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41品2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愛別離苦‧事跡/七日死七兒 (更新)
增壹阿含41品2經[佛光本366經/7法](莫畏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尊者那伽波羅在鹿野城中。
  是時,有一婆羅門年垂朽邁,昔與尊者那伽婆羅少小舊欵。是時,婆羅門往至那伽婆羅所,共相問訊,在一面坐。
  爾時,梵志語那伽婆羅曰:
  「汝今於樂之中,最為快樂。」
  那伽婆羅曰:
  「汝觀何等義,而作是說:『於樂之中,最為快樂。』?」
  婆羅門報曰:
  「我頻七日中,七男兒死,皆勇猛高才,智慧難及,近六日之中,十二作使人無常,能堪作使,無有懈怠,近五日已來,四兄弟無常,多諸{妓}[技]術無事不閑,近四日已來,父母命終,年向百歲,捨我去世,近三日已來,二婦復死,顏貌端政(正),世之希有,又復家中有八窖珍寶,昨日求之而不知處,如我今日遭此苦惱,不可稱計。然,尊者!今日永離彼患,無復愁憂,正以道法而自娛樂,我觀此義已,故作是說:『於樂之中,最為快樂。』」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告彼梵志曰:
  「汝何為不作方便,使彼爾許之人而不命終乎?」
  梵志對曰:
  「我亦多作方便,欲令不死,又不失財,亦復隨時布施,作諸功德,祠祀諸天,供養諸長老梵志,擁護諸神,誦諸呪術,亦能瞻視星宿,亦復能和合藥草,亦以甘饌飲食施彼窮厄,如此之比不可稱也,然復不能濟彼命根。」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便說此偈:
  「藥草諸呪術,衣被飲食具,雖施而無益,猶抱身苦行。
   正使祭神祠,香花及沐浴,計挍此原本,無能療治者。
   假使施諸物,精進持梵行,計挍此原本,無能療治者。」
  是時,梵志問曰:「當行何法,使無此苦惱之患?」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便說此偈:
  「恩愛無明本,興諸苦惱患,彼滅而無餘,便無復有苦。」
  是時,彼梵志正聞語已,即時便說此偈:
  「雖老不極老,所行如弟子,願聽出家學,使得離此災。」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即授彼三衣,使出家學[道],又告之曰:
  「汝今,比丘!當觀此身從頭至足,此髮、毛、爪、齒為從何來?形體、皮宍(肉)、骨髓、腸胃悉從何來?設從此去,當至何所?是故,比丘!勿多憂念世間苦惱,又當觀此毛孔之中,求方便成四諦。」
  是時,尊者那伽婆羅便說此偈:
  「除想勿多憂,不久成法眼,無常行如電,不遇此大幸。
   一一觀毛孔,生者滅者原,無常行如電,施心向涅槃。」
  是時,彼長老比丘受如是言教,在閑靜之處,思惟此{業}[義]。所以{然}族姓子,剃除鬚髮,以信堅固出家學道者,欲修無上梵行,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如實知之。是時,彼比丘便成阿羅漢。是時,有天是彼比丘舊知識,見彼比丘成阿羅漢已,便往至那伽婆羅所,在虛空中而說此偈:
  「以(已)得具足戒,在彼閑靜處,得道心無著,除諸原惡本。」
  是時,彼天復以天華散尊者上,即於空中沒不現。
  爾時,彼比丘及天聞尊者那伽婆羅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藥草諸呪術」,《翻梵語》說:「那伽婆羅(譯曰龍) 婆羅門解知眾術經」,有認為南傳《小部/譬喻71經/有鬘龍長老譬喻》(Nāgasamālatthera apadānaṃ)即為此位長老,但從兩者內容來看並不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