雜阿含經二十選(紙本26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第 四選 六入處如實知──六分別六入處經(南北傳經文對讀)
                        經號:305(407)[283]
一、經文
  如是我聞:一時,佛住拘留搜調牛聚落。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今當為汝等說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 清白,所謂六分別六入處經。
  諦聽,善思,當為汝說。
  何等為六分別六入處經?
  謂於眼入處,不如實知見者,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 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不如實知見。不如實知見故,於眼染著;若色、 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皆生染著。
  如是,耳……。鼻……。舌……。身……。意,若法、意識、意觸、 意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不如實知見。不如實知見故 ,生染著。
  如是染著,相應、愚闇、顧念、結縛其心,長養五受陰,及當來有愛 、貪喜(、彼彼樂著),悉皆增長。身心疲惡,身心燒然,身心熾然,身 心狂亂,身生苦覺。彼身生苦覺故,於未來世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悉皆 增長,是名純一大苦陰聚集。
  諸比丘!若於眼如實知見,若色、眼識、眼觸、眼觸因緣生受--內 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如實知見。見已,於眼不染著,若色、眼識、眼 觸、眼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不染著。
  如是耳……。鼻……。舌……。身……。意、法如實知見,若法、意 識、意觸、意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若樂、不苦不樂如實知見。如實 知見故,於意不染著,若法、意識、意觸、意觸因緣生受--內覺若苦、 若樂、不苦不樂不染(著)。
  不染著故,不相應、不愚闇、不顧念、不繫縛,損減五受陰,當來有 愛、貪喜、彼彼樂著悉皆消滅。身不疲苦,心不疲苦,身不燒,心不燒, 身不熾然,心不熾然,身覺樂,心覺樂。身心覺樂故,於未來世生老病死 、憂悲惱苦,悉皆消滅。如是,純大苦聚陰滅。
  作如是知、如是見者,名為正見修習滿足,正志、正方便、正念、正 定、前說正語、正業、正命清淨修習滿足,是名修習八聖道清淨滿足。
  八聖道修習滿足已,四念處修習滿足,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 力、七覺分修習滿足。
  若法應知、應了者,悉知、悉了;若法應知、應斷者,悉知、悉斷; 若法應知、應作證者,悉皆作證;若法應知、應修習者,悉已修習。
  何等法應知、應了,悉知、悉了?所謂名、色。
  何等法應知、應斷?所謂無明及有愛。
  何等法應知、應證?所謂明、解脫。
  何等法應知、應修?所謂止、觀。
  若比丘於此法應知、應了(者),悉知、悉了;若法應知、應斷者, 悉知、悉斷;若法應知、應作證者,悉知、悉證;若法應知、應修者,悉 知、悉修,是名比丘斷愛、結縛,正無間等,究竟苦邊。   諸比丘!是名六分別六入處經。」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二、解說
  什麼是六分別六入處經?
  就眼睛看見東西;由眼睛接受外來的訊息來說,不能如實知見的人,那 麼,對於由所看到的東西(色)、視覺(眼識)、視覺認識(眼觸) 等因緣和合所產生的三種覺受--苦受、樂受、不苦不樂受,也不能如實 知見。不能如實知見的緣故,就會在眼睛看的時候,產生染著。
  耳朵聽、鼻子聞、舌頭嚐、身體的碰觸、起心動念也是這樣,不如實 知見的緣故,就會生起染著。
  像這樣(染著),心也就常與煩惱為伍(相應)、愚昧而不明事理( 愚闇)、顧念著過去、擔心著未來(結縛),長養著五受陰,以及對引發 來生(當來有愛)、伴隨著貪喜(喜貪俱)、到處樂著(彼彼樂著)的渴愛 ,也都因而增長。身、心為了滿足這些染著而疲於奔命,受著像火燃燒一 樣的煎熬而感受到苦,即使來生也還是在生老病死、憂悲惱苦的增長循環 中,這就是我們苦迫生命的現象。
  要消除這一生命的苦迫,就要對眼等六入處、六塵、六識、六觸乃至 三受等的過程,如實知見,不起染著。只有不起染著,身心才能不再受煎 熬,不再受苦;生老病死,憂悲惱苦才能止息。
  能這樣如實知、如實見的人,就是八正道、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 、五力、七覺分等,三十七道品都修習圓滿,名色(五蘊)徹底的明瞭, 無明與貪愛完全斷除,明(沒有無明)與解脫已經親身體證,止(專注; 集中精神)與觀(深刻觀察而起慧)的修行方法都已修習。這樣,就可以 稱為已經斷除了貪愛、斷除了煩惱糾纏(結縛),現觀(正無間等),真 正到了苦海的盡頭(究竟苦邊)了。

三、討論
  (1)這個經,又稱為〈六分別六入處經〉,意思就是在六個入處(六根 )裡,從每個入處的作用(功能)中,作了六層的「動態觀察」。從這個 經中,或許不容易區別是哪六層觀察,但是,如果比照第 304(406)[282] 經的〈六六法經〉,就比較清楚:那就是六內入處(眼、耳、鼻、舌、身 、意入處)、六外入處(色、聲、香、味、觸、法入處)、六識身(眼、 耳、鼻、舌、身、意識身)、六觸身(眼、耳、鼻、舌、身、意觸身)、 六受身(眼觸生三受、耳觸生三受、鼻觸生三受、舌觸生三受、身觸生三受、意觸生三受)、六愛身(眼觸生愛、耳觸生愛、鼻觸生愛、舌觸生愛 、身觸生愛、意觸生愛)。其中,六愛身,就相當於〈六分別六入處經〉 中的「於三受不如實知見故生染著」。染著,還是偏向於貪愛來說的。
  (2)「入處」,是外界刺激我們身心活動的觸發點,而以我們的色身來 分內外的,如第 322(436)[300] → 324(438)[302] 經所說。六內入處, 即是我們說的六根。六根中的前五根是物質的,不可見、有質礙的特性。 意根不是物質的,是心、意、識的統稱,不可見,沒有質礙性。六外入處 也稱為六境、六塵。其中,色是物質,四大(地、水、火、風)等所造( 組成),可見、有質礙性。聲音,是振動性能量。香、味,是物質特性。 觸,在這裡是指物與物的相接,應有別於「六觸身」的「觸」。這些,都 是不可見、有質礙性。法,是意根所觸對的境界,如概念等、不可見,無 質礙性。「六根」對「六境」時,「六識」(主要為依存著腦部的了別與 認識功能)生(發生作用),根、境、識的條件俱全時,就完成了「觸」 (認識了別)。了別後,依著自己的習性與經驗,而產生苦、樂,或者不 苦不樂的覺受,接之而來的,對大部分人來說,恐怕就是不離貪、瞋、癡 的染著了。
  (3)在六入處的六層動態觀察中,到底哪一項在解脫中,居比較關鍵的 地位?如第 213(275)[215]經說:「於此諸『受』集、滅、味、患、離如 實知,如實知已,不種貪欲身觸,不種瞋恚身觸,不種戒取(因緣不相干 的禁忌與迷信)身觸,不種我見身觸,不種諸惡不善法。」這是說,如果 能在「受」的階段,也就是在情緒、覺受的變化(產生)中,如實知見, 警覺於防範愛染發展的。
  又如第 209(271)[211]經中說,應於「六『觸』入處集、滅、味、患 、離如實知」;「於此眼『觸』入處,非我,非異我,不相在如實知見者 ,不起諸漏,心不染著,心得解脫,是名初觸入處已斷、已知,斷其根本 ,如截多羅樹頭,於未來法永不復起,所謂眼識及色。」這是說,從「觸 」的階段,就如實知味、患、離。從認識了別時,就警覺於漠視因緣、不 能隨順因緣的我見、我執,那麼接下來的「觸生受」、「觸生想」、「觸 生行」就不會出錯。這是比從「受」著手要更高標準,更徹底的修持,當 然也是更困難的。因為身心活動,發展到產生情緒反應的階段,已經是相 當明顯容易察覺的了,也比較容易讓人體會。
  第 218(285)[220]經中說「苦集道跡」為:「緣眼、色,生眼識,三 事和合觸。緣觸受,緣受愛,緣愛取,緣取有,緣有生,緣生老病死、憂 悲惱苦集。」這是從「六根」對「六境」的分析,切入「十二支緣起」的 說明。「十二支緣起」的各支內容,將留在〈第十二選•因緣觀--論因 說因〉中來討論,這裡所討論的重點是:「緣受愛」,也就是六入處六層 動態分析中的第六層--「愛」。身心活動,如果發展到進入「愛染」的 階段,就是經中所說的「染著」,接下來的,便是「憂悲惱苦」了。如第 913(13253)[905]經中,佛陀告訴聚落主說:「是故,當知眾生種種苦生 ,彼一切皆以欲為本:欲生,欲習(集),欲起,欲因,欲緣而生眾苦。 」第 7(10)[7] 經中說:「於色、受、想、行、識愛喜者,則愛喜苦。」 其中,「欲」與「愛」,其實是相同性質的。所以,可以說,眾生的憂悲 惱苦,其關鍵所在,就是「欲愛」了。而不論是在「六根」對「六境」的 分析中,或是「十二支緣起」的連環鉤鎖裡,「愛」,顯然是居於其中關 鍵與分水嶺的地位,就如同佛使比丘,在《菩提樹的心木》中所說的:「 在我們的修行中,我們必須如截十里流,阻止『觸』發展成『受』。如果 失敗的話,就必須阻止『受』發展成『愛』。此後就病入膏肓,無藥可救 了。」不論說從「受」的階段,亦或主張從「觸」的階段就注意不生我見 染著,其最後目的,都是在阻止「愛」的生成的。
  至於「眼」與「色」,則如第 273(396)[272]經中的譬喻:「譬如兩 手和合,相對作聲。」這是因緣的必然,是可以與貪、瞋、癡不相應,不 受其影響的。
  (4)七處,是五蘊的如實知;六分別,則是六入處的如實知。五蘊、六 入處,是我們身心活動的整體,都需要如實知、如實見,這是《雜阿含經 》一貫的精神與立場。如實知是理智的,覺醒的,真實的,知行合一的。 與之不相應的,是情感上的信仰。如第 574(1650)[573] 經中,質多羅長 者對耆那教教主尼揵(犍)若提子(六師外道之一),說他不信世尊。尼 揵若提子以為質多羅長者要來投靠他,結果才知道質多羅長者真正的意思 是:「我有禪觀智慧,為什麼要依靠信去當世尊的學生呢?」情感的、盲 目的信仰,是與《雜阿含經》的教說不能相應的。
  (5)經中所說的八正道,四念處,四正斷,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覺分,也 合稱為「三十七道品」。這些,在《雜阿含經》〈道品誦〉中,有相當份 量的經文論及,簡述如下:
  四念處(〈念處相應〉,共有五十四經):如第 610(765)[624] 、 622(784)[636]、 623(785)[637] 、 627(790)[641] 說:「當內身身觀 念住,專精方便、正智、正念,調伏世間貪憂,如是外身,內外身觀念住 ,受、心、法法觀念住,亦如是廣說。」依著身(內身、外身:六內入處 、六外入處)、受(三受)、心、法,作如實觀察,調伏世間貪憂。
  四正斷、四如意足(〈正斷相應〉,〈如意足相應〉,經文佚失): 依《瑜伽師地論》的解說,四正斷為:律儀斷(已生惡不善法,為令斷) ,斷斷(未生惡不善法不生),修斷(未生一切善法,為令生),防護斷 (已生一切善法為欲令住)。四如意足,為四種修定(定,或譯為如意足 、神足、三摩地)的方法:欲三摩地(生起樂欲,觀察惡法的特性、因緣 、過患、對治,正審思察,起一境念,再觀察善法的特性、因緣、功德、 出離、住一境念)、勤三摩地(在修四正斷中,觀察特性、因緣、過患、 對治,正審思察,住一境念),心三摩地(在下劣心、掉舉心的調伏,與 捨的修習中,隨順不善法與善法,對其特性、因緣、過患、功德、對治、 出離、正審思察,住一境念),觀三摩地(對不善法與善法,能作意思惟 其不如理與如理之處,並且[ㄔ+扁]審觀察,覺知自己不善法的生起與否。由觀 察作意增上力故,自正觀察有什麼惡法已斷、未斷,正審思察,住一境念 )。
  五根(〈根相應〉,共二十七經):如第 646(818)[658]經中說,五 根是信(四不壞淨),精進(四正斷),念(四念處),定(四禪),慧 (四聖諦)。其中,如第 654(826)[666] → 659(831)[671] 經說五根中 ,是以慧為首,為棟樑的。
  五力(〈力相應〉,共六十經):這是相應於五根而說五力的。
  七覺支(〈覺支相應〉,共六十七經):如第 715(912)[727]經中說 ,七覺支為:念(四念處),擇法(善、不善法的抉擇),精進(四正斷 ),喜(喜悅),猗(身心輕安),定(四禪),捨(捨離染著)。如第 714(911)[726] 經中說,心掉舉、猶豫時,應修猗、定、捨覺分,作為對 治。心微劣、猶豫時,應修擇法、精進、喜覺分,以提起精神,而念覺支 則是隨時都適用的。
  八正道(〈聖道分相應〉,共一一四經):如第 785(1042)[797] 經 說,有「世間八正道」與「出世間八正道」。
  「世間八正道」是通於世間善法的,雖然是「世俗、有漏、有取」的 ,但的確是能「轉向善趣」,也是「出世間八正道」的基礎:
  正見:若彼見有施、有說,(有齋,有善行,有惡行,有善惡行果報
     ,有此世,有他世,有父母,有眾生,……)乃至知世間有阿
     羅漢,不受後有。
  正志:出要覺,無恚覺,不害覺。
  正語:離妄語,離兩舌,離惡口,離綺語。
  正業:離殺、離盜、離婬。
  正命:如法求衣食、臥具、隨病湯藥。
  正方便:欲精進,方便超出,堅固建立,勘能造作,精進心法攝受,
      常不休息。
  正念:若念、隨念、重念、憶念,不妄不虛。
  正定:心住不亂不動,攝受寂止、三昧、一心。
  「出世間八正道」,是與「世間八正道」相應的,但每一正道都進一 步以苦、集、滅、道為中心,是「聖、出世間、無漏、無取、正盡苦、轉 向苦邊」,是直接指向解脫道的:
  正見: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於法,選擇
     、分別、推求、覺知、黠慧、開覺、觀察。
  正志: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分別
     、自決、意解、計數、立意。
  正語: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除邪命貪,口四惡行,諸
     餘口惡行離,於彼無漏遠離不著,固守攝持不犯,不度時節,
     不越限防。
  正業: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除邪命貪,身三惡行,諸
     餘身惡行數,無漏心不樂著,固守執持不犯,不度時節,不越
     限防。
  正命: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於諸邪命,無漏不樂著,
     固守執持不犯,不越時節,不度限防。
  正方便: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憶念相應心法,欲
     精進方便,勤踊超出,建立堅固,勘能造作,精進心法攝受,
     常不休息。
  正念: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若念、隨
     念、重念、憶念,不妄不虛。
  正定:苦、苦思惟,集,滅,道、道思惟,無漏思惟相應心法,住不
     亂不散,攝受寂止、三昧、一心。
  第 748(968)[760]經說:「如日出前相,謂明相初光。如是比丘,正 盡苦邊,究竟苦邊。前相者,所謂正見。」這是說,八正道中,是以正見為 首的。又如第 788(1046)[800] 經中的偈語:「假使有世間,正見增上者 ,雖復百千生,終不墮惡趣。」也表示了建立正見的重要。
  (6)「正見」,簡單說,就是正確的觀念與見解。除了前項所說的「知 善惡、聖賢」,以及「無漏思惟相應於法」之外,如本選經文中所說的, 對「六分別六入處」如實知,不染著(「作如是知、如是見者,名為正見 修習滿足。」),「正觀五蘊、六根『無常、苦、空、非我』」(第1(1) [1]、188(179)[190] 經),「緣起觀」(第 262(45)[39]、 297(478)[335] 經),「四聖諦」(第 443(682)[442]經),「觀於樂受作苦想,觀於苦 受作劍刺想,觀於不苦不樂受作無常想」(第 467(730)[466]經)等,也 都是正見的內容。
  (7)其它相關於六入處如實知的經文: 204(255)[206]、 211(273)[213]、 215(277)[217]、 218(285)[220]、 233(306)[235]、 276(399)[275]、 306(408)[284]、 308(410)[286]。
  (8)相當的南傳巴利文經典為:《中部》第一四九經〈大六處經〉(元 亨寺南傳大藏經譯本第十二冊三一三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