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6品7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46品7經[佛光本414經/10法](結禁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若國王成就十法者,不得久存,多諸盜賊,云何為十?於時,國王慳貪,以小輕事便興瞋恚,不觀義理,{若}[是謂?]:王成就初法,則不得久存,國饒盜賊。
  復次,彼王貪著財物,不肯庶幾,是謂:國王成就此二法,則不得久存。
  復次,彼王不受人諫,為人暴虐,無有慈心,是謂:第三法不得久存。
  復次,彼王枉諸人民,橫取繫閉,在牢獄中,無有出期,是謂:第四法不得久存。
  復次,國王非法相佐,不案正行,是謂:五法不得久存。
  復次,彼王貪著他色,遠離己妻,是謂:彼王成就六法不得久存。
  復次,國王好喜嗜酒,不理官事,是謂:成就七法不得久存。
  復次,國王好喜歌舞戲樂,不理官事,是謂:第八法不得久存。
  復次,國王恒抱長患,無有強健之日,是謂:第九之法不得久存。
  復次,國王不信忠孝之臣,翅羽尠少,無有強佐,是謂:國王成就此十法不得久存。
  今,比丘眾亦復如是,若成就十法,不增善本功德,身壞命終入地獄中,何謂十法?於是,比丘不持禁戒,亦無恭恪之心,是謂:比丘成就初法不得究竟有所至到。
  復次,比丘不承事佛,不信真言,是謂:比丘成就第二之法不得久住。
  復次,比丘不承事法,漏諸戒律,是謂:比丘成就第三之法不得久住。
  復次,比丘承事聖眾,恒自卑意,不信彼受,是謂:比丘成就第四之法不得久住。
  復次,比丘貪著利養,心不放捨,是謂:比丘成就第五之法不得久住。
  復次,比丘不多學問,不勤加誦讀翫習,是謂:比丘成就六法,不得久存。
  復次,比丘不與善知識從事,恒與惡知識從事,是謂:比丘第七之法不得久存。
  復次,比丘恒喜事役,不念坐禪,是謂:第八之法不得久存。
  復次,比丘復著算數,返道就俗,不習正法,是謂:比丘第九之法不得久存。
  復次,比丘不樂修梵行,貪著不淨,是謂:比丘第十之法不得久存。
  是謂,比丘!成就此十法者,必墮三惡趣,不生善處
  若國王成就十法,便得久住於世,云何為十?於是,國王不著財物,不興瞋恚,亦復不以小事起怒害心,是謂:第一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受群臣諫,不逆其辭,是謂:成就第二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常好惠施,與民同歡,是謂:第三[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以法取物,不以非法,是謂:第四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彼王不著他色,恒自守護其妻,是謂:成就第五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亦不飲酒,心不荒亂,是謂:成就第六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亦不戲笑,降伏外敵,是謂:成就第七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案法治化,終無阿曲,是謂:成就第八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與群臣和睦,無有{竟}[競]爭,是謂:成就第九之法便得久存。
  復次,國王無有病患,氣力強盛,是謂:第十之法便得久存。若國王成就此十法者,便得久存,無奈之何。
  比丘眾亦復如是,若成就十法者,如屈伸臂頃,便生天上,云何為十?於是,比丘奉持禁戒,戒德具足,不犯正法,是謂:比丘成就此初法,身壞命終生善處天上。
  復次,比丘於如來所有恭敬之心,是謂:比丘成就此第二法得生善處。
  復次,比丘順從法教,一無所犯,是謂:比丘成就第三之法得生善處。
  復次,比丘恭奉聖眾,無有懈惰之心,是謂:成就第四之法得生天上。
  復次,比丘少欲知足,不著利養,是謂:比丘[成就]第五之法得生天上。
  復次,比丘不自用意,恒隨戒法,是謂:成就第六之法生於善處。
  復次,比丘不著事務,常喜坐禪,是謂:成就第七之法得生天上。
  復次,比丘樂閑靜之處,不在人間,是謂:成就第八之法生於善處。
  復次,比丘不與惡知識從事,常與善知識從事,是謂:成就第九之法得生善處。
  復次,比丘常修梵行,離於惡法,多聞學義,不失次敘,如是,比丘成就十法者,如屈伸臂頃,生善處天上。
  是謂,比丘![十]非法之行入地獄者,當念捨離,十正法之行,當共奉修。如是,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