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34品10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34品10經[佛光本307經/5法](等見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生漏梵志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
  是時,生漏梵志白世尊言:
  「云何,瞿曇!有何因緣,有何宿行,使此人民之類有盡、有滅、有減少者?本為城廓,今日已壞,本有人民,今日丘荒。」
  世尊告曰:
  「梵志!欲知由此人民所行非法故,使本有城廓,今日磨滅,本有人民,今日丘荒,皆由生民慳貪結縛習行,愛欲之所致故,使風{雨}[以]不時,雨以不時,所種根栽不得長大,其中人民死者盈路,梵志當知:由此因緣使國毀壞,民不熾盛。
  復次,梵志!人民之類所行非法,便有雷電霹靂自然之應,天降雹雨,壞敗生苗,爾時人民死者難計。
  復次,梵志!人民之類所行非法,共相諍競,或以手拳相加,瓦石相擲,各各自喪其命。
  復次,梵志!彼人民之類已共諍競,不安其所,國主不寧,各興兵眾共相攻伐,至大眾死者難計,或有被刀[死]者,或有矟箭死者,如是,梵志!由此因緣使民減少不復熾盛。
  復次,梵志!人民之類所行非法故,使神祇不祐而得其便,或遭困厄,疾病著床,除降者少,疫死者多,是謂,梵志!由此因緣,使民減少不復熾盛。」
  是時,生漏梵志白世尊言:
  「瞿曇!所說甚為快哉!說此人本減少之義,實如來教:本有城廓,今日磨滅,本有人民,今日丘荒,所以然者,以有非法,便生慳{疾}[嫉],以生慳{疾}[嫉],便生邪業,以生邪業,故{便}[使]天雨不時,五穀不熟,人民不熾,故使非法流行,天降災變,壞敗生苗。彼以行非法,著貪慳{疾}[嫉],是時,國主不寧,各興兵眾,共相攻伐,死者叵計,故使國土流荒,人民迸散。今日世尊所說甚善!快哉,由非法故致此災患,正使為他所捉,便斷其命,由非法故便生盜心,以生盜心,後為王殺,以生邪業,非人得其便,由此因緣便取命終,人民減少,故使無有城廓之所居處。
  瞿曇!今日所{出以}[話已]自過多,猶如僂者得{申}[伸],盲者得眼目,冥中得明,無目者為作眼目,今沙門瞿曇無數方便而說法,我今重自歸佛、法、,願聽為優婆塞,盡形壽,不敢復殺。若沙門瞿曇見我若乘象騎馬,我由恭敬,所以然者,我為王波斯匿、頻毘娑羅王、優填王、惡生王、優陀延王受梵之福,我恐失此之德。設我偏露右肩時,唯願世尊受我禮拜!設我步行時,見瞿曇來,我當去履,唯願世尊受我等禮。」
  爾時,世尊儼頭可之,是時,生漏梵志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前白佛言:
  「我今重自歸沙門瞿曇!唯願世尊聽為優婆塞。」
  爾時,世尊漸與說法,使發歡喜之心。梵志聞法已,即從坐起,便退而去。
  爾時,生漏梵志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除降」,《鼻奈耶》說:世尊告薄佉羅比丘:「堪忍漿粥、得消化不?體中苦痛疼有除降不?除降覺增覺損不?」比對阿含,「除降」即「漸差」(SA.103);「漸差愈」(SA.550);「有降」(SA.593),南傳則作「減退, paṭikkamanti」(MN.143等),依此,「除降」解讀為「去除(除)、減退(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