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佛的基本認識

雜 附(7) 假想與如實

前言
  海濤法師於2016/6/24在倫敦少林寺的弘法講座中,教導了這樣的方法:「當假的看你就不會執著」,並舉例說,如果開門時,看見「妳老公與別的女人在睡覺,你要馬上關起[門]來,[告訴自己:]『假的!~~哎呀!我的眼睛業障重啊!』~~假的,在外面繼續打坐,[唱誦]:『阿彌陀佛,阿彌陀佛……』,但是,如果妳當真的,妳會很生氣。請問:那個是真的還是假的?暫時的。那個女人是他前世的太太,妳還是侵占人家的咧。」然後舉鈔票大家共用(輪番使用)的情況,說:「所以,可以用就好了。」這一段講述,在台灣經網路流傳與媒體報導,不論是前段的「當假的」,或是後段的「共用」說,都引起普遍的負面批評,一時之間,「假的」、「眼睛業障重啊」,在台灣竟成為嘲諷的當紅流行語,時而可聞,連電視廣告都拿來用。而原發布於海濤法師臉書的該講座影音檔,隨即也撤除,現在,連該講演的主題都不可考,在網路上只留下受批評的這段影音擷取[1]

假想觀
  撇開「眼睛業障重」、「共用」這兩個爭議性的說法,若單就「當假的看就不會執著」(假的)來論,這與佛法「假想觀」(《大毘婆沙論》稱為「勝解作意」)的性質相同,也就是所謂的「觀想」(離現實的想像),這常見於後期佛教倡導的修學方法。只是,要將配偶的外遇觀想成「假的」,即使是佛教徒,也多數不能接受[2],更遑論受用。
  其實,平心而論,「假想觀」的教導在今日台灣佛教中十分常見,卻鮮少公開被質疑,海濤法師遠在倫敦教導的這個「假想觀」,意外地在台灣公開且普遍地受到質疑,正好成為我們檢視佛法「假想觀」的契機。
  《金剛經》是北傳佛教信眾接受度很高的初期大乘佛教時代經典,裡面的這段偈誦,許多人都背得上:
  「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3]
  丈夫外遇的行為,當然屬於「一切有為法」,若依偈誦所說,應該將丈夫的外遇看作「如夢」(像作夢或夢境一樣)。「夢」是什麼呢?「夢」不是真的(托夢之類除外),也就是「假的」,質疑海濤法師「假的」教導者,理應一併質疑《金剛經》這段偈誦裡的「如夢」說。
  如果熟悉《雜阿含經》,看到《金剛經》的這段偈誦,會立即浮現《雜阿含265經》重誦中的這段:
    「觀色如聚沫,受如水上泡,想如春時燄,諸行如芭蕉,諸識法如幻,日種姓尊說。」
  對應《雜阿含265經》的南傳《相應部22相應95經》也一樣:
    「色如泡沫團,受如水泡,想如陽燄,行如芭蕉,識如幻術,已被太陽族人教導。」[4]
  兩相比對,《金剛經》的這段偈誦多了「夢」。至於「影」、「露」、「電」三項,性質與「沫」、「泡」、「芭蕉」一樣,是現實世界中具體看得到的,習慣上我們不會說那些是「假的」,只會說是非永恆、非實有性的「假有」。雖然「夢」也是非永恆、非實有性的,但兩者在現實生活中很容易作出區隔。而「幻(幻術)」與「燄(陽燄)」雖也不是真實的,但可以讓許多人同時可見,性質界於「沫、泡、芭蕉」與「夢」之間。這三類的不同,現實生活中正常人很容易分別,不會混淆。

原始佛教中的假想觀
  「假想觀」的方法,在原始佛教中就存在,最常見的,就是用在禪定修習。依《清淨道論》〈4.地遍的說明〉所說,修習定的過程,分「遍作」、「取相」、「似相」、「入根本定」等階段,「遍作」是依具體實物作準備的階段,「取相」階段就開始轉入「想」(假想),而進入「似相」階段則必然純由假想所成,也就是《清淨道論》所說的「唯獨想所生」[5],唯有這樣,「似相」才能維持穩固不動,這時心念如果能投入(融入)保持穩固不動的「似相」裡,就能入根本定。
  但修定者應該發現某些修定用的「假想觀」,在日常生活中也有某種對治作用。例如,「四十業處」中的「十不淨」(北傳習慣通稱為「不淨觀」)可以對治貪欲(kāma),「四無量」的「慈無量」(北傳習慣稱為「慈心觀」)可以對治瞋心,《雜阿含815經》就這麼說:「修不淨觀斷貪欲,修慈心斷瞋恚,修無常想斷我慢,修安那般那念斷覺想。」其它如《雜阿含715經》、《增壹阿含45品5經》、《雜阿含1165經》、《相應部35相應127經》等,也有類似的教說,相信在佛教長遠的發展中,類似的假想觀是不斷蓬勃開展的,從《雜阿含265經》的重誦到《金剛經》的那段偈誦變化,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如實觀
  「假想觀」有對治的增益,但只靠「假想觀」是無法成就解脫的。綜觀《四阿含》中處處可見「如實知見」的「如實觀」,「如實」(yathābhūtaṃ),還是原始佛教教導的核心。現在,我們舉《雜阿含301經》/《雜阿含262經》(《相應部12相應15經》/《相應部22相應90經》)所教說的「正見」內容,來與對治用的「假想觀」作比對,可以清楚地看出兩者的不同:
  「世間集,如實正知見,若世間無者不有;世間滅,如實正知見,若世間有者無有。」(《雜阿含301經》)
  「如實正觀世間集者,則不生世間無見;如實正觀世間滅,則不生世間有見。」(《雜阿含262經》)
  「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世間集者,對世間不存虛無的觀念;以正確之慧如實見世間滅者,對世間不存實有的觀念。」[6](《相應部12相應15經》、《相應部22相應90經》)
  比對南傳經文,《雜阿含301經》其實就是《雜阿含262經》所引用的原本,《雜阿含262經》顯然譯得比較通順,我們就依《雜阿含262經》的譯文解說。「如實正觀世間集者,則不生世間無見」,可以理解為:對因緣條件具足而發生的事,不會認為那是虛無的(假的),「如實正觀世間滅,則不生世間有見」,可以理解為:對因緣條件消散而消失的事,不會不接受,認為那還存在(永恆的),這正是「如實觀者」的模樣。如果與海濤法師所舉看見「老公與別的女人在睡覺」一事比對,海濤法師教導的「假想觀」是將它「當假的看」,就如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沒事!「如實觀」則如實知道「老公與別的女人在睡覺」發生了,婚姻關係出問題了!前者顯然以想像那是假的,用不見、不聞脫離現實的方式求取自己的不執著,後者則是正視問題,以「此有故,彼有;此無故,彼無」的緣起(緣滅)原則面對現實問題,當然接著應該檢視婚姻關係哪裡出問題,並且找出問題根本來解決。如果最後發現已到「因緣滅盡」,自己無法修補的階段,那就遵從「如實正觀世間滅,則不生世間有見」的教導,不當怨婦,也不當恐怖情人。

結語
  「假想觀」有對治令不起執著的效果,所以古德說它是「增益作意[7]」,但畢竟對治的效果是個別、個別的(例如,多數人還是無法將配偶的外遇發自內心地當它是假的),而且還可能產生副作用(例如,佛陀教導不淨觀,結果有60位比丘因修習不淨觀而輕生死亡[8]),也不見得有長效(例如,對配偶的外遇即使第一次能當它是假的,第二次、第三次後,不見得每次都能,或者,第一時間能當成假的,但維持不到隔天)。不起執著的根本之道還要從「如實觀」下手,也就是先知道(承認)有問題,接著才有機會找出問題的根源、尋求有效的解決問題之道而真正解決。
  這裡,在「假想觀」的方法之外,我們提出原始佛教主流教導的「如實觀」供大家參考,但願原始佛教的根本教導不要被遺忘。(2016/10/24 莊春江於 左營/初稿, 2016/11/8 更新)

註解

[1] (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VNkFREcngE
 (ii)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RMy-HirxRQM/
[2] 我們在2016/9/3的一場佛法討論會中作了調查,與會的50多位佛教徒,只有一位表示接受海濤法師這樣的方法。
[3] (i)這是鳩摩羅什的譯本。
  (ii)玄奘法師譯本作:「諸和合所為,如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應作如是觀。」
  (iii)義淨法師譯本作:「一切有為法,如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應作如是觀。」
  (iv)菩提流支法師譯本作:「一切有為法,如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應作如是觀。」
  (v)真諦法師譯本作:「應觀有為法,如暗翳燈幻,露泡夢電雲。」
  (vi)笈多法師譯本作:「星翳燈幻露,泡夢電雲,見如是,此有為者。」
  (vii)Müller校刊的梵文本作:「有為者應該被這麼看:星星、黑暗、燈火、幻術、露水、水泡、夢,以及雷電、雲。」(tārakā timiraṃ dīpo māyā-avaśyāya budbudaṃ svapnaṃ ca vidyud abhraṃ ca evaṃ draṣṭavyaṃ saṃskṛtaṃ)
[4] “Pheṇapiṇḍūpamaṃ rūpaṃ, vedanā bubbuḷūpamā.
  Marīcikūpamā saññā, saṅkhārā kadalūpamā.
  Māyūpamañca viññāṇaṃ, desitādiccabandhunā.
[5]「因為,對得定者來說,這是唯獨想所生的,為現起的僅僅行相(唯一模式)。」(Kevalañhi samādhilābhino upaṭṭhānākāramattaṃ saññajametanti.)
[6] Lokasamudayaṃ kho, kaccāna,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passato yā loke natthitā, sā na hoti. Lokanirodhaṃ kho, kaccāna, yathābhūtaṃ sammappaññāya passato yā loke atthitā, sā na hoti.
[7] (i)「復次,無量是勝解作意,唯真實作意能斷煩惱。復次,無量是增益作意,唯不增益作意能斷煩惱。」《阿毘達磨大毘婆沙論卷第一百六十二》
  (ii)「勝解作意者,謂:修靜慮者隨其所欲,於諸事相增益作意。真實作意者,謂:以自相共相及真如相,如理思惟諸法作意。」《瑜伽師地論卷第十一》
[8] 這個事件《雜阿含809經》、《相應部54相應9經》、《摩訶僧祇律》〈明四波羅夷法之四〉都作了紀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