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36.優填那王的讚歎
     ──性慾的降服方法
  有一次,尊者賓陀羅婆羅陀闍在婆磋國遊化,住在首府拘睒彌城東南瞿師羅富家長者所布施的林園中。
  一天,婆磋國優填那王來尊者賓陀羅的住處拜訪,看到瞿師羅園中,有許多剛出家的年輕比丘,跟隨著尊者修學,就好奇的問:
  「婆羅陀闍!為什麼這些充滿青春活力、慾望正強的年少比丘,能夠來此而安於離欲的出家生活,而且準備一輩子都過這樣的生活呢?」
  「大王!佛陀這樣教導我們:
  『比丘們!當看見像自己母親那樣年齡的女人,應當將她想成是自己的母親;當看見像自己姊妹那樣年齡的女人,應當將她想成是自己的姊妹;當看見像自己女兒那樣年齡的女人,應當將她想成是自己的女兒。』
  大王!這就是為什麼這些充滿青春活力、慾望正強的年少比丘,能夠在這裡安於離欲出家生活的原因了。」
  「但是,婆羅陀闍!如果將所看到的女人想成是自己的母親、姊妹、女兒,還是起了慾念,對這樣的人,有更好的方法嗎?」
  「有啊,大王!佛陀這樣教導我們:
  『比丘們!應當從腳掌以上,頭髮以下,從裡到外,觀想身體的每一部分,都充滿著血、肉、黏汁、排泄物等等噁心不淨之物,沒有任何部分是潔淨漂亮的。』
  大王!這樣,就能讓比丘們安於過離欲的出家生活了。」
  「但是,婆羅陀闍!如果一位還不能從自己身體、戒律、心念、智慧開展出修行的人,雖然修了不淨觀,但對某些部分還是會冒出淨想而生起慾念,對這樣的人,有更好的方法嗎?」
  「有啊,大王!佛陀這樣教導我們:
  『比丘們!應當守護六根等感官,約束自己的心念:當看見東西時,不要執取所見的影像,不讓它印在心中長久不去,更不要挑好看的看,因為,如果對看東西這件事不予以約束調伏,那麼,就會遭到貪愛、憂愁、苦惱等惡法的侵襲。其他的耳聽、鼻聞、舌嚐、身觸,意識等感官作用也一樣。
  大王!這樣,就能讓比丘們安於過離欲的出家生活了。」
  優填那王聽到這兒,深有共鳴,讚歎說:
  「善哉!善哉!尊者婆羅陀闍!這是多麼善巧的說法啊!讓年輕比丘們安於離欲的出家生活。尤其是依戒律、威儀來守護諸根,我就有所體驗。有時,我沒有守護好自己的身、口、意,沒有提起覺察的正念,沒有守護諸根就到後宮去,結果,就會惹起許多麻煩與煩惱。但當我能守護好自己的身、口、意,能提起覺察的正念,能守護諸根而入後宮時,就不會惹出麻煩與煩惱來。在後宮都不會惹煩惱而導致身心煎熬的痛苦了,更何況是過著出家的清幽生活呢!因此,我確信這樣的方法,能成功地讓這些剛出家的年少比丘,安於離欲的出家生活。」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相應部第三五相應第一二七經》、《雜阿含第一一六五經》。
  二、婆磋國為佛陀時代的一個小國,位置接近恆河的中上游。優填那王為當時婆磋國的國王,又譯為優陀延那,但其事蹟不詳。
  三、將所看到的女人想成是自己的母親、姊妹、女兒,來防止慾念,這是對男眾來說的。同理,對女眾來說,就是將男人想成是自己的父親、兄弟、兒子。這是一種以同理心來昇華,以調伏慾念的。如果昇華不成,就要進入更猛利的不淨觀,如果不淨觀也失效,就得從外在戒律的強制,以及內心覺察的正念雙管齊下,由我們資訊的進入門戶──感官作用時下手了,這種方法,也稱為「六觸入處律儀」(參考故事第九二〈縈髮目揵連的參訪〉)。
  四、生死流轉的關鍵,是我執、我愛。而男女之間的欲,當然是貪愛的一種,不過也有生理本能的成分,不必然都是罪惡。雖說如此,但一般人在「我」、「我所」的交織中,卻會是佛法修學的障礙(參考印順法師《華雨集(五)》第二四九至二五四頁),所以,在佛陀所制訂的出家戒律中,完全禁止了淫欲,自有其考量與正面功能,即使一般的在家人,如果在這方面沒有正常而合理的處置,也會惹來很多麻煩,貴為一國之君,大權在握的優填那王,也沒能例外。
  五、《雜阿含第四九三經》說,比丘在獨修時,常要以想像完美異性之「淨相」,看看自己還會不會生起性慾,來作自我考驗。如果通不過這樣的自我測驗,那就不能,也不敢自稱自己已經離了五欲。原來,離欲就像逆水行舟,稍一倦怠與疏忽,便要倒退了,非得時時警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