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7品10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地獄業報最長一劫 (更新)
增壹阿含47品10經[佛光本427經/10法](善惡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地獄眾生受其罪報,極至一劫,或有其中間夭者;受畜生罪報,極至一劫,其間有中夭者;受餓鬼報,極至一劫,其間有中夭者。比丘!當知:欝單曰人壽千歲,無有中夭者,所以然者,彼土人民無所係屬,設於彼命終,生善處天上,無有墮落者。弗于逮人民壽五百歲,亦有中夭者,瞿耶尼人民壽二百五十歲,亦有中夭者,閻浮提人民極壽百歲,亦有中夭者多。
  正使人壽命極至十十,人民之兆以壽十十,其行不同,性分各異。初十幼小,無所識知,第二十少多有知,猶不貫了,第三十欲意熾盛,貪著於色,第四十多諸伎術,所行無端,第五十解義明了,所習不忘,第六十慳著財物,意不決了,第七十懈怠憙眠,體性遲緩,第八十無有少壯之心,亦無榮飾,第九十多諸病痛,皮緩面皺,第十十諸根衰秏,骨節相連,多忘意錯。比丘知之:設人壽百歲,當經歷爾許之難。設人壽百歲,當經三百冬、夏{春}、秋,計其壽命,蓋不足言。若人壽百歲,當食三萬六千食,其間或有不食時:瞋不食,不與不食,病不食,計彼食與不食,及飲母乳,取要言之,三萬六千食。比丘!若人壽百歲其限歲數,飲食之法其狀如是。
  比丘!當知:閻浮地人民,或壽極長與無量壽等。過去久遠不可計世,有王名療眾病,壽命極長,顏色端正,受樂無量。爾時,無疾病、老、死之患。時,有夫婦二人生一子,子便命終。是時,父母抱舉令坐,又持食與,然,彼子不飲、不食,亦不起坐,何以故爾?以命終故。是時,彼父母便生此念:『我子今日何為瞋恚,不肯食飲,亦不言語?』所以然者,由彼人民不聞死亡音響之所致也。
  爾時,彼父母便復念曰:『我子今已經七日不飲、不食,亦復不知何由默然?我今可以此因緣,往白療病大王使知。』是時,父母往至王所,以此因緣具白大王。是時,大王便作是念:『今日已聞死亡音響。』王告之曰:『汝等可持此小兒到吾所。』爾時,父母即抱小兒至國王所。王見已,告父母曰:『此兒已命終。』時,父母白王言:『云何名為命終?』王告曰:『此兒更不行起、言對、談說、飲食、戲樂,身體正直,無所復為,故名為命終。』是時,夫婦復白王言:『如此之變,當經幾時?』王告之曰:『此兒不久身體爛壞,膖脹臭處,無所復任。』爾時,父母不信王語,復抱死兒還至家中,未經幾時,身體盡壞,極為臭穢。是時,父母方信王語云:『此兒不久身體膖脹,盡當壞敗。』
  是時,夫婦復抱此膖脹小兒至國王所,而白王言:『唯然,大王!今持此兒奉貢大王。』時,父母亦不啼哭,所以然者,由不聞死亡之音故。是時,大王剝取其皮而作大鼓,復勅作七重樓閣,持此鼓安處其上,即勅一人:『汝當知之,令守護此鼓,百歲一擊,無令失時。』受王教誡,百歲一擊。時,諸人民聞此鼓音,怪未曾有,語諸人曰:『何者音響,為是誰聲,乃徹於斯?』王告之曰:『此是死人皮之響。』眾生聞已,各興念曰:『奇哉!乃聞此聲。』
  汝等比丘,爾時王者,豈異人乎?莫作是觀,所以然者,爾時王者,即我身是也。以此知之,昔日閻浮地壽命極長,如今閻浮地人民極為短命,滅者難限,所以然者,由殺害多故,致命極短,華色失乎,由此因緣,故致變怪。
  比丘!當知:閻浮地五十歲,四天王中一日一夜,計彼日夜之數,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四天王壽命五百歲,或復有中夭者。計人中之壽十八億歲,還活地獄一日一夜,計彼一日一夜之數,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還活地獄極壽千歲,復有中夭者{計人中之壽三十六億歲?}。計人中百歲,三十三天一日一夜,計彼日月年歲之數,三十三天壽千歲,其間或有中夭者。計人中之壽三十六億歲,阿鼻地獄中一日一夜,復計彼日月之數,三十日為一月,十二月為一歲,計彼日夜之數壽二萬歲,計人中之壽,壽一拘利。如是,比丘!計此之壽轉轉增倍,除無想天。無想天壽八萬四千劫,除淨居天不來此世。
  是故,比丘!勿懷放逸,於現身上得盡有漏。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本段內容,另參看MA.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