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的基本認識

轉 載  入定要訣

1.三合一的方法(緬甸 本雅難陀/U Puññānanda禪師 2015/11/13 講於高雄正信佛青會五日禪修營)

原 音   ......聽更多
轉錄文字
  「三合一」的意思叫作:專注的心、自然的呼吸、閉著的眼睛。
  我們的心現在知道呼吸,這個沒問題,禪修者都知道這個心在呼吸當中。但是,有時候有些禪修者是:現在在呼吸當中,他們的眼睛是順便放在前面。所以,這種就變成:前面有光,但是心在這裡,所以,一個心是注意前面的光,第二個心是知道呼吸的,兩種的心是比較散亂。後來,前面的光也是,你一注意的關係,它也不穩定,譬如說:給你看,閃閃閃閃給你看,又跑掉,又再回來給你看。這樣,閃閃閃閃又跑掉,或變顏色、變小、變大,那時候通通是你偶而呼吸,偶而光,偶而……,心思靜不下來。
  這個問題要解決的關係,我們禪修者是:前面的光完全不理它,我們光閉著我們的眼睛,不要鬆掉放在前面,因為它一直干擾著我們,定不下來。這個,禪修者要解決,最簡單的方法,心是在呼吸,這個沒問題,大家都知道心知道呼吸的部分,現在再多加一個:閉著的這個眼睛鬆掉放在呼吸當中,如:「專注的心、自然的呼吸、閉著的眼睛」三合一在呼吸當中了。
  所以,這樣做到的話,我們禪修者的心裡,前面的光是不會來干擾的,它會來,當然它會來的,來出現給你什麼,你也不管它的關係,不會打擾的,為什麼?你的閉著的眼睛已經放在呼吸當中了。
  這樣很穩定的關係,呼吸是很順了,順到很快它微細去了,記得:那個光如果是這樣產生,不久它會跟呼吸來結合了,結合也是禪修者一定知道呼吸而已。但是,你看到它,不理,知道呼吸,呼吸這邊它也一起在這裡貼住了。
  但是,一直知道呼吸、呼吸,那時候你的方法一定要調整,呼吸完全不可以注意它的進出,一注意進出,那個禪相,哇!動得更厲害,所以不可以注意呼吸的進出,知道有呼吸就好。
  這樣知道有呼吸,知道、知道,你這樣注意的方法調了,太細的關係,微細的關係,它是細、細,細到最後,像很薄的一條棉花線那樣子,也不是進出了,它在前面而已,有時候左邊、右邊那樣,細到這樣,但禪修者這樣密集地知道、知道,最後呼吸一段停了,沒有呼吸的感覺。後來,等一下子它會再來,一下子會滅去,這樣子的幾次滅去,禪修者不用擔心,前面有當下的禪相,心裡決意投入禪相,主要是心投入禪相,但是,心一投入,眼睛也配合跟心在一起。
  但是,眼睛不要看,眼睛一看就出來了。有一些禪修者是一投入禪相,投入到後來,想禪相怎麼樣?一看就出來了。他想說我投入了,為什麼感覺是乾乾的。本來他是有投入,一投入他就能進入,很舒服,一出來看,舒服的感覺沒有了,為什麼呢?他看的關係。
  後來有些人分不出投入、看的部分:投入是進入的入,定住的入定意思,進入、定住在禪相裡的那一種,看是在前面看。師父昨天跟你們比如過,我們要游泳的時候,先看水池,看是沒有感到水的涼爽部份,一跳進去的時候,哇!水裡面很舒服的感覺那樣,所以一投入,心是一投入進去,很輕安的感覺,很舒服的,但是,這個輕安的感覺不是你的所緣,一直提醒:在禪相裡當中。心保持,不用一直投入、一直投入,一直投入就沒有入禪定了,一投入,一次就夠了,後來保持、維持心在禪相當中就行了,這個叫做入定。
  但是一出來,心在那裡,眼睛是配合的,眼睛不做工,全部都是法所緣,心裡的所緣,所以,我們一直提醒:在禪相裡當中。
  如果偶而,剛才說的,有很大的聲音,嚇一跳,斷掉了,不用緊張,回來知道呼吸一下,再投入,進入一次。很大的妄想,剛才說的那個家裡的煩惱那一種的,撞到,哇!怕會散掉,不用擔心,回來知道呼吸,再投入一次,知道不必要。一入,粗細知道,為什麼?要固定的關係。
  投入禪相,有些人的禪相在鼻子這邊,沒有動,再繼續投入禪相中,但有些人一投入不久,禪相是會上來一點,它在前面比較多,我們禪修者是配合禪相,專注力配合禪相上來一點。它上來你拉下來,定力就會掉,所以禪修者不可以拉上、拉下,不可以玩禪相,這樣叫做玩。它怎麼樣,我們配合怎麼樣,它沒有變化,它在這裡,我們就配合它在這裡就好了。但是,它大都是在前面,如果上來,我們就配合它上來,投入在禪相當中,不然,就再多投入一次,這個叫作「三合一」的方法,入定的訣的一個角度。
  所以,這一部分是一定需要跟老師,我們現在一靜坐,但是,我們有什麼問題會發生,我們不知道,這樣靜坐才會出現的部分,師父多提早解釋也是沒有辦法,所以,這個原因,剛才那個禪修者說:「師父!我出現禪相時我怎麼解決?」最好是那時候才打電話給師父比較好,是這個意思,因為提早講他也是聽不懂,我怎麼解釋他也抓不到意思。這樣,他修的時候什麼情況會出來,他自己也是不知道的,現在提早解釋也沒有用,師父說的是這個原因,不是不要回答的意思。

2.三階段禪相(緬甸 燃燈/Sayalay Dīpaṅkara禪師《喜滿禪心──幸福來自美麗的心》2016 年1月12日 初版電子書 p.110~111.)
  禪相有不同的階段。開始的時候,會看到不同的顏色,出現在你前面。是否在你的面前,或在臉的旁邊,或來自任何方向,都不重要。
  不要專注在光。禪相的第一階段是看到黃色、紫色、藍色這樣的顏色或一朵雲,不要去注意顏色。保持專注在你的呼吸。有時呼吸會消失。當呼吸消失時,試著再一次呼吸,慢慢地再一次呼吸。
  然後,顏色會變成白色。當變成白色的時候,它會慢慢接近鼻孔。即使接近時,你也要放鬆,持續專注在呼吸上。最後白色會變得透明。
  它會清楚地,慢慢地變成透明,如玻璃或清澈水晶的色澤,然後停止在鼻孔前。一旦清澈的光穩定了一段時間後,那時才可以專注在清澈的光。如果光來了又去,先不要專注在光。如果它尚未透明,也不要去專注。
  如果你太早專注於光,光會擴散到所有地方──遍佈全身。這不是很好。許多人以為光遍佈全身很舒服,是禪那。很多人有這種覺受,你可能也有那樣的經驗,但這並不是真正的入禪。
  禪那的感覺不是在身體,而是心專注於禪相時的覺受。入禪的所緣是禪相。我們仍然需要保有對禪相的察覺。
  禪相不能消失,必須是在鼻孔的前面。對禪相保持察覺,心要想這是安那般那念的禪相。心注意,「禪相,禪相,禪相。」慢慢地繼續,最後心感覺不到身體,開始覺得快樂,那麼就入禪那了。它是很容易的。你可以使它變容易。(2015/12/12 莊春江 於 左營/初稿, 2016/3/18 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