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18品5經 南傳:--(小部/法句經註/1.7提婆達多事, 律藏/小品/7.破僧犍度) 關涉主題:事蹟/佛伏醉象 (更新)
增壹阿含18品5經[佛光本145經/2法](慚愧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爾時,王阿闍世有象,名那羅祇梨,極為兇弊暴虐,勇健能降外怨,緣彼象力使摩竭一國無不靡伏。
  爾時,提婆達兜便往至王阿闍世所。到已,而作是說:
  「大王當知:今此象惡能降伏眾怨,可以醇酒飲彼象醉,清旦,沙門瞿曇必來入城乞食,當放此醉象蹋蹈殺之。」
  時,王阿闍世聞提婆達兜教,即告令國中:
  「明日清旦,當放醉象,勿令人民在里巷遊行。」
  是時,提婆達兜告王阿闍世曰:
  「若彼沙門瞿曇有一切智知當來事者,明日必不入城乞食。」
  王阿闍世曰:
  「亦如尊教,設有一切智者,明日清旦不入城乞食。」
  爾時,羅閱城內男女大小事佛之者,聞王阿闍世清旦當放醉象害於如來,聞已,各懷愁憂,便往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住,白世尊曰:
  「明日清旦,願世尊勿復入城,所以然者,王阿闍世今有教令,勅語城內人民之類:『明日勿復在里巷行來,吾欲放醉象害沙門瞿曇。設沙門有一切智,明日清旦不入城乞食。』唯願世尊勿復入城,傷害如來,世人喪目,無復救護。」
  世尊告曰:
  「止!止!諸優婆塞!勿懷愁惱,所以然者,如來之身非俗數身,然,不為他人所害,終無此事。諸優婆塞當知,閻浮里地東西廣七千由旬,南北長二十一千由旬,瞿耶尼縱廣八千由旬,如半月形,弗于逮縱廣九千由旬,土地方正,欝單越縱廣十千由旬,土地圓如滿月,正使此四天下醉象滿其中,如似稻、麻、叢林,其數如是,猶不能得動如來毫毛,況復得害於如來?終無此事!
  則捨四天下,復有如千天下、千日月、千須彌山、千四海水、千閻浮提、千瞿耶尼、千弗于逮、千欝單越、千四天王[天]、千三十三天、千兜術天、千豔天、千化自在天、千他化自在天,此名千世界,乃至二千世界,此名中千世界,乃至三千世界,此名三千大千世界,滿其中伊羅鉢龍王,猶不能動如來一毛,況復此象欲害如來哉?終無是處,所以然者,如來神力不可思議,如來出世,終不為人所傷害也。汝等各歸所在,如來自當知此變趣。」爾時,世尊與四部眾廣為說微妙之法。時,優婆塞、優婆斯聞正法已,各從坐起,頭面禮足,便退而去。
  爾時,世尊清旦著衣持鉢,欲入羅閱城乞食。是時,提頭賴吒天王將乾沓惒等從東方來,侍從世尊;是時,毘留勒王將拘槃{茶}[荼]眾[從南方來],侍從如來;西方[天王]毘留波叉將諸龍眾侍從如來;北方天王拘毘羅將羅剎鬼眾侍從如來;是時,釋提桓因將諸天人數千萬眾從兜術天沒,來至世尊所;時,梵天王將諸梵天數千萬眾從梵天上來至世尊所,釋、梵、四天王及二十八天,大鬼神王各各相謂言:
  「我等今日當觀二神,龍象共鬪,誰者勝負?」
  時,羅閱城四部之眾遙見世尊將諸比丘入城乞食,時,城內人民皆舉聲喚曰。王阿闍世復聞此聲,問左右曰:
  「此是何等聲響,乃徹此間?」
  侍臣對曰:
  「此是如來入城乞食,人民見已,故有此聲。」
  阿闍世曰:
  「沙門瞿曇亦無聖道,不知人心來變之驗。」
  王阿闍世即勅象師:
  「汝速將象飲以醇酒,鼻帶利劍,即放使走。」
  爾時,世尊將諸比丘詣城門,適舉足入門。時,天地大動,諸神尊天在虛空中散種種之華。時,五百比丘見醉象來,各各馳走,莫知所如。時,彼暴象遙見如來,便走趣向。侍者阿難見醉象來,在世尊後,不自安處,白世尊曰:
  「此象暴惡,將恐相害,宜可遠之。」
  世尊告曰:
  「勿懼!阿難!吾今當以如來神{手}[力]降伏此象。」
  如來觀察暴象不近不遠,便化左右作諸師子王,於彼象後作大火坑。時,彼暴象見左右師子王及見火坑,即失尿放糞,無走突處,便前進向如來。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汝莫害於龍,龍現甚難遇,不由害龍已,而得生善處。」
  爾時,暴象聞世尊說此偈,如被火燃,即自解劍,向如來跪雙膝投地,以鼻舐如來足。時,世尊伸右手摩象頭,而作是說:
  「瞋恚生地獄,亦作蛇蚖形,是故當捨恚,更莫受此身。」
  爾時,神尊諸天在虛空中,以若干百千種花散如來上。是時,世尊與四部之眾、天、龍、鬼神說微妙法。爾時,見降象男女六萬餘人諸塵垢盡得法眼淨,八萬天人亦得法眼淨。
  時,彼醉象身中刀風起,身壞命終生四天王宮。
  爾時,[諸]比丘、比丘尼,諸優婆塞、優婆夷,及天、龍、鬼神,聞世尊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那羅祇梨……可以醇酒飲彼象醉(AA.18.5);以醇酒飲象使醉(AA.49.9)」,南傳〈破僧犍度/那拉居哩的派遣〉作「名叫那拉居哩的兇惡象」(nāḷāgiri nāma hatthī caṇḍo),《法句經註》說「那拉居哩象的派遣情況」(nāḷāgirihatthino vissajjitattā),均未見「以醇酒飲使醉」之情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