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18品4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事蹟/聽法中證果 (更新)
增壹阿含18品4經[佛光本144經/2法](慚愧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羅閱城迦蘭陀竹園所,與大比丘五百人俱。
  爾時,世尊到時,著衣持鉢,入羅閱城乞食,在一街巷。爾時,彼巷有一梵志婦,欲飯食婆羅門,即出門,遙見世尊,便往至世尊所,問世尊曰:「頗見婆羅門不?」
  爾時,尊者大迦葉先在其巷。世尊便舉手指示曰:「此是婆羅門。」
  是時,梵志婦熟視如來面,默然不語。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阿羅漢,是謂名梵志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以捨結使聚,是謂名梵志。
   無欲無恚者,去愚無有癡,以斷吾我慢,是謂名梵志。
   若欲知法者,三佛之所說,至誠自歸彼,最尊無有上。」
  爾時,世尊告大迦葉曰:
  「汝可往為此梵志婦,便現身,得免宿罪。」
  是時,迦葉從佛受教,往至梵志婦舍已,就座而坐。
  是時,彼婆羅門婦便供辦餚饍種種飲食,以奉迦葉。
  是時,迦葉即受食飲,欲度人故,而為彼人說此達嚫
  「祠祀火為上,眾書頌為最,王為人中尊,眾流海為上。
   眾星月為首,照明日為先,四維及上下,於諸方域境。
   天與世間人,佛為最尊上,欲求其福者,當歸於三佛。」
  是時,彼梵志婦聞此語已,即歡喜踊躍,不能自勝,前白大迦葉曰:
  「唯願梵志恒受我請,在此舍食。」
  是時,大迦葉即受彼請,在彼處受彼食。
  是時,婆羅門婦見迦葉食訖,更取一卑座,在迦葉前坐。
  是時,迦葉以次與說微妙之法,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尊者大迦葉已知彼梵志婦心開意解,甚懷歡喜。諸佛所可常說法者,苦、
  是時,尊者大迦葉悉為梵志婦說之時,梵志婦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猶如新淨白褻,無有塵垢,易染為色,時,梵志婦亦復如是,即於座上得法眼淨,彼已得法、見法、分別其法,無有狐疑,已逮無畏,自歸三尊:佛、法、聖眾受持五戒。是時,尊者大迦葉重為梵志婦說微妙法已,即從坐起而去。
  迦葉去未久時,婦夫婿來至家,婆羅門見婦顏色甚悅,非復常人。時,婆羅門即問其婦,婦即以此因緣具向夫婿說之。時,婆羅門聞是語已,便將其婦共詣精舍,往至世尊所。時,婆羅門與世尊共相問訊,在一面坐,婆羅門婦頭面禮世尊足,在一面坐。時,婆羅門白世尊曰:
  「向有婆羅門來至我家,今為所在?」
  爾時,尊者大迦葉去世尊不遠,結跏趺坐,正身正意,思惟妙法。
  爾時,世尊遙指示大迦葉曰:「此是尊長婆羅門也。」
  婆羅門曰:
  「云何,瞿曇沙門即是婆羅門耶?沙門與婆羅門豈不異乎?」
  世尊告曰:
  「欲言沙門者,即我身是,所以然者,我即是沙門,諸有奉持沙門戒律,我皆已得。如今欲論婆羅門者,亦我身是,所以然者,我即是婆羅門也,諸過去婆羅門所持法行,吾已悉知。欲論沙門者,即大迦葉是,所以然者,諸有沙門律,迦葉比丘皆悉包攬,欲論婆羅門者,亦是迦葉比丘,所以然者,諸有婆羅門奉持禁戒,迦葉比丘皆悉了知。」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我不說梵志,能知呪術者,唱言生梵天,此則不離縛。
   無縛無生趣,能脫一切結,不復稱天福,即沙門梵志。」
  爾時,婆羅門白世尊曰:
  「言結縛者,何等名為結乎?」
  世尊告曰:
  「欲愛是結,瞋恚是結,愚癡是結。如來者,無此欲愛,永滅無餘,瞋恚、愚癡亦復如是,如來無復此結。」
  婆羅門曰:
  「唯願世尊說深妙法,無復有此諸結縛著。」
  是時,世尊漸與彼婆羅門說微妙之論,所謂論者:施論、戒論、生天之論,欲為不淨,斷漏為上,出家為要。爾時,世尊知彼婆羅門心開意解,甚懷歡喜,古昔諸佛常所說法:苦、習、盡、道,爾時,世尊盡為婆羅門說之。
  時,婆羅門即於座上諸塵垢盡得法眼淨,猶如新淨白褻,無有塵垢,易染為色,時,婆羅門亦復如是,即於座上得法眼淨,彼已得法、見法,分別其法,無有狐疑,已逮無畏,自歸三尊:佛、法、聖眾,受持五戒,為如來真子,無復退還。
  爾時,彼婆羅門夫婦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