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52品9經 南傳:--(小部/本生經77註)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52品9經[佛光本472經/11法](大愛道般涅槃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國王波斯匿夜夢見十事,王即覺悟,大用愁怖,懼畏亡國及身、妻、子。明日即召公卿、大臣、明智道士婆羅門能解夢相者,悉來集會,王即為說夜夢十事,誰能解者。
  婆羅門言:「我能解之,恐王聞之,即當不樂。」
  王言:「便說之。」
  婆羅門言:「當亡國王及王太子、王妻。」
  王言:「云何,諸人!寧可禳厭不耶?」
  婆羅門言:
  「斯事可禳厭之,當殺太子及王所重大夫人、邊傍侍者、僕從、奴婢,并所貴大臣,以用祠天王,所有臥具、珍琦寶物,皆當火燒,以祠於天,如是,王身及國可盡無他。」
  王聞婆羅門言,大用愁憂不樂,却入齋室,思念此事。
  王有夫人名曰摩利,就到王所,問王:
  「意故何以愁憂不樂,妾身將有過於王耶?」
  王言:「卿無過於我,但莫問是事,卿儻聞之,令汝愁怖?」
  夫人答王:「不敢愁怖。」
  王言:「不須問也,聞者愁怖。」
  夫人言:
  「我是王身之半,有急緩當殺妾一人,王安隱不以為怖,願王說之。」
  王即為夫人說:
  「昨夜夢見十事,一者見三釜羅,兩邊釜滿,中[央]釜空,兩邊釜沸氣相交往,不入中央空釜中,二者夢見馬口亦食、尻亦食,三者夢見大樹生華,四者夢見小樹生果,五者夢見一人索繩,然後有羊,羊主食繩,六者夢見狐坐金床上,食以金器,七者夢見大牛還從犢子嗽乳,八者夢見黑牛群從四面吼鳴來,相趣欲鬪,當合未合,不知牛處,九者夢見大陂池水,中央濁,四邊清,十者夢見大溪水{波?}流正赤。夢見已,即寤,大用惶怖,恐亡國及身、妻、子、人民。今召公卿、大臣、道人、婆羅門能解夢者,時,有一婆羅門言:『當殺王太子、所重夫人、大臣、奴婢,以祠於天。』以故致愁耳。」
  夫人報言:
  「大王!莫愁夢,如人行買金,又以火燒,兼石上磨,好惡自現。今佛近在祇洹精舍,可往問佛,佛解說者可隨佛說,云何信此狂癡婆羅門語,以自愁苦,乃至於斯。」
  王方喜寤,即召左右傍臣,速嚴駕車騎,王乘高蓋之車,乘騎侍從數千萬人,出舍衛城到祇洹精舍,下步到佛所,頭面禮足,長跪叉手,前白佛言:
  「昨夜夢見十事,願佛哀我,事事解說。」
  佛告王曰:
  「善哉!大王!王所夢者,乃為將來後世現瑞應耳。後世人民不畏禁法,普當淫泆,貪有妻息,放情婬嫟,無有厭足,妬忌愚癡,不知,不知,貞潔見棄,佞諂亂國。王夢見三釜羅,兩邊釜滿,中央釜空,兩邊釜沸氣相交往,不入中央空釜中者,後世人民皆當不給足養親貧窮,同生不親近,反親他人,富貴相從,共相饋遺,王夢見一事,正為此耳。
  {正}[王?]夢見馬口亦食、尻亦食,後世人民、大臣、百官、長吏、公卿,廩食於官,復食於民,賦歛不息,下吏作姦,民不得寧,不安舊土,王夢見二事,正為此耳。
  王夢見大樹生華,後世人民多逢驅役,心焦意惱,常有愁怖,年[未]滿三十,頭髮皓白,王夢見三事正為此耳。
  王夢見小樹生果,後世女人年未滿十五,便行求嫁,抱兒來歸,不知慚愧,王夢見四事,正為是耳。
  王夢見一人索繩後有羊,羊主食繩,末後世人夫聟(婿)行賈,或入軍征,遊洋街里,朋黨交戲,不肖之妻在家與男子私通栖宿,食飲夫財,快情恣欲,無有愧陋,夫亦知之,效人佯愚,王夢見五事,正為是耳。
  王夢見狐上金床,食用金器,後世人賤者當貴,在金床上,坐食飲重味,貴族大姓當給走使,良人作奴婢,奴婢為良人,王夢見六事,正謂此耳。
  王夢見大牛還從犢子下嗽乳,後世人母,當為女作媒,將他男子與[共]房室,母住守門,從得財物,持用自給活,父亦同情,佯聾不知,王夢見七事,正謂是耳。
  王夢見黑牛從四面群來,相趣鳴吼欲鬪,當合未合,不知牛處,後世人國王、大臣、長吏、人民,皆當不畏大禁,貪婬嗜欲,畜財貯產,妻子大小皆不廉潔,婬妷饕{餐}[餮],無有厭極,嫉妬、愚癡,不知慚愧,忠孝不行,佞諂破國,不畏上下,雨不時節,氣不和適,風塵暴起,飛沙折木,蝗蟲噉稼,使茲不熟,帝王人民施行如此,故天使然,又現四邊起雲,帝王人民皆喜,各言:『雲以四合,今必當雨。』須臾之間雲各自散,故現此怪,欲使万民改行,守善持戒,畏懼天地,不入惡道,貞廉自守,一妻一婦,慈心不怒,王夢見八事,正謂此耳。
  王夢見大陂水,中央濁、四邊清,後世人在閻浮地內,臣當不忠,子當不孝,不敬長老,不信佛道,不敬明經道士,臣貪官賜,子貪父財,無有反復,不顧義理,邊國當忠孝,尊敬長老,信樂佛道,給施明經道士,念報反復,王夢見九事,正謂此耳。
  王夢見大溪水流{波?}正赤,後世人諸帝王、國王,當不厭其國,興師共鬪,當作車兵、馬兵,當相攻伐,還相殺害,流血正赤,王夢見十事,正謂是耳。
  盡皆為後世人之事耳,後世人若能心存佛道,奉事明經道人者,死皆生天上,若作愚行,更共相殘者,死入三惡道,不可復陳。」
  王即長跪,叉手受佛教,心中歡喜,得定慧,無復恐怖,王便稽首作禮,頭面著佛足。還宮,重賜夫人,拜為正后,多給財寶,資令施人,國遂豐樂,皆奪諸公卿、大臣、婆羅門俸祿,悉逐出國,不復信用。一切人民皆發無上正真之道,王及夫人禮佛而去。
  爾時,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夢見十事」,南傳《小部/本生經/77.大夢本生》作十六個夢:公牛、樹、母牛、牛、馬,銅[鉢]、狐狼、水甕、蓮花池、檀香、未被煮的食物、沉沒的葫蘆、漂浮的岩石、青蛙吞食黑毒蛇、金翅鳥圍繞的烏鴉、怖畏羊的狼。《五分律》亦有類似的迦葉佛時「禁寐王夜得十一種夢」。
  「禳厭」,解除災禍。
  「大溪水{波?}流正赤」、「大溪水流{波?}正赤」,單譯本《舍衛國王夢見十事經》作「溪水流正赤」,《佛說舍衛國王十夢經》作「谿水正赤」,《國王不梨先泥十夢經》作「大谿水流正赤」,今依此推斷「波」乃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