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52品8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人命極短生死長遠‧生活/不要為他人行惡、當老死來臨‧其他/除五威五飾‧其它/十惡之報 (更新)
增壹阿含52品8經[佛光本471經/11法](大愛道般涅槃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波斯匿王殺庶母百子,即懷變悔:
  「我造惡源,極為甚多,復用此為?由王位故,殺此百人,誰能堪任除我愁憂?」
  波斯匿王復作是念:「唯有世尊能去我憂耳。」
  時,復作斯念:
  「我今不宜懷此愁憂默然至世尊所,當駕王威至世尊所。」
  時,波斯匿王告群臣曰:
  「汝等催駕寶羽之車,如前王法,欲出舍衛城,親近如來。」
  群臣聞王教已,即時嚴駕羽寶之車,即來白王言:
  「嚴駕已訖,王知是時。」
  時,波斯匿王即乘羽寶車,椎鍾鳴鼓,懸繒幡蓋,人從皆著鎧器,諸臣圍遶出舍衛城,往至祇洹,步入祇洹精舍,如前王法,除五威儀,蓋、天冠、拂、劍、履屣,盡捨之。至世尊所,頭面布地,復以手摩如來足,{普}[並]自陳啟:
  「我今悔過,改往修來,愚惑不別真偽,殺庶母百子,[由]王威力故。今來自悔,唯願納受。」
  佛告王曰:
  「善哉,大王!還就本位,今當說法。」
  波斯匿王即從坐起,禮世尊足,還詣本位。
  佛告王曰:
  「命極危脆,極壽不過百年,所出無幾。人壽百年,計三十三天一日一夜,計彼日夜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彼三十三天正壽千歲;計人中壽,壽十萬歲,復計還活地獄中一日一夜,復計彼日夜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還活地獄中五千歲,或壽半劫,或壽一劫,隨人所作行,或有中夭者,計人中之壽百億之歲。智者恒念普修此行,復用此惡為?樂少苦多,其殃難計。是故,大王!莫由己身、父母、妻子、國土、人民,施行罪業,亦莫為王身故而作罪本,猶如石蜜為初甜後苦,此亦如是,於短壽之中何為作惡?大王當知:有四大畏恒逼人身,終不可制約,亦復不可呪術、戰鬪、藥草所能抑折:生、老、病、死,亦如四大山從四方來,各各相就,摧壞樹木,皆悉磨滅,此四事者亦復如是。大王當知:若生來時,使父母懷憂、愁、苦、惱,不可稱計;若老來至,無復少壯,壞敗形貌,支節漸緩;若病來至,丁壯之年無復氣力,轉轉命促;若死來至,斷於命根,恩愛別離,五陰各散。是謂,大王!有此四大,皆不得自在。
  若復有人親近殺生,受諸惡原,若生人中,壽命極短。若人習盜,後生貧困,衣不蓋形,食不充口,所以然者,皆由取他財物故,故致斯變,若生人中受苦無量。若人婬他,後生人中,妻不貞良。若人妄語,後生人中,言不信用,為人輕慢,皆由前世詐稱虛偽故。若人惡言,受地獄罪,若生人中,顏色醜陋,皆由前世惡言,故致斯報。若人{䛴}[綺]語,受地獄罪,若生人中,家中不和,恒被鬪亂,所以然者,皆由前身所造之報。若人兩舌鬪亂彼此,受地獄罪,若生人中,家不和,恒有諍訟,所以然者,皆由前世鬪亂彼此之所致也。若人憙憎嫉他,受地獄罪,若生人中,為人所憎,皆由前世行本之所致也。若人興謀害之心,受地獄罪,若生人中,意不專定,所以然者,皆由前世興斯心故。若復有人習於邪見,受地獄罪,若生人中,聾盲瘖瘂,人所惡見,所由爾者,皆因前世行本所致也。是謂,大王!由此十惡之報,致斯殃{亹}[舋],受無量苦,況復外者乎。是故,大王!當以法治化,莫以非法,以理治民,亦莫非理。大王!諸以正法治民者,命終之後皆生天上,正使大王命終之後,人民追憶,終不忘失,名稱遠布。
  大王當知:諸以非法治化人民,死後皆生地獄中,是時,獄卒以五縛繫之,其中受苦不可稱量:或鞭,或縛,或捶,或解諸支節,或取火炙,或以鎔銅灌其身,或剝其皮,或以草著腹,或拔其舌,或刺其體,或鋸解其身,或鐵臼中擣,或輪壞其形,使走刀山劍樹,不令停息,抱熱銅柱,或挑其眼,或壞耳根,[或]截手足、耳鼻,已截復生,復舉身形著大鑊中,復以鐵叉擾動其身,不令息住,復從鑊中出,生拔脊筋,持用治車,復使入熱炙地獄中,復入熱屎地獄中,復入刺地獄中,復入灰[河]地獄中,復入刀樹地獄中,復令仰臥以熱鐵丸使食之,腸胃五藏皆悉爛盡,從下而過,復以鎔銅而灌其口,從下而過,於中受苦惱,要當罪畢,然後乃出。如是,大王!眾生入地獄,其事如是,皆由前世治法不整之所致也。」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百年習放逸,後故入地獄,斯竟何足貪,受罪難稱計。
  大王!以法治[化],自濟其身,父母、妻子、奴婢、親族將護國事。是故,大王!常當以法治化,勿以非法。人命極短,在世須臾間耳,生死長遠,多諸畏難,若死來至,於中呼哭,骨節離解,身體煩疼,爾時,無有救者,非有父母、妻子、奴婢、僕從、國土、人民所能救也。有此之難,誰堪代者?唯有布施、持戒,語常和悅,不傷人意,作眾功德,行諸善本。」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智者當惠施,諸佛所嘉歎,是故清淨心,勿有懈慢意。
   為死之所逼,受大極苦惱,至彼惡趣中,無有休息時。
   若復欲來時,極受於苦惱,諸根自然壞,由惡無休息。
   若醫師來時,合集諸藥草,不遍其身體,由惡無休息。
   若復親族來,問其財貨本,耳亦不聞聲,由惡無休息。
   若復移在地,病人臥其上,形如枯樹根,由惡無休息。
   若復已命終,身命識已離,形如牆壁土,由惡無休息。
   若復彼死屍,親族舉塜間,彼無可{持}[恃]者,唯福可怙耳。
  是故,大王!當求方便,施行福業,今不為者,後悔無益。」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如來由福力,降伏魔官屬,今已{還}[逮]佛力,是故福力尊。
  是故,大王!當念作福,為惡尋當悔,更莫復犯。」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雖為極惡原,悔過漸復薄,是時於世間,根本皆消滅。
  是故,大王!莫由己身修行其惡,莫為父母、妻子、沙門婆羅門施行於惡,習其惡行。如是,大王!當作是學。」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非父母兄弟,亦非諸親族,能免此惡者,皆捨歸於死。
  是故,大王!自今已後,當以法治化,莫以非法。如是,大王!當作是學。」
  爾時,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此段「不要為他人行惡」,另參看MA.27。
  此段譬喻,另參看SA.1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