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4品9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44品9經[佛光本398經/9法](九眾生居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是時,滿呼王子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滿呼王子白世尊言:
  「我曾聞:『朱利槃特比丘與盧迦延梵志共論,然,此比丘不能答對。』我又曾聞:『如來弟子眾中,諸根闇鈍無有慧明,無出此比丘上者,如來優婆塞中在居家者,迦毘羅衛城中瞿曇釋種,諸根闇鈍,情意閉塞。』」
  佛告王子曰:
  「朱利槃特比丘有神足之力,得上人之法,不習世間談論之宜,又,王子當知:此比丘者極有妙義。」
  是時,滿呼王子白世尊言:
  「佛所說雖爾,然,我意中猶生此念:『云何有大神力,而不能與彼外道異學而共論議?』我今請佛及比丘僧,唯除朱利槃特一人。」
  是時,世尊默然受請,是時,王子已見世尊受請已,即從座起,頭面禮世尊足,右遶三匝,便退而去。
  即其夜辦種種甘饌飲食,敷好坐具,而白:「時到,今正是時。」
  爾時,世尊以鉢使朱利槃特比丘捉在後住,將諸比丘眾,前後圍遶入羅閱城,至彼王子所,各次第坐。
  爾時,王子白世尊言:「唯願如來手授我鉢,我今躬欲自飯如來。」
  佛告王子曰:「今鉢在朱利槃特比丘所,竟不持來。」
  王子白佛言:「願世尊遣一比丘往取鉢來。」
  佛告王子:「汝今自往取如來鉢來。」
  爾時,朱利槃特比丘化作五百華樹,其樹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坐。
  爾時,王子聞佛教已,往取鉢,遙見五百樹下,皆有朱利槃特比丘於樹下坐禪,繫念在前,無有分散。見已,便作是念:「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
  是[時,]滿呼王子即還來世尊所,而白佛言:
  「往彼園中,均是朱利槃特比丘,不知何者是朱利槃特比丘?」
  佛告王子曰:
  「還至園中,最在中央住,而彈指作是說:『其實是朱利槃特比丘者,唯願從座起。』」
  是時,滿呼王子受教已,復至園中,在中央立而作是說:
  「其實是朱利槃特比丘者,便從座起。」
  王子作是語已,其餘五百化比丘自然消滅,唯有一朱利槃特比丘在。是時,滿呼王子共朱利槃特比丘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爾時,滿呼王子白佛言:
  「唯願世尊!今自悔責,不信如來言教:『此比丘有神足大威力。』」
  佛告王子曰:
  「聽汝懺悔,如來所說終無有二。又,此世間有九種人周旋往來,云何為九?一者豫知人情,二者聞已便知,三者觀相然後乃知,四者觀察義理然後乃知,五者知然後乃知,六者知義、知味然後乃知,七者不知義、不知味,八者學於思惟神足之力,九者所受義尠,是謂,王子!九種之人出現世間。如是,王子!彼觀相之人於八人中最為第一,無過是者。今此朱利槃特比丘習於神足,不學餘法,此比丘恒以神足與人說法。我今阿難比丘觀相便知,豫知人情,知如來須是、不用是,亦知如來應當說是、離是,皆令分明,如今無有出阿難比丘上者,博覽諸經義,靡不周遍。又,此朱利槃特比丘能化一形作若干形,復還合為一,此比丘後日當於虛空中取滅度,吾更不見餘人取滅度,如阿難比丘、朱利槃特比丘之比也。」
  是時,佛復告諸比丘曰:
  「我聲聞中第一比丘,變化身形,能大能小,無有如朱利槃特比丘之比。」
  是時,滿呼王子手自斟酌,供養眾僧,除去鉢器,更取小座,在如來前叉手白世尊言:
  「唯願世尊聽朱利槃特比丘恒至我家,隨其所須衣被、雜物、沙門之法盡在我家取之,當盡形壽供給所須。」
  佛告王子:
  「汝今,王子!還向朱利槃特比丘懺悔,躬自請之,所以然者,非智之人欲別智者,此事難遇,欲言智者能別有智之人,可有此理耳。」
  是時,滿呼王子即時向朱利槃特比丘禮,自稱姓名,求其懺悔:
  「大神足比丘,生意輕慢,自今之後更不敢犯,唯願受懺悔,更不敢犯。」
  朱利槃特比丘報曰:
  「聽汝悔過,後莫復犯,亦莫復誹謗賢聖。王子當知:其有眾生誹謗聖人者,必當墮三惡趣生地獄中,如是,王子!當作是學。」
  爾時,佛與滿呼王子說極妙之法,勸發令喜,即於座上得演此呪願:
  「祠祀火為上,經書頌為最,人中王為尊,眾流海為首。
   星中月為先,光明日第一,上下及四方,諸所有形物。
   天及世間人,佛者最為尊,欲求其福者,供養三佛{業][陀]。」
  爾時,世尊說此偈已,即從座起。
  是時,滿呼王子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朱利槃特」,AA.4.6作「周利般兔」。
  「盧迦延梵」,AA.17.10作「世典婆羅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