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19品8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19品8經[佛光本158經/2法](勸請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梵志女名須深,往至尊者大拘絺羅所。到已,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彼梵志女須深白拘絺羅曰:
  「優蹋藍弗、羅勒迦藍,此深法中竟不受化,各取命終,世尊此二人曰:『一人生不用處,一人生有想無想處,此二人盡其壽命,各復命終,一人當為邊地國王,傷害人民,不可稱計,一人當為著翅惡狸,飛行走獸,無得脫者,命終之後各生地獄中。』然復,世尊不記彼人何時當盡苦際,何故世尊不彼人當盡苦際?」
  爾時,尊者拘絺羅語須深女人曰:
  「所以世尊不說者,皆由無人問此義故,是故,世尊不記彼人何時當盡苦際。」
  須深女人曰:
  「於是,如來以取涅槃,是故不得問之,若當在世者,[便]往問其義。如今尊者拘絺羅與我說之,彼人何時當盡苦際?」
  爾時,尊者拘絺羅便說此偈:
  「種種果不同,眾生趣亦然,自覺覺人者,我無此辯說。
   禪智解脫辯,憶本天眼通,能盡苦原本,我無此辯說。」
  爾時,須深女人便說此偈:
  「善逝有此智,質直無瑕穢,勇猛有所伏,求於大乘行。」
  是時,尊者拘絺羅復說此偈:
  「是意甚難得,能獲異法要,難為能辦之,向於奇特事。」
  爾時,尊者與彼須深女人具說法要,便發喜心。
  時,彼女人即從{坐}[座]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時,須深女人聞尊者拘絺羅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