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經故事選(共106則,紙本742頁) 莊春江 編著 (不同意被抄襲或營利性引用)

002.佛陀的修學歷程
一、出家
  有一次,佛陀在憍薩羅國首都舍衛城南郊的祇樹給孤獨園,告訴比丘們說:
  「比丘們!從前,在我還未出家時,過著極優渥與高雅的生活。我的父王為我建了春宮、夏宮、冬宮,那裡有著幽雅的環境,各種美食,各種高級服飾用品任我享用,還有詩人、藝妓相伴,讓我足不出戶也不會覺得孤單。
  縱然過著那樣富裕的生活,但還是時常讓我想起,從前到宮外出遊時所看到老、病、死的恐怖與噁心景象,想到自己也會老、病、死,不禁生起想要脫離之心。
  終於,有一天,我下了決心要解決人生老、病、死的大問題。在家人不捨的悲傷哭泣下,我剃除了鬚髮,穿上袈裟,離開王宮,開始了我的出家修道生活。那年,我二十九歲,正值充滿青春活力的年紀。」
二、修定
  「比丘們!出家後,我清淨地守護著自己的身、口、意,首先來到大家尊稱為『仙人』的阿羅羅迦摩羅處修學。阿羅羅告訴我,他已修得了超越『一切識處』的『無所有處』禪定境界。我心想,阿羅羅能,我也能。於是精進修行,過了不久,我也體證了『無所有處』的境界。阿羅羅知道了,對我極為恭敬,與我平起平坐,且邀請我與他一同領眾弘法。然而,我心知『無所有處』之境界,仍不離情愛,不得解脫涅槃。所以,帶著對這種修行法的不滿意與失望,我離開了。
  接著,我來到鬱陀羅摩羅子處修學。鬱陀羅告訴我,他已修得了超越『無所有處』的『非想非非想』禪定境界。我心想,鬱陀羅能,我也能。於是精進修行,過了不久,我也體證了『非想非非想』的境界。鬱陀羅知道了,也對我極為恭敬,與我平起平坐,且邀請我與他一同領眾弘法。然而,我心知『非想非非想』之境界,仍不離情愛,不得解脫涅槃。所以,帶著對這種修行法的不滿意與失望,我再度離開了。」
三、各種苦行
  「我繼續在摩揭陀國境內尋尋覓覓,後來,來到靠近鬱卑羅地方的西那尼加碼村附近,發現了一處適合禪修的清淨林地,就留下來強練『閉氣禪』,想從中得到解脫涅槃。然而,縱然以我強大的毅力持續修練,但因極度強忍閉氣,造成身體強烈的頭痛、腹痛與灼熱感等,種種的身體痛苦與疲憊,使得身體過度負荷而得不到平靜。
  之後,我又嘗試了裸體、持守各種飲食禁忌、以樹皮羽毛等各種奇怪東西當衣服、常站不坐、常蹲不站、以棘刺與鐵釘為床、一晚三浴、倒立而行、將身體吊離地面、受烈日曝曬、冬天坐冰塊、泡水、禁語等,種種常人難忍的奇怪苦行;長年不洗澡,讓身上積滿污垢,甚至於長出青苔的污穢行;小心每一個步伐,在乎每一滴水,以免傷害小蟲的謹慎行;離群索居的孤獨行;吃牛的糞便,吃自己糞尿的不淨行;住令人毛骨悚然的棄屍墓地,撿拾屍體殘骸為床,任人在身上吐痰、小便;又經歷了日食一粒麻、一粒米、一棗果的少食,以致於瘦弱到皮包骨而兩眼深陷,頭皮皺縮,手一放到肚皮上,就能摸到脊椎,身上的毛一摸就掉下來了,連小個便都會因體力不支而倒栽蔥。
  這樣的修行,整整持續了六年。」
四、放棄苦行重返禪修
  「我心想,這六年來我所修的苦行,是沒有人能比的,但依然不能讓我超越常人,這不是聖者之道。那麼,要達成正覺,應該還有其它方法吧!
  於是
,想起了從前我還是王子時,在樹下體驗到的初禪離欲、離不善法之喜與樂。既然都已離欲、離惡不善法,那應當是通往正覺之路,我為什麼要害怕,而避之唯恐不及地去修苦行呢?我不再害怕與排斥了。但以目前這樣虛弱的身體,實在不能再進入初禪,我應當先吃些食物,讓體力恢復過來才行。
  當我開始接受食物時,當初伴我出家修行的五比丘,認為我已經半途而廢,放棄修道而墮落了,所以對我感到厭惡與鄙視。
  恢復體力後,我看到一位名叫吉祥的人正在割草,於是,向他要了些草,到尼連禪河畔一棵菩提樹下鋪座禪修,並且下定決心,不得解脫涅槃,絕不離開。就這樣,我進入了一連七天的禪修。」
五、體證解脫的那一夜
  「在持續的禪修中,我進入了初禪,再繼續經第二禪、第三禪,進入第四禪。就在第七天的初夜,我以第四禪的定力,憶起了我長遠以來的過去生,每一生中的種種生活細節,而證得了宿命通的第一智。
  到了中夜,再以第四禪的定力,通達了天眼神通,而能知曉眾生的各種業力,看見眾生死後依怎樣的業力往生何處,證得了生死神通的第二智。
  到了後夜,想起未出家以來就存在心裡的問題,亦即這生、老、病、死的流轉,實在讓此世間進入了極大的苦惱,怎樣才能脫離這老與死的苦難呢?於是,又以第四禪的定力正思惟,生起具突破性的無間慧,了悟到老與死是因為生;有;取;愛;受;觸;六入;名色;識等層層因緣,在當下身心活動的觀察下,由識而返,亦即了悟到識也不離身心,識又緣於名色。我在這樣的正思惟中,覺了其中環環相扣的『流轉』面,關鍵就在問題根源的『集』,這樣的體證,讓我生起『眼、智、慧、明、光』的正覺,這是我前所未聞的無師自悟。
  接著,我又正思惟,生起具突破性的無間慧,了悟到生滅了,老與死才能滅;有;取;愛;受;觸;六入;名色;識滅了,名色才能滅,這樣,全部的苦迫才息滅。我在這樣的正思惟中,覺了其中環環相扣的『還滅』面,讓我生起『眼、智、慧、明、光』的正覺,這又是我前所未聞的無師自悟。
  這樣的正思惟觀察,讓我發現了歷來諸佛走到正覺的古道!古道的內容是什麼呢?就是從『正見』到『正定』的『八正道』。追隨著這古道而修,就能如實知『老死……等』;知其『集』;『滅』;『滅之道跡』,亦即如實知眾生苦迫的流轉,苦迫流轉的原因何在,應當用什麼方法滅除,而能斬斷流轉生死的貪愛與無明,證得了滅盡煩惱的第三智,而成就了解脫生死的涅槃正覺。」

按語:
  一、本則故事第一段取材自《中阿含第一一七柔軟經》、《增支部第三集第三八經》,《長阿含第一大本經》、《長部第一四大本經》,《中阿含第二0四羅摩經》、《中部第二六聖求經》。
  第二段取材自《中阿含第二0四羅摩經》、《中部第二六聖求經》,《中部第三六薩遮迦大經》。
  第三段取材自《中部第一二師子吼大經》、《增壹阿含第三一品第八經》,《中部第三六薩遮迦大經》。
  第四段取材自《中部第三六薩遮迦大經》,《增壹阿含第三一品第八經》,《中阿含第二0四羅摩經》,《雜阿含第三六九經》、《雜阿含第三七0經》。
  第五段取材自《中部第四怖駭經》、《增壹阿含第三一品第一經》,《中阿含第一五七黃蘆園經》、《增支部第八集第一一經》,《相應部第一二相應第六五經》、《雜阿含第二八七經》,《相應部第一二相應第一0經》、《雜阿含第二八五經》,《雜阿含第二八六經》,《相應部第一二相應第四經》、《雜阿含第三六六經》,《雜阿含第三六九經》、《雜阿含第三七0經》,《長阿含第一大本經》、《長部第一四大本經》。
  二、本則故事是從好幾部經文中拼成的,這僅是佛陀從二十九歲出家,到三十五歲正覺解脫的片段與略記。至於涵蓋佛陀一生的完整傳記,在《阿含經》中還不曾發現。依印順法師的意見,完整佛陀傳記的編成,其時間並不會太早(《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第三五七頁)。或許,佛陀時代或早期的佛弟子,對佛陀傳的需求,並不是那麼的強烈吧。
  三、佛陀的修學歷程,不論對佛法精髓與特色的認識,或是修行方法的抉擇,都會很有助益,是每一位學佛者都應該深入瞭解的。
  四、「非想非非想定」,是當時印度修定的最高層次,其次,依序為「無所有定」、「識無邊定」、「空無邊定」、「第四禪定」、「第三禪定」、「第二禪定」、「初禪定」等八種。這八種定力,要依序深入,無法跳越。
  五、《雜阿含經》中,多將「八正道」中「正定」的內容,解說為是從「初禪」到「第四禪」的「四禪」,可以說是特別重視這四種禪定的,這或許跟佛陀由「第四禪」開發神通,繼而觀緣起得解脫涅槃的修學經驗有關吧!
  六、得解脫涅槃,一定要有「第四禪」的定力嗎?反之,得「第四禪」定力的修行者,必能因此定力而得解脫涅槃嗎?後者,從最初佛陀的修定,以及他那兩位修定老師都沒有解脫的事實,很容易就能分辨了。前者,無師而自悟的佛陀,是依這個模式成就的,但佛陀後來的教導,從經典文獻來看,倒不一定如此,如《中阿含第二0五 五下分結經》、《中部第五二八城經》、《增支部第九集第三三經》、《增支部第九集第三六經》都說,從「初禪」到「無所有」的定力,都有機會契入解脫慧,這就是後來論典中所說的「七依定」(參閱故事第八九〈須深盜法〉按語四)。這或許是「無師自悟」的佛陀,與「聽聞佛法」聲聞阿羅漢的差別之一吧!
  七、佛陀從老死苦迫開始作正思惟觀察,這即是緣起法的「此有故彼有」。但到底觀察的內容如何?經典的記載並不一致。如《雜阿含第二八五經》、《雜阿含第二八六經》、《雜阿含第三六六經》等三經,同為從「老死」經「生、有、取」,觀察到「愛」的五支。《雜阿含第二八七經》說「齊識而還」,但後半段又說到「無明」,前後有十支與十二支的矛盾,而與之相當的《相應部第一二相應第六五經》,主要為從「老死」觀察到「識」的十支,但最後又說到「行」,也顯得突兀。《相應部第一二相應第一0經》、《長阿含第一大本經》、《雜阿含第三七0經》都從「老死」說到「無明」,為十二支說。《長部第一四大本經》則說老死到識的十支。如果認為十二支中的「無明」與「行」,是指前世的部分,則以佛陀在當天的初夜與中夜,已由第四禪定力開發出宿命與天眼神通力,能觀完整的十二支,也說得通。如果從生死流轉的「集諦」──「愛」來看,五支的觀察已具備契入解脫的可能,如果從現實認識經驗與生理組成來看,「緣起的觀察,到達『識』,已不能再進一步,不妨到此為止。」「從無限生死來說,無明的覆蔽,愛的繫著,確是生死主因。解脫生死,也唯有從離無明與離愛去達到。我以為,十二緣起支,是受此說影響的。在緣起支中,愛已序列在受與取的中間,所以以行──身口意行(與愛俱的身語意行)來代替愛,成為十二支說。說到『此識身』以前,是三世因果說。以三世因果說緣起,應該是合於當時解脫生死的時代思想的。」(印順法師《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與開展》第二三九至二四0頁)從以上的引述來看,或許「齊識而還」的十支說,有較高的可能性吧。
  八、經典中關於緣起內容的各種不同支數說明,印順法師在其《唯識學探源》〈緣起的解釋〉中,有詳細的引述與討論可以參考。其中,「詳細的並沒有增加,簡略的也並無欠缺」一句,應為該篇論述的精義。
  九、作「緣起的逆順觀察」所得到的重要證悟,就是「苦、集、滅、道」的「四聖諦」了,此點在《相應部第一二相應第六五經》中有最清晰的描述。而《中部第四怖駭經》、《中部第三六薩遮迦大經》與《中阿含第一五七黃蘆園經》,甚且略去「緣起的逆順觀察」一段,只略說由「四聖諦」而得滅盡煩惱的第三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