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4品7經, 摩訶僧祇律 南傳:--(小部/法句經41偈註) 關涉主題:生活/探病‧事蹟/聽法中證果、制戒照顧病患 (更新)
增壹阿含44品7經[佛光本396經/9法](九眾生居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爾時,羅閱城中有一比丘身遇疾病,至為困悴,臥大小便,不能自起止,亦無比丘往瞻視者,晝夜稱佛名號:
  「云何世尊獨不見愍?」
  是時,如來以天耳聞彼比丘稱怨,喚呼投歸如來,爾時,世尊告諸比丘:「吾與汝等悉案行諸房,觀諸住處。」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是時,世尊與比丘僧前後圍繞,諸房間案行。
  爾時,病比丘遙見世尊來,即欲從座起而不能自轉搖。
  是時,如來到彼比丘所,而告之曰:
  「止!止!比丘!勿自動轉,吾自有坐具,足得坐耳。」
  是時,毘沙門天王知如來[心中]所念,從野馬世界沒,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是時,釋提桓因知如來心中所念,即來至佛所;梵天王亦復知如來心中所念,從梵天沒,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時,四天王知如來心中所念,來至佛所,頭面禮足,在一面立。
  是時,佛告病比丘曰:「汝今患苦有損不至增乎?」
  比丘對曰:「弟子患苦遂增不損,極為少賴。」
  佛告比丘:「瞻病人今為所在?何人來相瞻視?」
  比丘白佛言:「今遇此病,無人相瞻視也。」
  佛告比丘:「汝昔日未病之時,頗往問訊病人乎?」
  比丘白佛言:「不往問訊諸病人。」
  佛告比丘:
  「汝今無有善利於正法中,所以然者,皆由不往瞻視病故也,汝今,比丘!勿懷恐懼,當躬供養,令不有乏。如我今日天上、人中獨步無侶,亦能瞻視一切病人,無救護者與作救護,盲者與作眼目,救諸疾人。」
  是時,世尊自除不淨,更與敷坐具。
  是時,毘沙門天王及釋提桓因白佛言:
  「我等自當瞻此病比丘,如來勿復執勞。」
  佛告諸天曰:
  「汝等且止,如來自當知時。如我自憶昔日未成佛道,修菩薩行,由一鴿故,自投命根,何況今日{以}[已]成佛道,當捨此比丘乎?終無此處,又,釋提桓因先不瞻此病比丘,毘沙門天王、護世之主亦不相瞻視。」
  是時,釋提桓因及毘沙門天王皆默然不對。
  爾時,如來手執掃篲除去污泥,更施設坐具,復與浣衣裳,三法視之,扶病比丘令坐,淨水沐浴。有諸天在上,以香水灌之。是時,世尊{以}沐浴比丘已,還坐床上,手自授食。
  爾時,世尊見比丘食訖,除去鉢器,告彼比丘曰:
  「汝今當捨三世之病,所以然者,比丘!當知:生有處胎之厄,因生有老,夫為老者,形羸氣竭,因老有病。夫為病者,坐臥呻吟,四百四病一時俱臻,因病有死。夫為死者,形神分離,往趣善惡:設罪多者,當入地獄,刀山、劍樹,火車、爐炭、吞飲融銅,或為畜生,為人所使,食以芻草,受苦無量,復於不可稱計無數劫中,作餓鬼形,身長數十由旬,咽細如針,復以融銅而灌其口,經歷無數劫中得作人身,{榜}[搒?]笞拷掠,不可稱計。復於無數劫中得生天上,亦經恩愛合會,又遇恩愛別離,欲無厭足,得賢聖道,爾乃離苦。
  今有九種之人,離於苦患,云何為九?所謂向阿羅漢、得阿羅漢、向阿那含、得阿那含、向斯陀含、得斯陀含向須陀洹、得須陀洹種性人為九,是謂,比丘!如來出現世間,甚為難值,人身難得,生正國中,亦復難遭,與善知識相遇,亦復如是,聞說法言,亦不可遇,法法相生,時時乃有。比丘!當知:如來今日現在世間,得聞正法,諸根不缺,堪任聞其正法,今不慇勤,後悔無及,此是我之教誡。」
  爾時,彼比丘聞如來教已,熟視尊顏,即於座上得三明,漏盡意解。
  佛告比丘:「汝以解病之原本乎?」
  比丘白佛:
  「我以解病之原本,去離此生、老、病、死。皆是如來神力所加,以四等之心覆護一切,無量無限不可稱計,身、口、意淨。」
  是時,世尊具足說法已,即從座起而去。
  爾時,世尊告阿難曰:
  「汝今速打揵椎,諸有比丘在羅閱城者,盡集普會講堂。」
  是時,阿難從佛受教,即集諸比丘在普會講堂,前白佛言:
  「比丘已集,唯願世尊宜知是時。」
  爾時,世尊往至講堂所,就座而坐。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汝等學道為畏國王、盜賊而出家乎?比丘!信堅固修無上梵行,欲得捨生、老、病、死、憂、悲、苦、惱,亦欲離十二牽連。」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佛告諸比丘:
  「汝等所以出家者,共一師、同一水乳,然各[各]不相瞻視,自今已往,當展轉相瞻視,設病比丘無弟子者,當於眾中差次使看病人,所以然者,離此已,更不見所為之處,福勝視病之人者,其瞻病者瞻我無異。」
  爾時,世尊便說斯偈:
  「設有供養我,及過去諸佛,施我之福德,瞻病而無異。」
  爾時,世尊說此教已,告阿難曰:
  「自今已後諸比丘各各[當]相瞻視,若復比丘知而不為者,當案法律,此是我之教誡。」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摩訶僧祇律(明雜誦跋渠法之六)(莊春江標點)
  住舍衛城,……廣說如上。
  佛語阿難:
  「取戶鑰來,如來欲按行僧房。」
  答言:「善哉世尊。」
  即取戶鑰隨世尊後。
  時,世尊到一破房中,見有一病比丘臥糞穢中,不能自起。
  佛問比丘:「氣力何似?所患增?損?」
  答言:「世尊!患但有增無損。」
  復問比丘:「今日得食不?」
  「不得,世尊!」
  「昨日得不?」
  「不得,世尊!」
  「先昨得不?」
  「不得,世尊!我不得食來已經七日。」
  佛問比丘:
  「為得已,不食?為不得,不食?」
  答言:「不得,世尊!」
  佛問比丘:「汝此間有和上不?」
  「無有,世尊!」
  「有同和上不?」
  「無有,世尊!」
  「有阿闍梨不?」
  「無有,世尊!」
  「有同阿闍梨不?」
  「無有,世尊!」
  「無比房比丘耶?」
  答言:
  「世尊!以我臭穢,不憙故,徙餘處去。我孤苦,世尊!我孤獨,修伽陀!」
  佛語比丘:「汝莫憂惱,我當伴汝。」
  佛語比丘:「取衣來,我為汝浣。」
  爾時,阿難白佛言:
  「置,世尊!是病比丘衣我當與浣。」
  佛語阿難:「汝便浣衣,我當灌水。」
  阿難即浣,世尊灌水,浣已日曝。
  時,阿難抱病比丘舉著露地,除去糞穢,出床褥諸不淨器,水灑房內。掃除已,巨磨塗地,浣曬床褥,更織繩床,敷著本處,澡浴病比丘,徐臥床上。
  爾時,世尊以無量功德莊嚴金色柔軟手摩比丘額上,問言:「所患增?損?」
  比丘言:「蒙世尊手至我額上,眾苦悉除。」
  爾時,世尊為病比丘隨順說法,發歡喜心已,重為說法,得法眼淨
  比丘差已,世尊至眾多比丘所,敷尼師壇而坐,以上事具為諸比丘說,問:「比房比丘是誰?」
  答言:「我是,世尊!」
  佛告比丘:
  「汝等同梵行人,病痛不相看視,誰當看者?汝等各各異姓、異家,信家非家捨家出家,皆同一姓沙門釋子,同梵行人不相看視,誰當看者?比丘!譬如:恒河、遙扶那、薩羅、摩醯,流入大海,皆失本名合為一味,名為大海。汝等如是,各捨本姓,皆同一姓沙門釋子,汝等不相看視,誰當相看?譬如:剎利婆羅門鞞舍首陀羅,各各異姓,共入大海皆名海商人。如是,比丘!汝等各各異姓、異家,信家非家捨家出家,皆同一姓沙門釋子,不相看視,誰當看者?若比丘病,和上應看,若無和上,同和上應看,若不看者,越毘尼罪。若有阿闍梨,阿闍梨應看,若無阿闍梨,同阿闍梨應看,若不看者,越毘尼罪。若有同房,同房應看,若無同房,比房應看,若不看者,越毘尼罪。若無比房者,僧應差看,隨病人宜須幾人,應與,若不看者,一切僧越毘尼罪。」
  佛語比丘:「汝還看本比房病比丘去。」
  去佛不遠,佛化作一病沙彌
  佛言:「汝通看是病沙彌,此即福[神?]罰汝。」

南北傳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有一比丘」,南傳《小部/法句經41偈註》作「低舍長老」(tissatthero)。
  「少賴」,依《國語.齊語》:「相語以利,相示以賴。」解讀為「少利;不利」。
  「種性人」(種姓者, gotrabhū),參看AA.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