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20品12經 南傳:--(小部/本生經4註) 關涉主題:事蹟/朱利槃特的解脫 (更新)
增壹阿含20品12經[佛光本173經/2法](善知識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槃特告弟朱利槃特曰:「若不能持戒者,還作白衣。」
  是時,朱利槃特聞此語已,便詣祇洹精舍門外立而墮淚。
  爾時,世尊以天眼清淨,觀是朱利槃特比丘在門外立,而悲泣不能自勝。時,世尊從靜室起,如似經行至祇洹精舍門外,告朱利槃特曰:
  「比丘!何故在此悲泣?」
  朱利槃特報曰:
  「世尊!兄見驅逐:『若不能持戒者,還作白衣,不須住此。』是故悲泣耳。」
  世尊告曰:
  「比丘!勿懷畏怖,我成無上等正覺,不由卿兄槃特得道。」
  爾時,世尊手執朱利槃特詣靜室教使就坐,世尊復教使執掃㨹:
  「汝誦此字,為字何等?」
  是時,朱利槃特誦得掃,復忘㨹,若誦得㨹,復忘掃。
  爾時,尊者朱利槃特誦此{㨹掃}[掃㨹?]乃經數日。
  然,此掃㨹復名除垢,朱利槃特復作是念:
  「何者是除?何者是垢?垢者灰土瓦石,除者清淨也。」
  復作是念:
  「世尊何故以此教{悔}[誨]我?我今當思惟此義。」
  以思惟此義,復作是念:
  「今我身上亦有塵垢,我自作喻,何者是除?何者是垢?」
  彼復作是念:
  「縛結是垢,智慧是除,我今可以智慧之㨹掃此結縛。」
  爾時,尊者朱利槃特思惟五盛陰成者、敗者:所謂此色、色、色滅,是謂、想、行、識,成者、敗者。爾時,思惟此五盛陰已,欲漏心得解脫,有漏心、無明漏心得解脫。已得解脫,便得解脫智生死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辦更不復受胎有,如實知之。尊者朱利槃特便成阿羅漢。已成阿羅漢,即從{坐}[座]起,詣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白世尊曰:
  「今已有智,今已有慧,今已解掃㨹。」
  世尊告曰:「比丘!云何解之?」
  朱利槃特報曰:「除者謂之慧,垢者謂之結。」
  世尊告曰:「善哉!比丘!如汝所言,除者是慧,垢者是結。」
  爾時,尊者朱利槃特向世尊而說此偈:
  「今誦此已足,如尊之所說,智慧能除結,不由其餘行。」
  世尊告曰:「比丘!如汝所言,以智慧,非由其餘。」
  爾時,尊者聞世尊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朱利槃特」,南傳《小部/本生經/4.小長者本生註》作「朱利槃特長老」(cūḷapanthakattheraṃ),他和哥哥尊者槃特分別為母親二次回娘家的途中所生,故皆取名「槃特」(panthaka-旅人),為區分,弟弟就加了「朱利」(cūḷa-小)。
  「此掃㨹復名除垢」,南傳《小部/本生經/4.小長者本生註》作:
 「貪¹被稱為塵垢而非灰塵,貪是這『塵垢』的同義語,
  比丘們!捨斷這塵垢後,他們住於離塵的教說中。」
 Rāgo rajo na ca pana reṇu vuccati, rāgassetaṃ adhivacanaṃ rajoti;
 Etaṃ rajaṃ vippajahitva bhikkhavo, viharanti te vigatarajassa sāsane.
 ¹接續二偈則將「貪」換成「瞋」、「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