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7品6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47品6經[佛光本423經/10法](善惡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眾多比丘各集普會講堂,作是異論:
  「今舍衛城乞食難得,非比丘所安之處,我等可立一人次第乞食,此乞比丘能辦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無所乏短。」
  爾時,眾中有一比丘白諸人曰:
  「我等不堪任在此乞求,各共詣摩竭國於彼乞求,又且穀米豐賤,飲食極饒。」
  更復有比丘說曰:
  「我等不宜在彼國乞食,所以然者,阿闍世王在彼治化,主行非法,又殺父王,與提婆達兜為友,以此因緣故,不宜在彼乞求。」
  復有比丘說曰:
  「今此拘留沙國土人民熾盛,饒財多寶,宜在彼土乞求。」
  復有比丘作是說:
  「我等不宜在彼土乞食,所以然者,惡生王於彼土治化,極為兇弊,無有慈仁,人民麁暴,好喜鬪訟,以此因緣,故不應在彼乞食。」
  復有比丘說曰:
  「我等宜在拘深、婆羅㮈城,優填王所治之處,篤信佛法,意不移動,我等宜在彼土乞食,所願無違。」
  爾時,世尊以天耳聞諸比丘各生此論,即嚴整衣服,至諸比丘所,在中央坐,問諸比丘曰:
  「汝等集此欲何等論,為說何事?」
  是{事}[時?],比丘白佛言:
  「我等集此各興此論:『今舍衛城穀米{勇}[湧]貴,乞求叵得,各當共詣摩竭國界,於彼乞求,又彼國土饒財多寶,所索易得。』其中,或有比丘說曰:『我等不宜彼國乞食,所以然者,阿闍世王在彼治化,主行非法,又殺父王,與提婆達兜為友,以此因緣,故不宜在彼乞求。』其中,復有比丘說曰:『今拘留沙國,人民熾盛,饒財多寶,宜在彼國乞食。』復有比丘作是說:『我等不宜在彼乞食,所以然者,惡生王於彼治化,為人兇惡,無有慈仁,好喜鬪訟,以此因緣,故不宜在彼乞食。』復有比丘說曰:『我等宜在拘深、婆羅㮈城,優填王所治之處,篤信佛法,意不移動,宜在彼乞食,所願無違。』在此所論,正謂此耳。」
  爾時,佛告諸比丘:
  「汝等莫稱譏王治國家界,亦莫論王有勝劣。」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夫人作善惡,行本有所因,彼彼獲其報,終不有毀敗。
   夫人作善惡,行本有所因,為善受善報,惡受惡果報。
  是故,比丘!勿興斯意論國事緣,不由此論得至滅盡涅槃之處,亦不得沙門正行之法,設欲作是論,非是正業。汝等應當學十事論,云何為十?若精勤比丘:少欲、知足、有勇猛心、多聞能與人說法、無畏無恐、戒律具足、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見慧成就,汝設欲論者,當論此十事,所以然者,普潤一切,得修梵行,得至滅盡涅槃之處,汝等已出家學道,離於世俗,當勤思惟,勿去離心。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