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7品8經, 摩訶僧祇律 南傳:無 關涉主題:其它/不可收回布施物 (更新)
增壹阿含47品8經[佛光本425經/10法](善惡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舍衛國城中有一長者,與羅云作坐禪屋。
  爾時,羅云隨其日數止彼屋中,後便人間遊化。
  時,彼長者竊生此心:「我當往覲尊者羅云。」
  爾時,長者見羅云房中,寂寞不見人住,見已,語諸比丘曰:
  「尊者羅云今為所在?」
  比丘報曰:「羅云在人間遊化。」
  長者報曰:
  「唯願諸賢差次人在吾房中住,世尊亦說:『造立園果,及作橋舡,近道作圊廁,持用惠施,長夜獲其福,戒法成就,死必生天上。』以是之故,我與羅云作屋耳,今羅云不樂我房,唯願諸賢差次人住我房中。」
  諸比丘對曰:「如長者教。」
  爾時,諸比丘即差次一比丘住房中。
  是時,尊者羅云便作是念:「我離世尊積久,今可往問訊。」
  是時,尊者羅云即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須臾之間,即從座起,還詣房中,見有異比丘在屋中住。
  見已,語彼比丘曰:「誰持我房與卿使住?」
  比丘報曰:「眾僧差次令我住此房中。」
  是時,羅云還至世尊所,因此緣本,具白世尊:
  「不審如來,眾僧差次我房,使道人在此止住耶?」
  佛告羅云:
  「汝往至長者家,語長者曰:『我所行法無有身、口、意行有過乎?又,非身三、口四、意三過乎?長者先持房施我,後復持與聖眾。』」
  是時,羅云受佛教已,即往長者家,語長者曰:
  「我非有身三、口四、意三過乎?」
  長者報曰:「我亦不見羅云身、口、意過也。」
  羅云語長者曰:「何故奪我房舍持與聖眾?」
  長者報曰:
  「我見房空,是故持施聖眾。時,我復作是念:『尊者羅云必不樂我房中。』故持惠施耳。」
  是時,羅云聞長者語已,即還至世尊所,以此因緣,具白如來。
  是時,世尊即告阿難:「速打揵椎,諸有比丘在祇洹精舍者,盡集普會講堂。」
  時,阿難即受佛教,召諸比丘在普會講堂。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我今當說惠施清淨,汝等善思念之。」
  爾時,諸比丘從佛受教。
  世尊告曰:
  「彼云何名為惠施清淨?於是,比丘!若有人以物惠施,後復還奪更與餘人,此名為施不均整,非平等施。若復有人奪彼人物,持施聖眾,若復有人還奪聖眾持用與人,此非為平等之施,亦非清淨之施。轉輪聖王自於境界猶得自在,比丘於己衣鉢亦得自在,若復彼人口不見許,而取他人物與人者,此非平等之施。我今告諸比丘:施主見與,受主不見與者,此非平等之施。若復彼比丘會遇命終,當持此一房在眾中結羯磨,傳告唱令:『某甲比丘命終,今持此房在眾分處,欲安處何人?隨聖眾教。諸賢!任使某甲比丘住者,各共忍之。』若不聽者,今便說再三,亦當作是說之,若眾僧一人不聽而與者,則非平等之施,則為雜濁之物。今還與羅云房,清淨受之。」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摩訶僧祇律(明雜誦跋渠法之五)(莊春江標點)
  復次,住舍衛城,……廣說如上。
  爾時,尊者羅睺羅跋耆國遊行,漸漸至波羅柰林聚落,此聚落中有一居士,為羅睺羅起房。
  羅睺羅受已,復遊行,是居士以此房更施餘比丘。
  羅睺羅還,……(如線經中廣說)……乃至羅睺羅白佛言:
  「世尊!此房誰應得?」
  佛語羅睺羅:
  「若居士、居士兒信心歡喜作房施僧,施僧已,還轉施眾多人,是非法施、非法受用,若施眾多人已,還轉與一人,是非法施、非法受用,若施一人已,轉與眾多人、若施眾多人已,轉與眾僧,是非法施、非法受用,施僧已,不轉與眾多人,施眾多人已,不轉與一人,是名如法施、如法受用。」
  佛語羅睺羅:
  「前與者是施,後與者非施,是王地依止住,是中,前作、前施功德日夜增長。羅睺羅!汝應得房,後者不應得。」

南北傳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