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5品7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事蹟/聽法中證果、毒害佛陀未果 (更新)
增壹阿含45品7經[佛光本407經/9法](馬王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千二百五十人俱。
  爾時,羅閱城中有長者名曰尸利掘,饒財多寶,金銀、珍寶、車𤦲、馬腦不可稱計,又且踈薄佛法,但事外道尼乾子,國王、大臣皆悉識知。是時,外道梵志及尼乾子,在家、出家者自誹謗,言有我,言有我身,并六師輩皆悉{運}[雲]集,共作此論:
  「今沙門瞿曇靡事不知,有一切智,然我等不得利養,今此沙門多得利養,要當作方宜,使不得利養,我等當往至尸利掘舍,教彼長者而作權宜。」
  是時,外道梵志尼乾子及彼六師往至尸利掘長者家,語長者曰:
  「大姓當知:汝是梵天所生,是梵天子,多所饒益,汝今可往至沙門瞿曇所,愍我等故,請沙門及比丘眾來在家祠之,又,勅屋中作大火坑,極燃熾火,食皆著毒,請使來食,若沙門瞿曇有一切智,知三世事者,則不受請,設無一切智,便當受請,將諸弟子,盡為火所燒,天、人得安,無有{火}[災]害。」
  是時,尸利掘默然,隨六師語,即出城至世尊所,頭面禮足,持雜毒之心,白如來言:
  「唯願世尊及比丘僧當受我請。」
  爾時,世尊知彼心中所念,默然受請。
  是時,尸利掘以見如來默然受請,便從{坐}[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中道便作是念:
  「今,我六師所說審諦,然,沙門不知我心中所念,必當為大火所燒。」
  是時,尸利掘即還家勅作大坑,燃大燒火,復約勅辦種種飯食,皆悉著毒,復於門外作大火坑,燃大火,又於火上施設敷床,皆以惡毒著食中,而白:「時至。」
  爾時,世尊以知時至,著衣持鉢,將諸比丘眾,前後圍繞,往至彼家,又勅諸比丘僧:
  「諸人皆不得先吾前行,亦不得先吾前坐,亦復不得先吾前食。」
  是時,羅閱城中人民之類,聞尸利掘作大火坑,又作毒食,請佛及比丘僧,四部之眾悉皆涕泣:「將非害如來及比丘僧乎?」
  或復有至世尊所,頭面禮足,白佛言:
  「願世尊莫至彼長者家,又,彼人作大火坑,兼作毒食。」
  佛告之曰:
  「諸人勿懷恐怖,如來終不為他所害,正使閻浮里內火至梵天,猶不能燒吾,何況此小火欲害如來,終無此理,優婆塞[當]知,吾無復害心。」
  爾時,世尊[與]比丘僧前後圍遶,入羅閱城,至長者家。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汝等勿先入長者家,亦莫先食,要須如來食,然後乃食。」
  爾時,世尊適舉足門閾上,爾時,火坑自然化作浴池,極為清涼,眾華滿其中,亦生蓮花,大如車輪,七寶為莖,亦生餘蓮華,蜜蜂王遊戲其中。爾時,釋提桓因梵天王及四天王,及乾沓和、阿須輪,及諸閱叉、鬼神等,見火坑中生此蓮華,各各稱慶,異音同聲,各各說曰:「便為如來勝中第一。」
  爾時,彼長者家有種種外道異學,集在其家。爾時,優婆塞、優婆夷見如來變化已,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外道異學見如來變化已,甚懷愁憂。上虛空中諸尊神天,散種種名華於如來身上。
  爾時,世尊履虛去地四寸,至長者家,如來舉足之處,便生蓮華,大如車輪。
  爾時,世尊右迴告諸比丘:「汝等,悉皆蹈此蓮花上。」
  時,諸聲聞皆從蓮華上至長者家。
  爾時,世尊便說古昔之喻說:
  「我過去[已]來,供養恒沙諸佛,承事、禮敬,未失聖意,持是至誠之誓,使此諸{坐}[座?]皆悉牢固。」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今聽諸比丘先以手𠗦座,然後乃坐,此是我之教也。」
  爾時,世尊及諸比丘僧皆悉就座,是座下皆生蓮華,極為芬香。
  是時,尸利掘見如來如斯變化,便生斯念:
  「吾為外道異學所誤,失我人中之行,永失天路,心意憒然,如飲雜毒,必當趣此三惡道中,實是如來出世難遇。」
  覺知此已,即時涕零,頭面禮足,白佛言:
  「唯願如來聽我悔過,改往修來,自知有罪,觸嬈如來,唯願世尊受我悔過,更不犯之。」
  佛告言:
  「長者!改過捐捨本意,乃能自知觸犯如來。賢聖法中甚為曠大,聽汝改過,隨法而捨,我今受汝改悔,後更莫犯。」
  如是再三。
  爾時,阿闍世王聞尸利掘長者施大火坑,及雜毒食,欲害如來,聞已,瞋恚熾盛,告群臣曰:
  「要當消滅閻浮里地與此人同尸利掘名字者。」
  又復,阿闍世憶如來功德已,悲泣涕零,脫天冠已,告群臣曰:
  「吾今復用活為?乃使如來為火所燒,及比丘僧皆當被燒,汝等速來至長者家,觀視如來。」
  爾時,耆婆伽王子白阿闍世王:
  「大王!勿懷愁憂,亦莫興惡想,所以然者,如來終不為他所害,今日尸利掘長者當為如來弟子,唯願大王當往觀變化。」
  時,阿闍世為耆婆伽所誨喻,乘雪山大象,尋時至尸利掘長者家,下象即至尸利掘舍內。爾時,眾人普集門外,有八萬四千人。爾時,阿闍世王見蓮華大如車輪,歡喜踊躍,不能自勝,並作是說:「使如來恒勝眾魔。」
  告耆婆伽王子曰:「善哉!耆婆伽!乃信如來如斯之要。」
  時,阿闍世王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阿闍世王見如來口出光明,亦復遍見如來顏色殊特,極懷歡喜,不能自勝。
  爾時,尸利掘長者白世尊言:
  「我所設食皆悉有毒,唯願世尊小停,今當更施食,所以然者,無令如來體有增損。」
  佛告長者:
  「如來及弟子終不為他所害,但長者食已辦者,隨時供設。」
  爾時,長者手自斟酌,行種種飯食。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至誠佛法眾,害毒無遺餘,諸佛無有毒,至誠佛害毒。
   至誠佛法眾,害毒無遺餘,諸佛無有毒,至誠法害毒。
   至誠佛法眾,害毒無遺餘,諸佛無有毒,至誠僧害毒。
   貪欲瞋恚毒,世間有三毒,如來永無毒,至誠佛害毒。
   欲怒瞋恚毒,此三世間毒,如來法無毒,至誠法害毒。
   欲怒瞋恚毒,世間有三毒,如來僧無毒,至誠僧害毒。」
  爾時,世尊說此語已,便食雜毒之食。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汝等,皆莫先食,要須如來食已,然後乃食。」
  爾時,長者手自斟酌,行種種飲食,供養佛及比丘僧。爾時,尸利掘長者見如來食訖,除去鉢器,更取小座,在如來前坐。爾時,世尊與長者及八萬四千眾說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不淨想,淫泆大患出要為樂。如來觀彼長者心意及八萬四千眾心開意解,無復塵垢,諸佛世尊常所說法,苦、,盡與八萬四千眾說,廣分別其行。
  爾時,眾人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猶如新衣易染為色。爾時,庶人亦復如是,各於{坐}[座]上以見道跡,以見法、得法、分別諸法,度諸狐疑,得無所畏更不事餘師自歸佛、法、而受五戒。
  爾時,尸利掘長者自知得道跡,前白佛言:
  「寧施如來毒,獲大果報,不與餘外道異學甘露,更受其罪,所以然者,我今以毒食請佛及比丘僧,於現法中得此證驗。長夜為此外道所惑,乃興斯心於如來所,其有事外道異學者,皆墮邊際。」
  佛告長者:「如汝所言而無有異,皆為他所誑。」
  爾時,尸利掘白佛言:
  「自今已後,不復信此外道異學,不聽諸四部之眾在家供養。」
  佛告長者:
  「勿作是說,所以然者,汝今恒供養斯諸外士,施諸畜生,其福難量,況復人乎?若有外道異學問曰:『尸利掘是誰弟子?』汝等云何報之?」
  爾時,尸利掘即從坐起,長跪叉手,白世尊言:
  「勇猛而解脫,今受此人身,是第七仙人,是釋迦文弟子。」
  世尊告曰:「善哉!長者!乃能說此微妙之歎。」
  爾時,世尊重與長者說甚深之法,即時便說斯嚫:
  「祠祀火為上,詩書頌為最,人中王為尊,眾流海為原,星中月為明,光明日為上。
   上下及四方,一切有形類,諸天及世間,佛為最第一,欲求其福者,當供養三佛。」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即從{坐}[座]起。
  爾時,尸利掘及諸來會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