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52品7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意行最重、施持戒者福較多 (更新)
增壹阿含52品7經[佛光本470經/11法](大愛道般涅槃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波斯匿王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波斯匿王白世尊言:「夫施之家當施何處?」
  世尊告王:「隨心所歡,便於彼施。」
  王復白佛:「為施何處,得大功德?」
  佛告王曰:「汝[前]所問當施何處,今復問獲福功德。」
  王白佛言:「我今問如來為施何處,獲其功德?」
  佛告王曰:
  「吾今還問,王隨所樂還報吾。云何?大王!若有剎利子來,婆羅門子來,然,愚惑無所知,心意錯亂,恒不一定,來至王所而問王言:『我等當恭奉聖王,隨時所須。』云何?大王!須此人在左右乎?」
  王白佛言:
  「不須也,世尊!所以然者,由彼人無有黠慧,心識不定,不堪候外敵之所致也。」
  佛告王曰:
  「云何?大王!若剎利、婆羅門種多諸方便,無有恐難,亦不畏懼,能除外敵,來至王所而白王言:『我等隨時瞻奉聖王,唯願恩垂當見納受。』云何?大王!當受斯人不。」
  王白佛言:
  「唯然,世尊!我等當納受斯人,所以然者,由彼人堪任候外敵,無有畏難,亦不恐懼。」
  佛告王曰:
  「今比丘亦復如是,諸根完具,捨五成六,護一降四,施此之人獲福最多。」
  王白佛言:「云何比丘捨五成六,護一降四?」
  佛告王曰:
  「於是,比丘捨貪欲蓋、瞋恚蓋、睡眠、調(掉)、疑,如是比丘名為捨五。云何比丘成就六?王當知之:若比丘見色已,不起色想,緣此護眼根,除去惡不善念而護眼根,若耳、鼻、口、身、意不起意識而護意根,如是,比丘成就六。云何比丘而護一,於是,比丘繫念在前,如是,比丘而護一。云何比丘而降四?於是,比丘降身魔、欲魔、死魔、天魔,皆悉降伏,如是,比丘降伏於四。如是,大王!捨五就六,護一降四,施如此之人,獲福難量。大王!邪見與邊見相應,如斯之人施,蓋無益。」
  時,王白佛言:
  「如是,世尊!施斯之人其福難量,若比丘成就一法,福尚難量,何況餘者,云何為一法?所謂身念是也,所以然者,尼乾子恒計身行、意行,不計口行。」
  佛告王曰:
  「尼乾子者愚惑,意常錯亂,心識不定,是彼師法故,致斯言耳。彼受身行之報[、口行之報]蓋不足言,意行無形而不可見。」
  王白佛言:
  「此三行中何者最重?身行耶?口行耶?意行?」
  佛告王曰:
  「此三行中意行最重,口行、身行蓋不足言。」
  王白佛言:
  「復何因緣故,說念意最為第一?」
  佛告王曰:
  「夫人所行,先意念,然後口發,口已發,便身行殺、盜、婬,舌根不定,亦無端緒,正使彼人命終,身根、舌根在。大王!彼人何以故身、口不有所設耶?」
  王白佛言:「彼人以無意根故,致斯變耳。」
  佛告王曰:「當以此方便,知意根最為重,餘二者輕。」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心為法本,心尊心使,心之念惡,即行即施,於彼受苦,輪轢于轍
   心為法本,心尊心使,中心念善,即行即為,受其善報,如影隨形。」
  爾時,波斯匿王白世尊言:
  「如是,如來!為惡之人,身行惡,隨行墮惡趣。」
  佛告王言:「汝為觀何等義,而來問我為施何人獲福益多?」
  王白佛言:
  「我昔至尼乾子所,問尼揵子曰:『當於何處惠施?』尼乾子聞我所問已,更論餘事,亦不見報。時,尼乾子語我言:『沙門瞿曇作是說:「施我得福多,餘者無福,當施我弟子,不應施餘人,其有人民施我弟子者,其福不可量也。」』」
  佛告王曰:「爾時,為云何報之?」
  王白佛言:
  「時,我便作是念:『或有斯理,惠施如來,其福難量。』今故問佛:『為與何處,其福難量?』然,今世尊不自稱譽,亦不毀人。」
  佛告王曰:
  「我口不作是說:『施我得福多,餘者不得福。』但,我今日所說,鉢中遺餘持與人者,其福難量,以清淨之心,著淨水中,普生斯念,斯中有形之類,蒙祐無量,何況人形,但,大王!我今所說施持戒人,其福難量,與犯戒人者,蓋不足言。
  大王當知:如田家子善治其地,除去穢惡,以好穀子著良田中,於中獲子無有限量,亦如彼田家子不修治地,亦不除去穢惡而下穀子,所收蓋不足言。今比丘亦復如是,若比丘捨五就六,護一降四,如斯之人,其施惠者,其福無量,與邪見之人,蓋不足言,猶如,大王!剎利種、婆羅門種意無疑難能降外敵,當觀亦如羅漢之人;彼婆羅門種意不專定者{觀}當[觀]如邪見之人。」
  時,波斯匿王白世尊言:
  「施持戒之人,其福難量,自今已後,其有來求索者,終不違逆,若復四部之眾有所求索者,亦不逆之,隨時給與衣被、飲食、床臥具,亦復施與諸梵行者。」
  佛告之曰:
  「勿作是說,所以然者,施畜生之類,其福難量,況復人身乎,但,我今日所說者,施持戒人難計,非犯戒人。」
  波斯匿王白佛言:
  「我今重復自歸,然,世尊殷勤,乃至於斯外道異學{傳}[恆]誹世尊,又且世尊恒歎譽彼人,外道異學貪著利養,又復,如來不貪利養。國事多猥,欲還所止。」
  佛告王曰:「宜知是時。」
  爾時,波斯匿王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南傳《小部/法句經》1偈作:
 諸法是意為先導的,意為最上的、意所生的,
 如果以穢惡的意,說或做,
 從那裡那個苦跟隨,如輪之於運載中[牛/balibaddassa-法句註]的足。
1.Manopubbaṅgamā dhammā, manoseṭṭhā manomayā;
 Manasā ce paduṭṭhena, bhāsati vā karoti vā;
 Tato naṃ dukkhamanveti, cakkaṃva vahato padaṃ.

  南傳《小部/法句經》2偈作:
 諸法是意為先導的,意為最上的、意所生的,
 如果以明淨的意,說或做,
 從那裡那個樂跟隨,如影不離。
1.Manopubbaṅgamā dhammā, manoseṭṭhā manomayā;
 Manasā ce pasannena, bhāsati vā karoti vā;
 Tato naṃ sukhamanveti, chāyāva anapāyin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