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37品2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事蹟/舍利弗神通勝目連‧其它/現在他方佛出現 (更新)
增壹阿含37品2經[佛光本324經/6法](六重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阿耨達泉與大比丘五百人俱,斯是羅漢三達、六通神足自在,心無所畏,唯除一比丘,阿難是也。
  爾時,世尊坐金蓮華,七寶為莖,及五百比丘各各坐寶蓮華。
  爾時,阿耨達龍王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住。
  爾時,龍王遍觀聖眾已,白世尊曰:
  「我今觀此眾中,空缺不具,無尊者舍利弗,惟願世尊遣一比丘喚舍利弗使來。」
  爾時,舍利弗在祇洹精舍,補納故衣。爾時,世尊告目連曰:
  「汝至舍利弗所,語舍利弗云:『阿耨達龍王欲得相見。』」
  目連報曰:「如是,世尊!」
  是時,尊者大目連如人屈伸臂頃,往至祇洹精舍舍利弗所,語舍利弗言:
  「如來有教云:『阿耨達龍王欲得相見。』」
  舍利弗報曰:「汝竝在前,吾後當往。」
  目連報曰:
  「一切聖眾及阿耨達龍王遲想尊顏,欲得相見,唯願時赴,勿輕時節。」
  舍利弗報曰:「汝先至彼,吾後當往。」
  是時,目連復重語曰:
  「云何,舍利弗!神足之中能勝吾乎?然今先遣使在前耶?若舍利弗不時起者,吾當捉臂將詣彼泉。」
  是時,舍利弗便作是念:「{曰}[今日]目連方便試弄吾耳。」
  爾時,尊者舍利弗躬解竭支帶[在地],語目連曰:
  「設汝神足第一者,今舉此帶使離於地,然後捉吾臂將詣阿耨達泉。」
  是時,目連作是念:
  「今舍利弗復輕弄我,將欲相試乎?今解帶在地云:『能舉者然後捉吾臂將詣泉所。』」
  是時,目連復作是想:「此必有因,事不苦爾。」
  即時,{申}[伸]手而取帶舉,然,不能使帶移動如毫釐許。是時,目連盡其力勢移此帶,不能使動。是時,舍利弗取此帶繫著閻浮樹枝。是時,尊者目連盡其神力,欲舉此帶,終不能移,當舉此帶時,此閻浮地大振動。
  爾時,舍利弗便作是念:
  「目連比丘尚能使此閻浮地動,何況此帶?我今當持此帶繫著二天下。」
  爾時,目連亦復舉之,繫著三天下、四天下,亦能舉之,如舉輕衣。是時,舍利弗復作是念:
  「目連比丘堪任舉四天下,而不足言,我今持此帶,繫著須彌山腹。」
  是時,目連復能動此須彌山及四天王宮,三十三天宮皆悉動搖。是時,舍利弗復以此帶繫千世界。是時,目連亦能使動。時,舍利弗復以此帶繫二千世界、三千世界,亦復能動。是時,天地大動,唯有如來坐阿耨達泉而不移動,猶如力士弄於樹葉而無疑難。
  是時,阿耨達龍王白世尊言:
  「今此天地何故振動?」
  爾時,世尊具與龍王說此本緣,龍王白佛:
  「此二人神力何者最勝?」
  世尊告曰:「舍利弗比丘神力最大。」
  龍王白佛言:「世尊前記言:『目連比丘神足第一,無過是者。』」
  世尊告曰:
  「龍王當知,有四神足,云何為四?自在三昧神力、精進三昧神力、心三昧神力、試三昧神力,是謂,龍王!有此四神足之力。若有比丘、比丘尼有此四神力者,親近修行而不放捨者,此則神力第一。」
  阿耨達龍王白佛:「目連比丘不得此四神足乎?」
  世尊告曰:
  「目連比丘亦得此四神足之力,親近修行,初不放捨,然目連比丘欲住壽至劫,亦復能辦,然,舍利弗所入三昧,目連比丘不知名字。」
  是時,尊者舍利弗復作是念:
  「三千大千剎土目連皆能移轉,蠕虫死者不可稱計,然我躬自聞:『如來座者不可移動。』我今可以此帶繫著如來座所。」
  是時,目連復以神足而舉此帶,然不能動。時,目連生此念:
  「非我於神足退乎?今舉此帶而不能動,我今往詣世尊所,而問此義。」
  爾時,目連捨此帶已,即以神足至世尊所,遙見舍利弗在如來前坐,見已,目連復作是念:
  「世尊弟子神足第一,無出我者,然,我不如舍利弗乎?」
  爾時,目連白佛言:
  「我將不於神足退乎?所以然者,我先發祇洹精舍,然後舍利弗發,今舍利弗比丘先在如來前坐。」
  佛言:
  「汝不於神足有退,但舍利弗所入神足三昧之法,汝所不解,所以然者,舍利弗比丘智慧無有量,心得自在,不如舍利弗從心也,舍利弗心神足得自在,若舍利弗比丘心所念法,即得自在。」
  大目連即時默然。
  是時,阿耨達龍王歡喜踊躍,不能自勝:
  「今舍利弗比丘極有神力,不可思議,所入三昧,目連比丘而不知名字。」
  爾時,世尊與阿耨達龍王說微妙之法,勸令歡喜,即於彼說戒。清旦,將諸比丘僧,還詣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諸比丘自相謂言:
  「世尊口自記:『我聲聞中神足第一者,目連比丘是也。』然,今日不如舍利弗。」
  爾時,諸比丘起輕慢想於目連所。
  是時,世尊便作是念:「此諸比丘生輕慢之想向目連,受罪難計。」
  告目連曰:「現汝神力使此眾見,無令大眾起懈怠想。」
  目連對曰:「如是,世尊!」
  是時,目連禮世尊足,即於如來前沒不現,往詣東方七恒河沙佛土,有佛名奇光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彼土。是時,目連以凡常之服往詣彼土,在鉢盂緣上行,又,彼土人民形體極大。
  是時,諸比丘見目連已,自相謂言:
  「汝等{視}[觀?]此虫,正似沙門。」
  是時,諸比丘復持示彼佛:「唯然,世尊!今有一虫,正似沙門。」
  爾時,奇光如來告諸比丘曰:
  「西方去此七恒河沙[土],彼{土}世界[名,有]佛名釋迦文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是彼弟子,神足第一。」
  爾時,彼佛告目連曰:
  「此諸比丘起輕慢意,現汝神足,使大眾見之。」
  目連對曰:「如是,世尊!」
  是時,目連聞佛教已,以鉢盂絡盛彼五百比丘至梵天上。是時,目連以左脚登須彌山,以右脚著梵天上。
  爾時,便說此偈:
  「常當念勤加,修行於佛法,降伏魔眾怨,如鈎調於象。
   若能於此法,能行不放逸,當盡苦原際,無復有眾惱。」
  是時,目連以此音響,遍滿祇洹精舍,諸比丘聞已,往白世尊:「目連為住何處而說此偈。」
  世尊告曰:
  「此目連比丘去此佛土七恒河沙,正在東方,以繩絡盛彼五百比丘,[以]左脚登須彌山,右脚著梵天上而說此偈。」
  爾時,諸比丘歎未曾有:
  「甚奇!甚特!目連比丘有大神足,我等起於懈慢於目連所,唯願世尊使目連比丘將此五百比丘來至此間。」
  是時,世尊遙現道力,使目連知意。
  是時,目連將五百比丘來至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與數千萬眾而為說法。時,大目連將五百比丘至世尊所。然,釋迦文佛弟子仰觀彼比丘,是時,東方世界比丘禮世尊足,在一面坐。
  爾時,世尊告彼比丘[曰]:
  「汝等比丘為從何來?是誰弟子?道路為經幾時?」
  彼五百比丘白釋迦文佛:
  「我等世界今在東方,佛名奇光如來,是彼弟子,然,我等今日亦復不知為從何來?為經幾日?」
  世尊告曰:「汝等知佛世界乎?」
  諸比丘對曰:「不也,世尊!」
  「汝等今日欲詣彼土乎?」
  諸比丘對曰:「唯然,世尊!欲還詣彼土。」
  爾時世尊告彼比丘:「今當與汝說六界法,善思念之。」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爾時,諸比丘從佛受教。
  世尊告曰:
  「彼云何名為六界之法?比丘!當知:六界之人稟父母精氣而生,云何為六?所謂地界、水界、火界、風界、空界、識界,是謂,比丘!有此六界,人身稟此精氣而生六入,云何為六?所謂眼入、耳入、鼻入、舌入、身入、意入,是謂,比丘!有此六入,由父母而得有,以依六入便有六識身,云何為六?若依眼識則有眼識身,……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是謂,比丘!此名六識身。若有比丘解此六界、六入、六識者,能度六天而更受形,設於彼壽終來生此間,聰明高才,於現身上盡於結使,得至涅槃。」
  爾時,世尊告目連曰:「汝今還將此比丘詣彼佛土。」
  目連報曰:「如是,世尊!」
  是時,目連復以絡盛五百比丘,遶佛三匝,便退而去,如屈伸臂頃,{以}[已]至彼佛土。是時,目連捨此比丘已,禮彼佛足已,還來詣此忍界。是時,彼土比丘聞此六界已,諸塵垢盡得法眼淨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弟子中第一聲聞神足難及,所謂大目乾連比丘是也。」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竭支帶」,《翻譯名義集》:「僧祇支,或僧却崎,西域記云:唐言掩腋,舊或名竭支,正名僧迦鵄,此云覆腋衣,用覆左肩,右開左合。」《五分律》:「有諸比丘不著僧祇支入聚落,露現胸臆,諸女人見,笑弄。……有諸比丘著僧祇支風吹落地,以是白佛,佛言:應著帶。」
  「忍」即「娑婆[世界]」(saha)的義譯。
  「鉢盂絡」即「鉢絡」,《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雜事》:「以五色線結為鉢絡……諸尼不解鉢絡云何?佛言:應作方尺布袋,提上兩角置鉢在中角施短襻,將行乞食得遮塵土復易擎持。」《根本薩婆多部律攝》:「言鉢絡者,謂盛鉢帒,若用布作,或用織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