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79.舍利弗對昔日老友的關懷
  有一年夏天雨季,佛陀在摩揭陀國首都王舍城北郊的迦蘭陀竹園安居,而尊者舍利弗則在憍薩羅國首都舍衛城南郊的祇樹給孤獨園安居。
  三個月的安居期結束了,有一位比丘從迦蘭陀竹園來祇樹給孤獨園。
  尊者舍利弗知道這位比丘從迦蘭陀竹園來,就向他打聽佛陀與僧眾們的情況,得知大家一切安好。接著,又向他打聽一位住在王舍城的昔日好友,名叫「陀然」的在家婆羅門,得知這位老友一方面仗著國王的權勢,欺壓民眾,一方面又仗著群眾的力量,要脅國王,欺上瞞下,為非作歹。
  於是,尊者舍利弗為了規勸這位昔日老友,就動身前往王舍城。
  陀然婆羅門在家裡看到尊者舍利弗從遠地來訪,十分高興,趕緊為他準備美食。
  然而,尊者舍利弗拒絕了陀然婆羅門的食物,直接質問他是否欺壓民眾,要脅國王。
  陀然婆羅門辯解道:
  「舍利弗!你也知道我是個在家人,有事業要照顧,有父母要供養,有妻兒要養育,有奴婢要照料,有租稅要繳納,還要祭祀諸天、祭拜祖先、布施出家人,以為下一輩子的福分打算。舍利弗!這一切都不能少啊。」
  「陀然!我問你:假如有人為了孝順父母而作惡,因為這樣的緣故,來生下了地獄,能因為孝順父母的理由,而免受地獄之苦嗎?」
  「不能,舍利弗!」
  「同樣地,假如是為了妻兒、奴婢、國王、諸天、祖先、出家人而作惡,因此而下了地獄,能以這些理由而免除地獄之苦嗎?」
  「不能,舍利弗!」
  「陀然!在家人應當合法、合道德地求取錢財,不要為惡求財,這樣才能贏得家人與奴僕的敬重、出家人的好感。有家人與奴僕的敬重、出家人的好感,則更能使自己的德行增長不退。」
  經過了尊者舍利弗這番開導,陀然婆羅門終於坦承,他是為了一位名叫「端正」的情婦,才會欺上瞞下地為惡斂財。於是,陀然婆羅門下定決心,從今以後捨離情婦,改邪歸正,並要歸依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則要陀然歸依佛陀,並且為他說法。
  幾天後,尊者舍利弗就離開王舍城,到一個叫「南山」的地方去了。
  後來,陀然居士患了重病,生命垂危。
  尊者舍利弗得知了這個消息,又從外地趕回王舍城,來探望這位昔日老友。
  陀然居士躺在床上,看見尊者舍利弗來了,想撐起身子來迎接,但被尊者舍利弗制止了。
  詢問過病情後,尊者舍利弗對陀然居士開導道:
  「陀然!地獄與畜生,哪一道比較好?」
  「畜生比較好。」
  「畜生與餓鬼,哪一道比較好?」
  「餓鬼比較好。」
  「餓鬼與人,哪一道比較好?」
  「人比較好。」
  「人與四王天,哪一道比較好?」
  「四王天比較好。」
  「四王天與三十三天,哪一道比較好?」
  「三十三天比較好。」
  「三十三天與焰摩天,哪一道比較好?」
  「焰摩天比較好。」
  「焰摩天與兜率天,哪一道比較好?」
  「兜率天比較好。」
  「兜率天與化樂天,哪一道比較好?」
  「化樂天比較好。」
  「化樂天與他化樂天,哪一道比較好?」
  「他化樂天比較好。」
  「他化樂天與梵天,哪一道比較好?」
  「梵天最好。」
  這時,尊者舍利弗心想,在婆羅門的信仰中,普遍都嚮往梵天界,我不如就為他說往生梵天的修行方法。
  於是,尊者舍利弗說:
  「陀然!有知有見的正覺者世尊,曾經說過『四梵住』的修行方法,只要修習、多修習,命終之後,就能往生梵天界。
  陀然!多聞聖弟子讓自己的心沈浸於慈、悲、喜、捨之中,並且將之由近而遠地無限擴充,直到遍及於一切,這就是修往生梵天界的方法。」
  尊者舍利弗說完法後,就離開王舍城,到迦蘭陀竹園去見佛陀。
  陀然居士照著「四梵住」的方法修,就在尊者舍利弗到達迦蘭陀竹園前,捨離了欲貪,往生於梵天之中。
  尊者舍利弗拜見了佛陀,將老友陀然居士的事稟告了。
  佛陀說:
  「舍利弗!你為什麼不繼續教導陀然比梵天更究竟的法就離開了呢?如果教他更究竟的,陀然應當也能成就的。」
  「世尊!因為我想婆羅門們都喜歡梵天,以梵天為尊貴,以往生梵天為究竟,所以,世尊!我才這樣做。」
  「但是,舍利弗!陀然已經去世了,往生於梵天之中。」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中阿含第二七梵志陀然經》、《中部第九七陀然經》。
  二、從這個故事,我們看到解脫阿羅漢的尊者舍利弗,如此關懷昔日老友,規勸老友、教導老友,實在有菩薩的風範。
  三、依《中阿含第二七梵志陀然經》,佛陀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結夏安居時,尊者舍利弗在舍衛城祇樹給孤獨園,但《中部第九七陀然經》則作「南山」,卻不確定是何處的南山。若依《中阿含第二七梵志陀然經》,尊者舍利弗從舍衛城到王舍城來看老友陀然,應當要走好幾個月吧。
  四、故事末後,佛陀質疑尊者舍利弗不為陀然說超越梵天的法門,這可能是尊者舍利弗一生中,佛陀對他僅有的微詞。往生梵天很不容易,但以佛法來說,卻差究竟的解脫甚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