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7品9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溺者無法救人‧實踐/從正行破邪見鏈 (更新)
增壹阿含47品9經[佛光本426經/10法](善惡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時,尊者大均頭在靜寂之處,興此念想:
  「諸前後中央之見,云何得知?」
  爾時,大均頭到時,著衣持鉢,到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均頭白世尊言:
  「今此諸見前後相應,云何得滅此見,又使餘者不生?」
  世尊告曰:
  「於是,均頭!此見所出與所滅之處,皆是無常、苦、空,均頭知之:當建此意。夫見之法六十二種,要當住十善之地,除去此見,云何為十?於是,均頭!他好殺生,我等應當不殺;他好盜,我不盜;他犯梵行,我行梵行,他妄語,我不行妄語,他行兩舌鬪亂彼此……綺語……惡口……嫉妬……恚……邪見,我行正見。
  均頭當知:如從惡道得值正道,如從邪見得至正見,迴邪就正,猶如有人自己沒溺,復欲渡人者,終無此理;己未滅度,欲使他人滅度者,此事不然,如有人自不沒溺,便能渡人,可有此理,今亦如是,自般涅槃,復使他人取滅度者,可有此理。是故,均頭當念離殺,不殺滅度;離盜,不盜滅度;離淫,不淫滅度;離妄語,不妄語滅度;離綺語,不綺語滅度;離麁言,不麁言滅度;離鬪亂彼此,不鬪亂彼此滅度;離嫉妬,不嫉妬滅度;離恚,不恚滅度;離邪見,得正見滅度。
  均頭當知:若凡夫之人便生此念:『為有我耶?為無我耶?有我無我耶?世有常耶?世無常耶?世有邊耶?世無邊耶?命是身耶?為命異身異耶?如來死耶?如來不死耶?為有死耶?為無死耶?為誰造此世?』生諸邪見:『為是梵天造此世?為是地主施設此世?又,梵天[造]此眾生,地主造此世間,眾生本無今有,已有便滅。』凡夫之人無聞、無見,便生此念。」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自然有梵天,此是梵志語,此見不真正,如彼之所見。
   我主生蓮華,梵天於中出,地主生梵天,自生不相應。
   地主剎利種,梵志之父母,云何剎利子,梵志還相生?
   尋其所生處,諸天之所說,此是歎譽言,還自著羇難。
   {焚}[梵?]天生人民,地主造世間,或言餘者造,此語誰者審?
   恚欲之所惑,三事共合集,心不得自在,自稱我世勝。
   天神造世間,亦非梵天生,設復梵天造,此非虛妄耶?
   尋跡遂復多,審諦方言虛,其行各各異,此行不審實。
  均頭當知:眾生之類所見不同,其念各異,此諸見者皆是無常,其有懷抱此見,則是無常變易之法。若他人殺生,我等當離殺生,設他盜者,當遠離之,不習其行,專其心意,不使錯亂,思惟挍計,邪見所興,……乃至十惡之法皆當去離,不習其行。若他瞋恚,我等學於忍辱,他人懷嫉妬,我當捨離,他興憍慢,我念捨離,若他自稱、毀餘人,我等不自稱、不毀他人,他[人]不少欲,我等當學少欲,他人犯戒,我修其戒,他人有懈怠,我當精進,他人不行三昧,我行三昧,當作是學。他人愚惑,我行智慧,其能觀察分別其法者,邪見消滅,餘者不生。」
  是時,均頭受如來教已,在閑靜之處,思惟挍計,所以族姓子出家學道,著三法衣,修無上梵行: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造已辦,更不復受有,如實知之。是時,均頭便成阿羅漢
  爾時,均頭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本段內容,另參看MA.91。
  「見之法六十二種」,即62邪見,參看DA.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