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38品5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實踐/涅槃以不放逸為食‧事蹟/佛為阿那律穿針‧其它/眼以眠為食 (更新)
增壹阿含38品5經[佛光本337經/6法](力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與無央數百千萬眾而為說法,爾時,阿那律在彼{坐}[座]上,是時,阿那律在眾中睡眠。
  爾時,佛見阿那律睡眠,便說此偈:
  「受法快睡眠,意無有錯亂,賢聖所說法,智者之所樂。
   猶如深淵水,澄清無瑕穢,如是聞法人,清淨心樂受。
   亦如大方石,風所不能動,如是得毀譽,心無有傾動。」
  是時,世尊告阿那律:「汝畏王法及畏盜賊而作道乎?」
  阿那律報曰:「不也,世尊!」
  佛告阿那律:「汝何故出家學道?」
  阿那律白佛言:
  「厭患此老、病、死、愁、憂、苦、惱,為苦所惱,故欲捨之,是故出家學道。」
  世尊告曰:
  「汝今,族姓子!信心堅固出家學道,世尊今日躬自說法,云何於中睡眠?」
  是時,尊者阿那律即從座起,偏露右肩,長跪叉手,白世尊言:
  「自今已後形融體爛,終不在如來坐睡。」
  爾時,尊者阿那律達曉不眠,然,不能除去睡眠,眼根遂損
  爾時,世尊告阿那律曰:
  「勤加精進者與調戲蓋相應,設復懈怠與結相應,汝今所行當處其中。」
  阿那律白佛:「前已在如來前誓,今不能復違本要。」
  是時,世尊告耆域曰:「療治阿那律眼根。」
  耆域報曰:「若阿那律小睡眠者,我當治目。」
  世尊告阿那律曰:
  「汝可寢寐,所以然者,一切諸法由食而存,非食不存,眼者以眠為食,耳者以聲為食,鼻者以香為食,舌者以味為食,身者以細滑為食,意者以法為食,我今亦說涅槃有食。」
  阿那律白佛言:「涅槃者以何等為食?」
  佛告阿那律:「涅槃者以無放逸為食,乘無放逸,得至於無為。」
  阿那律白佛言:
  「世尊!雖言眼者以眠為食,然,我不堪睡眠。」
  爾時,阿那律縫故衣裳。是時,眼遂敗壞,而得天眼,無有瑕穢。是時,阿那律以凡常之法而縫衣裳,不能得使縷通針孔中。
  是時,阿那律便作是念:「諸世間得道羅漢當與我貫針。」
  是時,世尊以天耳清淨,聞此音聲:
  「諸世間得道阿羅漢者,當與我貫針。」
  爾時,世尊至阿那律所而告之曰:「汝持針來,吾與貫之。」
  阿那律白佛言:
  「向所稱說者,謂諸世間欲求其福者,與我貫針。」
  世尊告曰:
  「世間求福之人無復過我,如來於六法無有厭足,云何為六?一者施,二者教誡,三者忍,四者法說、義說,五者將護眾生,六者求無上正真之道,是謂,阿那律!如來於此六法無有厭足。」
  阿那律曰:
  「如來身者真法之身,復欲更求何法?如來已度生死之海,又脫愛著,然今日故求為福之{首}[道]?」
  世尊告曰:
  「如是,阿那律!如汝所說,如來亦知此六法為無厭足,若當眾生知罪惡之原身、口、意所行者,終不墮三惡趣,以其眾生不知罪惡之原,故墜墮三惡趣中。」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世間所有力,遊在天人中,福力最為勝,由福成佛道。
  是故,阿那律!當求方便,得此六法。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南傳《長老偈16章9經》阿那律長老偈(902-904)說:「當我有那個思惟,從那裡他更進一步教導,樂於無虛妄的佛陀,教導我無虛妄。當了知那個法時,我住於在教說上喜樂,已獲得三明,佛陀的教說已作(已實現)。此後五十五年,我是常坐不臥者(nesajjiko),此後二十五年,是睡眠根除者(middhaṃ samūhataṃ)。」按:這是尊者阿那律入滅前的回顧,但未見「眼根遂損」之說。
  《佛本行集經》:「從此已後摩尼婁陀更不睡臥,正以多時不得睡故,壞其肉眼,唯以天眼觀世間色。……世尊復記言:諸比丘!於我聲聞弟子之中得淨天眼最第一者,所謂長老摩尼婁陀比丘是也。」
  SA.254:「精進太急,增其掉悔;精進太緩,令人懈怠。是故,汝當平等修習攝受,莫著、莫放逸、莫取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