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48.逐層突破的觀空法
      ──小空經的觀法
  有一次,佛陀住在憍薩羅國首都舍衛城的鹿母講堂。
  這天,尊者阿難在傍晚結束禪坐,來見佛陀,問佛陀說:
  「世尊!記得有一次,您在釋迦族人的那竭羅迦城教導我說:『阿難!我常安住於空觀之中。』世尊!不知道我有沒有聽錯或記錯呢?」
  「阿難!你沒聽錯,也沒記錯。我從過去以來,常安住於空觀之中。阿難!譬如在這鹿母講堂之中,空無象、馬、牛、羊、穀米、金銀、奴婢、男女之聚集,而呈現不空的,只有比丘眾。這樣,阿難!這裡沒有的,就是空,而還留有的,則知道這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就像一位比丘,不想村落的種種,不想人群的種種,只念著遠離塵囂的無事森林,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森林想的觀想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村落想,空於人群想,而不空於僅有的森林想,他不會有來自村落與人群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觀想森林的干擾。這樣,他將不存在的村落想與人群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的森林觀想,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再來,阿難!比丘不想人群的種種,不想無事的森林 ,只念著平整的大地,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大地想的觀想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人群想,空於森林想,而不空於僅有的大地想,他不會有來自人群與森林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觀想大地的干擾。這樣,他將不存在的人群想與森林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的大地觀想,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再來,阿難!比丘不想無事的森林,不想大地,只念著空無邊處,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空無邊處的觀想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森林想,空於大地想,而不空於僅有的空無邊處想,他不會有來自森林與大地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觀想空無邊處的干擾。這樣,他將不存在的森林想與大地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的空無邊處觀想,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再來,阿難!比丘不想大地,不想空無邊處,只念著識無邊處,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識無邊處的觀想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大地想,空於空無邊處想,而不空於僅有的識無邊處想,他不會有來自大地與空無邊處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觀想識無邊處的干擾。這樣,他將不存在的大地想與空無邊處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的識無邊處觀想,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再來,阿難!比丘不想空無邊處,不想識無邊處,只念著無所有處,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無所有處的觀想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空無邊處想,空於識無邊處想,而不空於僅有的無所有處想,他不會有來自空無邊處與識無邊處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觀想無所有處的干擾。這樣,他將不存在的空無邊處想與識無邊處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的無所有處觀想,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再來,阿難!比丘不想識無邊處,不想無所有處,只念著非想非非想處,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非想非非想處的觀想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識無邊處想,空於無所有處想,而不空於僅有的非想非非想處想,他不會有來自識無邊處與無所有處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觀想非想非非想處的干擾。這樣,他將不存在的識無邊處想與無所有處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的非想非非想處觀想,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再來,阿難!比丘不想無所有處,不想非想非非想處,只念著無想心定,他以自信、穩固、堅定之心,進入了無想心定中,他知道,此時在他的念頭中,空於無所有處想,空於非想非非想處想,而不空於僅有的無想心定,他不會有來自無所有處與非想非非想處之想的任何干擾,有的只是還與依於身體的六根相聯繫著,以及還活著的生命。這樣,他將不存在的無所有處想與非想非非想處想視之為空,還留有生理的六根與生命,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這時,他這樣想:此無想心定是有為的,是觀想的產物,是無常的滅盡之法,所以,這不是我應該樂著、期求與安住的。當他有這樣的知見時,他的心就能從貪欲的煩惱、生命的煩惱、無明的煩惱中解脫出來,然後得證:我的生死已到了盡頭,清淨的修行已經確立,該作的都已完成,自己知道不會再有下一生了。
  這樣,他知道自己已空於貪欲、生命、無明煩惱之想,而不空於僅有的生理六根與生命;他不會有來自貪欲、生命、無明的煩惱干擾,有的只是因生理六根與生命的干擾。他將不存在的貪欲、生命、無明煩惱視之為空,還留有生理的六根與生命,則知道那還是有的。阿難!這就是真實、不顛倒、純淨的空觀。」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中阿含第一九0小空經》、《中部第一二一空小經》。
  二、鹿母講堂,《中阿含第一九0小空經》作「鹿子母堂」,也稱為「東園講堂」。「鹿母」或「鹿子母」,是一位在家女佛弟子的名字,又叫「毗舍佉」。她原為鴦伽國的富家女,常行布施。後來嫁到舍衛城來,更捐出她的嫁妝,興建規模宏大的講堂,「佛不僅聽許之,且令目犍連監督工事,經九月而成,稱之為東園精舍」(參考《中華佛教百科全書》第四0七九頁)。
  三、小空經(或稱為空小經)的觀法,是以較輕微、較少干擾的觀想,取代較粗重、較大干擾的觀想。如故事中,森林較之村落與人群,前者顯然是比後者平靜的,所以就以前者來取代後者。之後,再以更專注的地遍處之觀想,來取代森林想,然後依次是空無邊處、識無邊處、無所有處、非想非非想處(《中阿含第一九0小空經》缺這一部分,可能與非想非非想處的定力太深,起不了觀慧的說法有關)、無想心定逐層取代,最後在無想心定處契入無常、緣起,得到突破而解脫。
  四、從地遍處的觀想到無想心定,都是禪定的修習法門,最後契入解脫的,是無常、緣起(無我)的體悟,而不是導入禪定的觀想,也不是定力,當然,也非只有從無想心定才能觀無常與緣起而得解脫。(參看故事第二〈佛陀的修學歷程〉按語六)
  五、以較輕微、較少干擾的觀想,取代較粗重、較大干擾的觀想,這種方式是一個很實用的方法,在日常生活上也可應用,並不限於禪定的進階修習。例如,上班時處理許多繁擾的事,若下了班還受其餘勢影響,可以藉由傾聽一段柔和的音樂,來取代上班繁擾的心境。等心境平和些了,讀得下佛法的書了,在讀書時,先前柔和的音樂,相對來說,又顯得粗重而必須停止了。這樣,層層取代,心境就容易得到止靜。心境的改變是如此,一個不良慣習的改正,也可以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