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54.藝人塔羅布吒的悲泣
  有一次,佛陀到摩揭陀國遊化,住在王舍城北方的迦蘭陀竹園精舍。
  這天,迦蘭陀竹園精舍來了一位當時著名的歌舞團團主,名叫塔羅布吒。
  塔羅布吒禮見佛陀後,問佛陀說:
  「瞿曇!過去,我曾經聽我們演藝界歷代的前輩耆老們說:
  『如果藝人在大眾面前,能賣力地作歌舞戲劇表演,娛樂大眾,讓大眾開懷歡笑,那麼,以這樣的因緣,藝人死後就可以生在歡喜天中。』
  對這樣的說法,瞿曇!您說對嗎?」
  「團主!我們不要談這件事,不要問我對這件事的看法。」佛陀回答道。
  可是,塔羅布吒團主還是不死心,接連問了三次,佛陀只好說了:
  「讓我來問你,你就依你的想法照實回答。
  以前,世上還沒有解脫者,人人都還未離貪、瞋、癡,也不知道要離貪、瞋、癡,都還在貪、瞋、癡的束縛中,藝人的歌舞戲劇表演,內容也不離貪、瞋、癡,這樣才能投其所好,吸引大家來觀賞。當大家看藝人表演,放縱開懷時,豈不是強化了大家的貪、瞋、癡,讓大家更被貪、瞋、癡束縛了嗎?
  團主!這就像一個人雙手被麻繩反綁在背後,又有人存心要為難他,讓他更加痛苦,還不停地在麻繩上澆水,麻繩一吸水就膨脹,繩結就更緊,這麼一來,豈不是讓那人被綁得更緊、更痛苦嗎?」
  「是啊,瞿曇!」
  「團主!所以還不能離貪、瞋、癡束縛的眾生,再經歌舞戲曲的刺激,豈不是更增加他的貪、瞋、癡束縛嗎?」
  經佛陀這麼清楚的解說,和有力的譬喻,藝人塔羅布吒團主的心情直往下沈,但佛陀說的都是實情,也不得不回答佛陀說:
  「實在是這樣啊,瞿曇!藝人們的歌舞戲劇表演,讓大眾開懷歡笑的同時,也刺激了眾生貪、瞋、癡的增長,更強化貪、瞋、癡對眾生的束縛力量。」
  「所以,團主!你們歷代演藝界的前輩耆老們說,藝人作歌舞戲劇表演,娛樂大眾,讓大眾開懷歡笑,以這樣的因緣,死後可以生在歡喜天,這樣的觀點,是錯誤的邪見!老實說,持邪見的人,死後只有墮入地獄或畜生兩種惡道的分,哪裡還能升天呢!」
  聽佛陀說到這裡,藝人塔羅布吒團主,終於難忍心中的悲哀,悲泣流淚了!
  佛陀看到這樣的結果,也莫可奈何,只能抱歉地說:
  「團主!我剛才再三地不要你談這個問題,就是怕刺傷了你啊!」
  「瞿曇!我不是因為您這樣說而悲泣,我是為自己長久以來的愚癡,被歷代演藝界前輩耆老們迷惑欺騙而哭泣。現在,我要質疑:藝人怎能靠歌舞娛樂眾生而生天呢?瞿曇!從今天起,我不再從事惡不善業的演藝行業了,我要歸依佛、歸依法、歸依僧伽。」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雜阿含第九0七經》、《相應部第四二相應第二經》、《別譯雜阿含第一二二經》。
  二、歌舞團主「塔羅布吒」,是位藝人出身的娛樂事業經營者,《雜阿含第九0七經》作「遮羅周羅那羅」,而註解中引巴利本作「塔羅布吒」。《相應部第四二相應第二經》元亨寺中譯本作「多羅弗多」,但經題作「布吒」,《別譯雜阿含第一二二經》作「動髮」。或許這是譯音、義譯之不同,也或許是傳說人物的變化,但故事的實質內容,三個版本並無大的差異。今以簡短好讀之故,而取「塔羅布吒」之說。
  三、故事的結尾,《相應部第四二相應第二經》說塔羅布吒隨即出家、受戒,隨佛陀修學,不久,就證得了阿羅漢果。
  四、從這個故事知道,歌、舞、音樂、戲劇等娛樂事業,是與佛法不相應的,也是「八關齋戒」中的戒條之一。其原理,是因為這些娛樂刺激,會增強人們的貪、瞋、癡,與佛法的修學相悖的緣故。所以,在家佛弟子應當不要從事這個行業,更不用說是出家人了。
  五、如果有人說,歌、舞、音樂、戲劇等演藝,是自娛娛人,能帶給人們歡笑,是有貢獻的,會有好的福報,這樣的觀點,就是邪見了。邪見比錯誤的行為影響更深遠,因為邪見者不知道自己所做是錯的,就沒機會改正,會一直錯下去的,所以經中都說,邪見者墮地獄、畜生二途。
  六、與這個故事類似的,還有《雜阿含第九0八經》、《相應部第四二相應第三經》、《別譯雜阿含第一二三經》的破斥戰士奮勇作殊死鬥,死後得以因此生天的邪見。佛陀以在麻繩上澆水,能使麻繩更緊,來比喻帶著貪、瞋、癡的歌舞戲劇表演,只會強化貪、瞋、癡對眾生的束縛。同理類推,想以任何帶著貪、瞋、癡之事,來止息貪、瞋、癡,可以說都是邪見妄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