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13.佛陀普渡眾生了嗎?
  有一次,佛陀在摩揭陀國那爛陀地方遊化,住在那羅村一位賣衣人家的芒果園中。
  當地有一位村長,因為他家世襲以鍛造刀子為生,家族就以「刀師」為姓。
  這天,這位刀師村長去見他的老師尼乾子,尼乾子對他說:
  「你會不會以一種兩難的詭辯術,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老師!有什麼兩難的詭辯術,可以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你先問沙門瞿曇,看他是不是要普渡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讚歎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人。
  如果他回答『不』,那就嘲笑他跟平凡的愚夫沒什麼不同。
  如果他回答『是』,那就質疑他,為何只對一些人說法,不對一切眾生說法。
  這樣的兩難詭辯術,就可以論敗沙門瞿曇,讓他啞口無言。」
  刀師村長受了尼乾子的慫恿,就到芒果園見佛陀,想用尼乾子所教的那一套來問難佛陀。
  刀師村長說:
  「瞿曇!你不是要普渡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讚歎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嗎?」
  「村長!長久以來,如來一向是慈悲利益一切眾生,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也常常讚歎能讓一切眾生得利益安樂的人。」
  「瞿曇!如果這樣,那為何如來不對眾生一視同仁地說法,只對某些人詳盡地說法,而對其他人卻不詳盡地說法呢?」
  「村長!讓我來問你,請你照實回答。
  譬如,有人擁有三塊田,第一塊很肥沃,第二塊中等,第三塊很貧瘠又帶有鹽分,村長!你說田主人會先選哪塊田播種?」
  「那當然是選最肥沃的那塊先播種耕作囉,瞿曇!」
  「然後呢?村長!」
  「然後再選中等的那塊,瞿曇!」
  「最後呢?村長!」
  「最後剩下來的種子,才考慮去播種最貧瘠的那塊,或者根本就放棄那塊最貧瘠的不播種,將剩下來的種子拿去餵牛。」
  「為何要這樣做呢?」
  「這樣才不會浪費種子,將來的收成也會比較好啊!」
  「村長!我也是這樣。那些傾生命的全部投入,跟隨我出家修學的比丘、比丘尼們,就像是那最肥沃的田地,所以,我樂意常常為他們說全然純正的善法,同時也以我一生清淨修行的身教,展現出來教化他們。為什麼我會這樣全心全力地教導他們呢?因為他們聽了我的教說後,會以我的教說為安住處,為依靠的島嶼,為保護,為庇蔭,為歸依,他們能常常這樣地自我反省,自我勉勵:
  『世尊教導我的,我都要憶持實踐,使自己能得到利益安樂。』
  村長!而我的在家弟子:優婆塞、優婆夷們,就像那塊中等的田地,我也樂意常常為他們說純正的善法,展現我清淨修行的身教,而他們也會依循我的教導,努力修學,使自己能得到利益安樂。
  村長!那些像尼乾子之輩的外道異學,就像那塊含鹽分的貧瘠田地,我也樂意為他們說純正的善法,展現我清淨修行的身教,他們能聽進去多少,就算多少,即使只聽進去一句法,也能享有一句法的利益安樂。」
  「好奇特喔,世尊!用這麼善巧的三種田作譬喻解說。」
  「村長!讓我再打個比方:譬如有三個水瓶,第一個水瓶完好無缺,也沒有漏水裂縫,第二個水瓶外觀完好,但有漏水裂縫,第三個水瓶不僅有漏水裂縫,還有缺損,村長!你想人們會先使用哪個水瓶來裝水?」
  「瞿曇!當然是先用那個完好無缺,也不會漏水的水瓶了。」
  「然後呢?」
  「瞿曇!然後再用那個外觀無缺陷,但有裂縫的水瓶。」
  「如果兩個瓶子都已經裝滿了,還有剩餘的水,怎麼辦?」
  「那只好拿那個有缺損的破瓶子來裝了,或許還能短暫儲存,作小小的用途,也或許根本不使用它,將剩餘的水拿來洗碗盤。」
  「村長!那完好無缺,也沒有裂縫的水瓶,就像我比丘、比丘尼出家弟子們,那稍有裂縫的水瓶,就像我優婆塞、優婆夷在家弟子們,而那破損的瓶子,就像尼乾子之輩的外道異學。」
  佛陀輕易地就連舉兩個貼切的例子,論破了尼乾子自以為萬無一失的兩難論,聽得刀師村長大為恐怖,毛骨悚然,趕快頂禮佛足,懺悔說:
  「世尊!我是那麼地愚癡,不辨是非,竟然在世尊面前胡言妄語。」

按語:
  一、本則故事取材自《雜阿含第九一五經》、《別譯雜阿含第一三0經》、《相應部第四二相應第七經》。
  二、佛陀普渡眾生了嗎?那也要看眾生是否有被渡的條件,這是相對的。佛陀當然會先在良田播種上用心,先選用完好不漏水的瓶子。
  三、印順法師在《成佛之道》〈聞法趣入〉章中說:「如器受於水,如地植於種,應離三種失,諦聽善思念。」雖不清楚法師此段說法的出處,但與本則故事中佛陀的譬喻,其意涵上是那麼的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