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雜阿含596經, 別譯雜阿含181經 南傳:相應部2相應17經 關涉主題:(略) (更新)
雜阿含596經[正聞本1372經/佛光本1256經](諸天相應/八眾誦/祇夜)(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子,容色絕妙,於後夜時來詣佛所,稽首佛足,退坐一面,身諸光明,遍照祇樹給孤獨園。
  時,彼天子說偈問佛:
  「此世多恐怖,眾生常惱亂,已起者亦苦,未起亦當苦,頗有離恐處,唯願慧眼說!」
  爾時,世尊說偈答言:
  「無有異苦行,無異伏諸根,無異一切捨,而得見解脫。」
  時,彼天子復說偈言:
  「久見婆羅門,逮得般涅槃,一切怖已過,永超世恩愛。」
  時,彼天子聞佛所說,歡喜、隨喜,稽首佛足,即沒不現。

別譯雜阿含181經(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時,有一天,光色倍常,來詣佛所,身光顯照,遍于祇洹,赫然大明,卻坐一面而說偈言:
  「世間常驚懼,眾生恒憂惱,未得財封利,及已得之者。
   於得不得中,能無喜懼心,如斯之等事,唯願為我說。」
  爾時,世尊以偈答曰:
  「若有智慧者,苦行攝諸根,棄捨一切務,除如此等人。
   更無出生死,若不捨諸務,常處於生死,驚畏而怖迮。
   憂愁等諸患,苦惱所纏逼,若捨於一切,能除上諸患,則離於生死、憂怖等諸惡。」
  天復以偈讚言:
  「往昔已曾見,婆羅門涅槃,嫌怖久棄捨,能度世間愛。」
  爾時,此天說此偈已,歡喜還宮。

相應部2相應17經/善梵經(天子相應/有偈篇/祇夜)(莊春江譯)
  在一旁站好後,善梵天子偈頌世尊說:
  「此心常被驚嚇,此意常被攪動,
   在未生起的苦難上,還有在已發生的上,
   如果有不被驚嚇的,被詢問時,請你告訴我。」
  「非從覺與苦行之外的他處,非從根的自制之外的他處,
   非從一切的放捨之外的他處,我看見生命的平安。」
  這就是世尊所說。……(中略)就在那裡消失了。

巴利語經文(台灣嘉義法雨道場流通的word版本)
SN.2.17/(7). Subrahmasuttaṃ
   98. Ekamantaṃ ṭhito kho subrahmā devaputto bhagavantaṃ gāthāya ajjhabhāsi–
   “Niccaṃ utrastamidaṃ cittaṃ, niccaṃ ubbiggamidaṃ mano.
   Anuppannesu kicchesu, atho uppatitesu ca.
   Sace atthi anutrastaṃ, taṃ me akkhāhi pucchito”ti.
   “Nāññatra bojjhā tapasā, nāññatrindriyasaṃvarā;
   Nāññatra sabbanissaggā, sotthiṃ passāmi pāṇinan”ti.
   “Idamavoca …pe… tatthevantaradhāyī”ti.
南北傳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恐怖(SA);驚懼(GA)」,南傳作「驚嚇」(utrasta),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受驚嚇」(frightened)。《顯揚真義》說,傳說[善梵]天子隨天女眾去歡喜園嬉戲,坐在晝度樹下,而五百位隨行天女突然命終,出生在阿鼻地獄受大苦。天子看見她們出生在地獄中,也看見自己七天後也將命終如她們出生到地獄,所以來到世尊面前說偈誦(大意)。長老說,經末這句「這就是世尊所說。……」的刪節號,表示善梵天子一聽完佛陀的教說,就迫不及待地趕回去修習了。
  「苦行」(tapasā,另譯為「鍛鍊」),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嚴格的生活」(austerity)。按:《顯揚真義》說,這是接受業處後進入林野修習,連同觀修習覺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