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30品1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30品1經[佛光本262經/4法](須陀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摩竭國波沙山中,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爾時,世尊清旦從靜室起,在外經行。是時,須陀沙彌在世尊後而經行。
  爾時,世尊還顧,謂沙彌曰:「我今欲問卿義,諦聽!善思念之。」
  須陀沙彌對曰:「如是,世尊!」
  是時,世尊告曰:「有常色及無常色,為是一義?為有若干之貌?」
  須陀沙彌白佛言:
  「有常色及與無常色者,此義若干,非一義也,所以然者,有常色者是內,無常色者是外,以是之故,義有若干,非有一也。」
  世尊告曰:
  「善哉!善哉!須陀!如汝所言,快說此義:有常色、無常色此義若干,非一義也。云何,須陀!有義、無漏義為是一義?為若干義乎?」
  須陀沙彌對曰:
  「有漏義、無漏義是若干,非一義也,所以然者,有漏義是生死結使,無漏義者是涅槃之法,以是之故,義有若干,非一義也。」
  世尊告曰:「善哉!善哉!須陀!如汝所言,有漏是生死,無漏是涅槃。」
  世尊告曰:「聚法、散法,為是一義?為是若干義乎?」
  須陀沙彌白佛言:
  「聚法之色、散法之色,此義若干,非一義也,所以然者,聚法之色者,四大形也,散法之色者,苦盡諦也,以是言之,義有若干,非一義也。」
  世尊告曰:
  「善哉!善哉!須陀!如汝所言,聚法之色、散法之色,義有若干,非一義也。云何,須陀!受義、陰義,為是一義?為有若干乎?」
  須陀沙彌白佛言:
  「受與陰義有若干,非一義也,所以然者,受者,無形不可見,陰者,有色可見,以是之故,義有若干,非一義也。」
  世尊告曰:
  「善哉!善哉!須陀!如汝所言,受義[、陰義],事有若干,非一義也。」
  世尊告曰:「有字、無字,義有若干?為是一義?」
  沙彌白佛言:
  「有字、無字,義有若干,非一義也,所以然者,字者,是生死結,無字者,是涅槃也,以是言之,義有若干,非一義也。」
  世尊告曰:
  「善哉!善哉!須陀!如汝所言,有字者,是生死,無字者,是涅槃。」
  世尊告曰:「云何,須陀!何以故,名有字是生死,無字是涅槃?」
  沙彌白佛言:
  「有字者,有生、有死,有終、有始,無字者,無生、無死,無終、無始。」
  世尊告曰:
  「善哉!善哉!須陀!如汝所言,有字者,是生死之法,無字者,是涅槃之法。」
  爾時,世尊告沙彌曰:「快說此言,今即聽汝為大比丘。」
  爾時,世尊還詣普集講堂,告諸比丘:
  「摩竭國界快得善利,使須陀沙彌遊此境界,其有以衣被、飲食、床臥具、病瘦醫藥持供養者,亦得善利,彼所生父母亦得善利,乃得生此須陀比丘,若須陀比丘所{生}[至]之家,彼家便為獲其大幸。我今告諸比丘,當學如須陀比丘,所以者何?此須陀比丘極為聰明,說法無滯礙,亦無怯弱。
  是故,諸比丘!當學如須陀比丘![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須陀沙彌」,《翻梵語》解說為:「(亦云須陀耶,譯曰:須者,好;陀耶者,起)」。
  「有常色者是內」,唐窺基《表無表章詮要鈔》中謂:「解云:常色,如來色;無常色,外色聲。」為多位古德沿用,這顯然與「色是佛性」;「如來色者常不斷故,是說色名為佛性。」(《宗鏡錄》)的思想有關,與阿含「一切色無常」的主流思想不符,依以下「有漏無漏;色之集滅;受[執取]陰[蘊];有無」均屬輪迴與解脫的對比推斷,此或指「內在的常我見」。
  「有」,即十二緣起支的「有」(bhava),另譯為「存在;生存」。
  「今即聽汝為大比丘」,《善見律毘婆沙》稱此為「答問得具足戒」:「爾時世尊於富婆羅彌寺經行,問須波迦沙彌,或問膖脹名,或問色名,此二法者為是同一?為是各異?因十不淨而問須波迦,即隨問而答。佛即歎言:『善哉!』又問:『汝年幾?』須波迦答:『我年七歲。』世尊語須波迦:『汝與一切智人,並善能答問正心,我當聽汝受具足戒。』是名答問得具足戒。」「須波迦」,《翻梵語》解說為:「(譯曰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