無上偈,然後般涅槃,一切當敬禮。」

別譯雜阿含257經(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婆耆奢來至毘舍佉鹿子母講堂中,遇病困篤。
  爾時,富匿於彼瞻病。
  時,尊者婆耆奢告富匿言:
  「汝可往詣於世尊所,如我婆耆奢,頂禮世尊足下,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無諸苦不?」
  爾時,富匿受尊者教往詣佛所,頂禮佛足,在一面坐,合掌白佛言:
  「世尊!婆耆奢比丘在毘舍佉講堂中病疹困篤,而語我言:『往世尊所,稱我名字,頂禮佛足,問訊世尊:少病、少惱,起居輕利,無諸苦不?』」
  爾時,富匿復白佛言:
  「此婆耆奢,或因困疾,即入涅槃,唯願世尊屈意往彼。」
  如來默然受富匿語。
  爾時,富匿即還詣尊者婆耆奢所,白言:
  「和上!我問訊已,復啟世尊:『婆耆奢或因困病,入于涅槃。』世尊默然聽受我語。」
  爾時,世尊從禪定起,即往毘舍佉講堂婆耆奢所。
  時,婆耆奢遙見佛來自力欲起,佛告之曰:
  「不須汝起。」
  爾時,世尊別敷座坐,告婆耆奢:
  「汝今身體苦痛為可忍不?能飲食不?」
  時,婆耆奢白言:
  「此痛轉增無有瘳損,今我所患,譬如力士捉儜人髮,㨑搣揉捺,我患頭痛亦復如是;又如大力殺牛之人,以刀刺腹,割其腸肚,我患腹痛亦復如是;又如瘦人為有力者強捉,火炙身體燋然,我苦體痛亦復如是,我於今日欲入涅槃,我於最後欲讚於佛。」
  佛告之曰:「隨汝所說。」
  即說偈言(本無少偈)。
  本如酒醉四句讚,龍脅拔毒箭,尼瞿陀劫賓入涅槃,讚大聲聞,婆耆奢滅盡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燄摩迦修多羅」為SA.104,但該經與生病無關,可能是「差摩修多羅」(SA.103)之訛。
  「佛口所生子……一切當敬禮」一段可能是經典編輯者加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