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93.殺人魔鴦掘利摩羅的得解脫
  有一次,佛陀到憍薩羅國的首都舍衛城遊化,住在城南郊外的祇樹給孤獨園。
  這天,比丘們到舍衛城中乞食,看到許多民眾在波斯匿王的宮外請願,要求國王出兵,緝拿一位名叫鴦掘利摩羅的殺人魔,大家都說他極為兇暴,見人便殺,而且還將被害人的手指骨串起來,掛在自己身上當飾物。
  比丘們乞食回來後,將這件事告訴佛陀。
  佛陀聽了比丘們的轉述,默默地朝鴦掘利摩羅藏身的林裡走去。
  當佛陀越來越接近鴦掘利摩羅藏身的樹林時,沿路上撿柴的、背草的、耕田的、牧牛羊的民眾紛紛警告佛陀,要佛陀不要再向前走了,他們說前面的樹林中,就住著一位危險的殺人魔。佛陀沒在意他們的警告,仍然默默地朝樹林走去。
  鴦掘利摩羅遠遠地看到佛陀一個人獨自走來,心想:
  「太好了!即使是四、五十人成群結伴經過這裡,都還成為我的獵物,人們已經很久不曾像這位沙門一樣,敢獨自經過這裡了,我為何要錯失這個好機會呢?」
  於是,鴦掘利摩羅拿起他的武器,從佛陀的後面追殺過來。但佛陀現了神通力,鴦掘利摩羅追了一陣子後,發現他怎麼老是追不上,心想:
  「怪事!即使奔走中的象、馬、鹿,飛馳中的車乘,我都追得上,但眼前這位以普通步伐走路的沙門,我怎麼盡全力了還追不上。」
  因此,鴦掘利摩羅向佛陀喊道:
  「停下來!沙門!停下來!沙門!」
  「我早已停下來了,鴦掘利摩羅!是你自己停不下來的。」
  「你明明還在走,怎麼說已經停下來了呢!」
  「鴦掘利摩羅!我早已停下傷害一切眾生的惡行了,而你還停不下來,繼續在造殺害眾生的惡業!」
  這時,鴦掘利摩羅心想:
  「我是在做壞事嗎?為何我的老師告訴我,只要能殺滿一千人,將他們的手指頭串成飾鬘掛在身上,死後就能生天?
  眼前這位讓我怎樣追都追不上的人,一定是古書中所描述億劫難遇的如來解脫者了。」
  想到這裡,鴦掘利摩羅趕緊丟掉身上的武器,對佛陀說:
  「世尊!但願允許我跟隨您出家當沙門。」
  佛陀接受了,對他說:
  「來吧,比丘!」
  鴦掘利摩羅就這樣完成了出家的儀式,成為僧團的一份子。
  然而,波斯匿王已經啟動了對鴦掘利摩羅的追緝。這天,國王領著五百兵騎出發,路過祇樹給孤獨園,便獨自入園內向佛陀請益。
  佛陀問國王:
  「大王!你這次率領大軍,又要去攻打那個國家呢?」
  「世尊!我要去緝拿那位殺人魔鴦掘利摩羅。」
  「大王!如果鴦掘利摩羅已經隨我出家為比丘,你會對他怎樣?」
  「世尊!那我只好像對其它比丘一樣,對他禮敬供養了。但這個大惡人沒有絲毫的善念,是不可能出家為比丘的。」
  這時,佛陀舉起右手,指著不遠處樹下的鴦掘利摩羅,告訴波斯匿王:
  「大王!那位就是鴦掘利摩羅。」
  波斯匿王一聽,嚇得全身起疙瘩,僵在那兒。
  佛陀告訴國王,鴦掘利摩羅已經不再是可怕的殺人魔了。
  波斯匿王僵了一會兒,在冷靜下來後,走過去找鴦掘利摩羅,詢問他父母親的名字,證實了他的身分。於是,波斯匿王向鴦掘利摩羅表示,要供養他衣服、飲食、床坐、醫藥等生活用品。然而,鴦掘利摩羅卻對波斯匿王說:
  「大王!我不缺什麼,我有出家人的三件衣服就夠了。」
  波斯匿王深為感動,走回佛陀處,讚歎佛陀不以刀杖,就能降服這樣兇惡的人。
  就這樣,鴦掘利摩羅過著乞食、在幽靜處修學的出家生活。一段時間後,終於證得了解脫,成為阿羅漢。
  有一次,鴦掘利摩羅進城乞食,被人認出他就是過去的那一位殺人魔,城裡的人紛紛奔相走告,許多人都向他丟擲瓦塊、石頭,也有人拿刀追殺他。結果,鴦掘利摩羅被打得頭破血流,身上的衣服也被砍爛了。佛陀看見他這樣狼狽地回來,安慰他說:
  「鴦掘利摩羅!遇到別人打你,你要忍耐啊!因為你現在所受的,是之前所做罪業的報應,那是相當於幾千年的地獄報應呢。」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增壹阿含第三八品第六經》、《中部第八六鴦掘摩經》、《雜阿含第一0七七經》、《別譯雜阿含第一六經》。
  二、鴦掘利摩羅,或譯為央瞿利摩羅、鴦掘魔、鴦掘摩,今依巴利文Angulimaala譯為鴦掘利摩羅。
  三、我們看到鴦掘利摩羅因盲目相信老師的話,而導致邪見堅固的可怕。
  四、為惡如鴦掘利摩羅的殺人魔,都還能在佛陀正見引導下,當生修學得解脫,印證了佛法「當生可證」的特性,同時,也讓我們對「業力」的相對性與複雜性,多一層認識。
  五、即使是解脫的聖者,還不能免除他人貪、瞋、癡施報的業力,但解脫的聖者,由於貪、瞋、癡已斷,縱然有業力的報應而身受苦,也不會讓他起煩惱,更由於後有愛也斷盡了,自不會有下一生的報應問題。
  六、鴦掘利摩羅向佛陀請求出家為比丘,佛陀接受了,對他說:「來吧,比丘!」(原經文作「善來!比丘!」),就完成了出家為比丘的儀式,這與後來需要十位比丘見證的情形不同。佛教出家得具足戒成為比丘的儀式,依時間發展而有不同的形式,如《俱舍論》引毗奈耶毗婆沙師的歸納,第一為「自然得」,這是指佛或辟支佛,無師得具足戒。第二為「見道得」,這是指像憍陳如等五比丘於見道位得具足戒。第三為「善來得」,即依佛說「善來!比丘!」而得戒。第四為「自誓得」,如大迦葉以信受佛為大師而得戒。第五為「善巧酬答所問」,如蘇陀夷聰明過人,年僅七歲能善巧酬問佛陀所問,故雖未滿二十歲,而被允許受具足戒。第六為「敬重得」,如佛陀的姨母大愛道比丘尼聞說八種比丘尊重法而得戒。第七為「遣使得」,這是指女眾想到僧團中受戒,但因故不能成行,有他人代受戒法。第八為「五人得」,即在佛法不昌盛的地區僧眾少,允許五位比丘而非十位見證受具足戒。第九為「十眾得」,即佛法昌盛地區僧眾多,要有至少於十位比丘見證得戒。第十為「三歸得」,係指六十賢聖聞說三歸而得受具足戒(引《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第二六八一頁)。其中,第二「見道得」解說為「憍陳如等五比丘於見道位得具足戒」,應是指佛陀為五比丘初轉法輪,僧團成立的情形,不過,經中說當時只有尊者憍陳如一人證得初果(參考故事第三〈佛陀的初轉法輪〉)。第六「敬重得」解說為佛陀姨母大愛道比丘尼(第一位比丘尼)之出家,是依「八種比丘尊重法而得戒」,然依印順法師之意見,「八敬法」應當不是佛陀時代最初的原貌,最初可能只有「四尊法」(參考《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一九三頁),而第三「善來得」,即為鴦掘利摩羅成為比丘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