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23品2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23品2經[佛光本196經/3法](地主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耆闍崛山中,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爾時,尊者婆拘盧在一山曲,補納故衣。是時,釋提桓因遙見尊者婆拘盧在一山曲補納故衣,見已,便作是念:
  「此尊者婆拘盧已成阿羅漢,諸縛已解,長壽無量,恒自降伏,思惟非常、苦、空、非身,不著世事,亦復不與他人說法,寂默自修如外道異學,不審此尊能與他說法?為不堪任乎?我今當與試之。」
  爾時,天帝釋便從三十三天沒不現,來至耆闍崛山,在尊者婆拘盧前住,頭面禮足,在一面立。爾時,釋提桓因便說此偈:
  「智者所歎說,何故不說法?壞結成聖行,何為寂然住?」
  爾時,尊者婆拘盧復以此偈,報釋提桓因{白}[曰?]:
  「有佛舍利弗,阿難均頭槃,亦及諸尊長,善能說妙法。」
  爾時,釋提桓因白尊者婆拘盧曰:
  「眾生之根有若干種,然,尊當知:世尊亦說眾生種類多於地土,何故尊者婆拘盧不與他人說法?」
  婆拘盧報曰:
  「眾生之類難可覺知,世界若干國土不同,皆著我所,非我所,我今觀察此義已,故不與人說法。」
  釋提桓因曰:
  「願尊與我說我所、非我所之義。」
  尊者婆拘盧曰:
  「我人壽命,若男、若女士夫之類,盡依此命而得存在。然復,拘翼!世尊亦說:『比丘!當知:當自熾然,無起邪法,亦當賢聖默然。』我觀此義已,故默然耳。」
  是時,釋提桓因遙向世尊叉手,便說此偈:
  「歸命十力尊,圓光無塵翳,普為一切人,此者甚奇特。」
  尊者婆拘盧報曰:
  「何故帝釋而作是說:『此者甚奇特』?」
  釋提桓因報言:
  「自念我昔至世尊所,到已,禮世尊足,而問此義:『天、人之類有何想念?』爾時,世尊告我曰:『此世界若干種,各各殊異,根原不同。』我聞此語已,尋對曰:『如是,世尊所說世界若干種,各各不同,設與彼眾生說法,咸共受持有成果者。』我以此故說:『此者甚奇特。』然,尊者婆拘盧所說,亦復如是。世界若干種,各各不同。」
  是時,釋提桓因便作是念:「此尊堪任與人說法,非為不能。」
  是時,釋提桓因即從坐起而去。
  爾時,釋提桓因聞尊者婆拘盧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