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二十選(紙本26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第十七選 忍辱不報復(南北傳經文對讀)
                        經號:311(413)[289]
一、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尊者富樓那來詣佛所,稽首禮足,退住一面。白佛言:
  「善哉世尊!為我說法。我坐獨一靜處,專精思惟,不放逸住,乃至 自知不受後有。」
  佛告富樓那:「善哉!善哉!能問如來如是之義。諦聽,善思,當為 汝說。
  若有比丘,眼見可愛、可樂、可念、可意、長養欲之色,見已,欣悅 、讚歎、繫著,欣悅、讚歎、繫著已歡喜,歡喜已樂著,樂著已貪愛,貪 愛已阨礙。歡喜、樂著、貪愛、阨礙故,去涅槃遠。
  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富樓那!若比丘眼見可愛、(可)樂、可念、可意、長養欲之色,見 已,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不欣悅、不讚歎、不繫著故不歡喜,不歡 喜故不深樂,不深樂故不貪愛,不貪愛故不阨礙。不歡喜、不深樂、不貪 愛、不阨礙故,漸近涅槃。
  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
  佛告富樓那:「我已略說法教,汝欲何所住?」
  富樓那白佛言:
  「世尊!我已蒙世尊略說教誡,我欲於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
  佛告富樓那:
  「西方輸盧那人,兇惡、輕躁、弊暴、好罵。富樓那!汝若聞彼兇惡 、輕躁、弊暴、好罵、毀辱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
  「世尊!若彼西方輸盧那國人,面前兇惡、訶罵、毀辱者,我作是念 :彼西方輸盧那人,賢善、智慧,雖於我前,兇惡、弊暴、好罵、毀辱我 ,猶尚不以手石而見打擲。」   佛告富樓那:
  「彼西方輸盧那人,但兇惡、輕躁、弊暴、罵辱,於汝則可脫,復當 以手石打擲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
  「世尊!西方輸盧那人,脫以手石加於我者,我當念言:輸盧那人賢 善、智慧,雖以手石加我,而不用刀杖。」
  佛告富樓那:「若當彼人,脫以刀杖而加汝者,復當云何?」
  富樓那白佛言:
  「世尊!若當彼人,脫以刀杖而加我者,當作是念:彼輸盧那人賢善 、智慧,雖以刀杖而加於我,而不見殺。」
  佛告富樓那:「假使彼人,脫殺汝者,當如之何?」
  富樓那白佛言:
  「世尊!若西方輸盧那人,脫殺我者,當作是念:有諸世尊弟子,當 厭患身,或以刀自殺,或服毒藥,或以繩自繫,或投深坑。彼西方輸盧那 人,賢善、智慧,於我朽敗之身,以少作方便,便得解脫。」   佛言:
  「善哉!富樓那!汝善學忍辱,汝今堪能於輸盧那,人間住止。汝今 宜去,度於未度,安於未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
  爾時、富樓那聞佛所說,歡喜隨喜,作禮而去。
  爾時,尊者富樓那,夜過晨朝,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已還出 ,付囑臥具,持衣鉢,去至西方輸盧那,人間遊行。
  到已,夏安居,為五百優婆塞說法,建立五百僧伽藍,繩床、臥褥、 供養眾具,悉皆備足。   三月過已,具足三明。即於彼處,入無餘涅槃。

二、解說
  佛陀的弟子富樓那尊者,要前往西方,一個叫輸盧那的地方佈教(人 間遊行),臨行前來見佛陀,請求佛陀,為他說解脫法。
  佛陀告訴尊者富樓那說,當眼睛看到令人喜愛、歡樂、想念、中意、 挑起貪欲的事物時,如果因此就生起欣悅、讚歎、著迷,就會覺得歡喜, 而樂得被黏著。歡喜樂著後,就會有貪愛。一旦發展到貪愛的程度,那麼 ,就會有種種的障礙。如此一來,就離開涅槃解脫好遠、好遠了。
  然而,如果眼睛看到令人喜愛、歡樂、想念、中意、挑起貪欲的事物 時,能克制自己,不要欣悅、讚歎、著迷,那麼,就不會覺得歡喜,不會 樂得被黏著,也不會產生貪愛,以及種種的障礙了。如此一來,就逐漸地 接近涅槃解脫了。
  接著,佛陀又提醒富樓那尊者說,西方輸盧那人兇惡、輕躁、弊暴、 好罵。如果你遭到兇惡、輕躁、弊暴、好罵、侮辱的話,應該怎麼辦呢?
  富樓那尊者說,我會這樣想:他們只是罵我,還沒有動手或用石塊打 我。
  佛陀說,假如他們打你了呢?
  富樓那尊者說,我會這樣子想:他們只是動手或用石塊打我,還沒有 拿刀、杖砍我、打我。
  佛陀又說,假如他們拿刀、杖砍你、打你呢?
  富樓那尊者說,我會這樣想:他們只是拿刀、杖砍我、打我,還沒有 取我性命。
  佛陀又問,假如他們要取你性命呢?
  富樓那尊者回答說,我會這樣想:有許多佛弟子,感受到自己的身體 ,所帶來的種種禍患,而厭離自殺的。如果他們殺我,正好讓我省了麻煩 ,得以脫離身體的種種禍患。
  佛陀因而讚歎富樓那尊者忍辱的精神,足以去西方輸盧那佈教。並嘉 勉他去度化輸盧那人,令不安者得以安詳,未涅槃的人能入涅槃。
  帶著佛陀的祝福與期許,富樓那尊者到了西方輸盧那,廣為教化。在 當年的夏天安居期時,就為五百名在家居士說法,並建立一個足夠五百人 出家、修行的地方。
  三個月後,自己證入了阿羅漢果,三明具足,就在當地捨世,入無餘 涅槃。

三、討論
  (1)經中所描述的情節,表面上看來,好像與中國的阿Q 逃避精神相似 ,其實是大不相同的。阿Q 的逃避,極其無奈與自欺,心中的瞋心、怨懟 ,都還在,隨時伺機反撲。而富樓那尊者的忍辱,是在止息瞋心,消除主 宰欲的我執。
  (2)富樓那尊者,如第 447(695)[446]經所描述,「辯才善說法」是他 的特徵。他要前往一個民風未開的西方邊地佈教,不禁讓我們想起那些, 早年前來台灣傳教的基督教傳教士,也讓我們想起,大乘佛教所描述的菩 薩濟世精神。
  聲聞弟子,也有這樣有心、有能力,不畏艱難地前往不容易傳教的地 區說法,而且有所成就的。
  (3)瞋心,會不會覺得在某些情形下,有其存在的必要呢?如果是,那 麼,阿羅漢的貪、瞋、癡永盡,是不是也就沒有必要了呢?反而是憤怒金 剛值得學習呢?這是值得深思的。然而,在整部《雜阿含經》中,不曾透 露出一絲讚同瞋心或者暴力手段的訊息,這是值得重視的。瞋心的去除, 不論是外表的行為,或是內在的動機,是一致而沒有任何矛盾的。 如第 1151(1250)[1134]經的偈誦說:
  「不怒勝瞋恚,不善以善伏,惠施伏慳貪,真言壞妄語。
   不罵亦不虐,常住賢聖心,惡人住瞋恨,不動如山石。
   起瞋恚能持,勝制狂馬車,我說善御士,非彼攝繩者。」 第 1107(1210)[1095]經的偈誦也說:
  「人當莫瞋恚,見瞋莫瞋報,於惡莫生惡,當破壞憍慢,
   不瞋亦不害,名住聖賢眾。惡罪起瞋恚,堅住如石山,
   盛瞋恚能持,如制逸馬車,我說善御士,非謂執繩者。」
  瞋恚,大都是在不如意,有苦受時的反應,所以,第 470(733)[469] 經說:「苦受觸故,則生瞋恚,為恚使所使。」瞋心,不論多麼地微細潛 藏,也不論讓人覺得理由有多麼地正當,能和我執無明沒有關連嗎?
  (4)對不合理(非法)的人或事,仍然不起瞋心,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 ,也是最需要「思惟所以」的。如第 497(1553)[496] 經說:
  「若比丘令心安住五法,得舉他罪。云何為五?實;非不實、時;不 非時、義饒益;非非義饒益、柔軟;不[麤]澀、慈心;不瞋恚。」
  「舉他罪五法」,是以很柔和的態度,不鄉愿地維護團體的純正與和 諧。然而,如果遇到不合理的指摘,怎麼辦呢?經中尊者舍利弗說:
  「若有賊來執汝,以鋸解身,汝等於賊起惡念、惡言者,自生障礙。 」「於彼人所,當生慈心,無怨、無恨,於四方境界,慈心正受具足住, 應當學。是故,世尊!我當如是:如世尊所說,解身之苦,當自安忍,況 復小苦、小謗而不安忍!」
  對於不合理的對待,仍然是應當安忍,而不自生障礙的。協助自己做 到安忍而不生障礙的方法,是慈心。慈心,在早期的佛法裡,已經被發展 成一種禪定力的修練方式,是「四無量心」之一。所以說:「慈心『正受 』具足住」。因此,與其說慈心是佛法中的一項代表性德行,不如說是佛 法中一項對治、消除瞋心,乃至我執的修行方法。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們確實依著前述「舉他罪五法」來做,而對方 如果卻是瞋恨以對,遇到這種情形,應當怎麼辦呢?這樣的人,顯示出他 沒有改過的認知,或許還沒有能以解脫涅槃為人生目標,也或許是機緣不 具足,那麼,也只是「不應教授」,「不應共語言」罷了!如經中,佛陀 告訴尊者舍利弗說:
  「若彼比丘諂曲、幻偽、欺誑、不信,無慚、無愧,懈怠、失念、不 定,惡慧、慢緩、違於遠離,不敬戒律,不顧沙門行,不求涅槃,為命出 家,如此比丘,不應教授與共言語。所以者何?此等比丘,破梵行故。」
  (5)如第 1236(1239)[1123]、 1153(1252)[1136]經中說:
  「戰勝增怨敵,敗苦臥不安,勝敗二俱捨,臥覺寂靜樂。」
  忍辱,是基於非暴力的,有止息進一步的敵對與互相傷害的功能。爭 執,如果不能退一步地考量對方的立場與利益,只一味地求取自己的勝利 ,那麼,雙方只會在輸贏的角色上,不斷地互換而已,爭執,哪有止息的 時候呢?
  (6)如第 1152(1251)[1135] 經說:「不受食者,食還屬我。」「辱罵 呵責,我竟不受,如此罵者,應當屬誰?」經中,佛陀舉了一個有趣的例 子,來說明瞋不報瞋:就像宴會請客,如果客人不吃的食物,那食物還是 歸還給主人,主人還是得處理這些食物的。所以,當人家罵我時,如果我 不去在意,不受其影響,那麼此罵還是歸還罵的人。通常,會罵人,就是 想要看到對方因為自己的罵,而不舒服。如果對方無動於衷,沒有自己預 期的反應,那麼不舒服的,恐怕要變成自己了。相同的道理,處心積慮地 想要報復的人,首先,自己就先陷入了想要報復的熱惱與渴求中,而「自 生障礙」了,別人尚未受到影響,而倒是先傷了自己。
  暴力、瞋恚,還不都是這樣嗎?
  (7)相當的南傳巴利文經典為:《相應部》〈六處相應〉第八八經〈富 樓那〉(35-88)(元亨寺南傳大藏經譯本第十六冊八十頁)
  其他相當的南傳巴利文經典還有《中部》第一四五經〈教富樓那經〉 (元亨寺南傳大藏經譯本第十二冊二八四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