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辭典線上查詢

您所查詢的「」:

1.確的(sammā),如「見」、「觀察」。2.徹底的;完全地(sammā),如「覺」、「心解脫」。3.不偏不倚的,如「日中食」、「無間等」。4.即使,如「使放逸」。

向:

確的修行」的意思,即「依真理而修行」,「」是「確的」,「向」是「修行」的意思。全句作「善向、向、直向、誠向」,另譯作「善向、向、直向、等向」,相當的南傳經文作「依善而行、依直而行、依真理而行、如法而行」。

志:

sammāsaṅkappa:確的意向,另譯為「思惟、等治、治」。(反義詞「邪志、邪思」)

見:

sammādiṭṭhi:確的見解,另譯作「等見」。(反義詞「邪見」)

受:

音譯「三摩鉢底」(samāpatti),另義譯為「等至」,字面上的意思,「三摩」(samā)是「」,即「確地」,「鉢底」(patti)是「獲得;得達;到達;達到」,合起來是指1.進入初禪以上(根本定)之定境,故另譯為「定現前」。2.單存地指「達成;達到;進入」,如「初禪受」、「隨意受」。

命:

sammā-ājīva:確的生計;當的經濟生活,另譯作「等命」。

定:

sammāsamādhi:確的定,另譯作「等定、等三昧」,參看「定」。(反義詞「邪定」)

念:

sammāsati:確的專注,另譯作「等念」。(反義詞「邪念」)

度:

通往道的渡口。

脫:

確地解脫。(反義詞「邪解脫」)

智:

sammāñāṇa:確地了知。(反義詞「邪智」)

業:

sammākammanta:確的行為,另譯作「等行」。(反義詞「邪業」)

語:

sammāvācā:確適當的用語,另譯作「等語」。(反義詞「邪語」)

說:

確之說。

慧:

確之慧。

觀:

確的觀察與思惟;確的看法,參看「觀」。(相關詞「觀者」)

官名。

知:

缺乏清楚的辨別理解,相當的南傳經文亦同。

斷:

catūsu sammappadhāna,另譯為「四勤、四意斷」,四種確的勤奮,即「自己已有之善勤奮維護使之增長(修斷),自己未有之善勤奮修習使之生起(隨護斷),自己已有的惡勤奮斷除(斷斷),自己未有的惡勤奮自制使之沒機會生起(律儀斷)」。

住者:

即「永存不變者」,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堅固的」。

受善:

熟練於入禪定,參看「受」、「善」。

定聚:

不墮惡道,入性決定(必定能證得解脫)的聖者之類,另作「聚、性定聚」。**

思惟:

1.sammāsaṅkappa確的意向,另譯為「志、等治、治」。2.yoniso manasikaroti:從根源思惟;仔細思惟,另譯「如理思惟」。

御床:

即國王、大臣專用的「端莊嚴的座椅」,另作「高廣之座、御座、寶床」,南傳經文作「床座」。

盡苦:

南傳作「苦的滅盡」(dukkhakkhayāya),另譯為「平等盡苦、盡苦邊」,徹底地摧毀了所有的苦,參看「」、「滅盡」、「苦」、「苦邊」。(相關詞「以盡苦」)

精進:

sammāvāyāma:確的努力,另譯為「方便、等方便、勤」。

憶念:

1.等同「念」或「念」(sati)。2.確地憶念;確地回憶。

斷:

我的徹底斷滅,「斷滅論」的一類,參看「」、「斷」。

卿:

管理王族族籍的大臣。

覺:

1.sammāsambuddha,為「等覺者」之略,另譯為「等覺者;覺者;等覺者;遍覺者」,音譯為「三藐三佛陀」,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已純然無瑕的開化者」(the Perfectly Enlightened Ones),即:完全地;圓滿地解脫,指三藐三佛陀的解脫證悟。2.sammāsamboddhi,音譯為「三藐三菩提」,指佛陀的「證悟」。

受:

另譯為「滅盡定;想受滅定;想知滅定;知滅解脫;知滅身觸;想知滅身觸」,南傳作「想受滅」(saññāvedayitanirodhaṃ),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想與感受的停止」(the cessation of perception and feeling)。「滅盡受」(SA.568),南傳作「想受滅等至」(saññāvedayitanirodhasamāpatti;另譯為「想受滅受」),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認知與感受停止的達成」(the attainment of the cessation of perception and feeling),並解說「想受滅等至」也叫「滅等至」(nirodhasamāpatti),這是一種心與心理的功能都停止的定之狀況,只有能入八定的阿羅漢或證不還果(第三果)者能進得去。指六識(心)之作用皆滅盡之定,另作「滅盡定、想受滅定」。

法:

指「世間善行」,使聽者生起世間善行的教導,通常接下來會接著說四聖諦等出世間法要的「要」之法。

向:

即「說確修行(之法)」,參看「向」,「說」是指「世尊的說法」。比對相當的南傳經文形容世尊所說之「法」的定型句,與「能引導的」(opaneyyiko)相當。

入盡受:

疑為「入晝受」之訛誤,另作「住於天住、入晝受、晝行」,南傳作「作中午的休息」(divāvihāra,另譯為「晝住,食後休息」),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作白天的滯留」(for the day's abiding)。

三昧受:

參看「三昧」、「受」。

中食:

另略作「中食」,即「過中午後,即不再用餐進食」。

平等覺:

譯義不明,南傳作「如實現覺」,參看「如實」、「覺」,此處的「現」為「親身體證」的意思。

句法句:

比對《長阿含9經》的「四法足」,「句」相當於「定」,參看「四法足」、「四法句」。

立念身:

確地建立身念處,即「修身念處」,參看「身身觀念住」。

向涅槃:

即「導向涅槃」,參看「向」、「涅槃」。(反義詞「不趣涅槃」「不順涅槃」)

向滅盡:

另作「滅盡;向滅;滅盡向;滅盡法」,南傳作「(為了)滅的行者」(nirodhāya paṭipanno hoti),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為了)停止而實行」(is practising for …cessation)。

行說法:

(讓聞者)生起確意向的說法。

願:

全句為「願。反念不向」,另譯作「直身意。繫念在前」、「端坐思惟。繫念在前」、「身端坐。繫念在前」、「身思惟。繫念在前」、「整身端坐。繫念在前」、「直身意繫念在前」、「意。繫念在前」、「端身意。繫念在前」,即「挺直身體,建立起眼前的專注」。

使放逸:

使」的意思是「假使;假如」,「使放逸」字面上的意思是「即使再怎麼放縱自己」,但「聖弟子」是不會「放逸(放縱自己)」的,此處應理解為,「即使聖弟子的修行進程再怎麼緩慢」,參看「放逸」。

趣:

另譯為「善到善向、善去善向、往至善處善去善向、平等行者、等成就者」,南傳作「行的、行道的」(sammaggatā sammāpaṭipannā,另譯為「行者;依確而行者(的)」),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確地過活與實行」(faring and practising rightly)。(同義詞「善到.善向」)

定為八:

即「定為第八項」,參看「定」、「八聖道」。

法律乘:

在(此)「法」與「律」中的車乘,南傳作「在此法與律中的神聖車乘」,指能將「貪、瞋、癡」調伏殆盡的「八道」。

知出入:

對自己的每一個舉動與行為清清楚楚。

念:

另譯為「念、智」,即「有知有念」;了知與專注。

害睡眠:

徹底的阻礙睡眠,即「徹底的除去打瞌睡」,參看「」,南傳作「拔除怠惰昏沈」。(反義詞「不害睡眠」)

意解脫:

即「心解脫」,「心、意、識」在雜阿含經中相通。

趣漏盡:

向滅盡(摧毀)煩惱的確目標(修)行,參看「等趣」、「漏」、「滅盡」。

如其受:

解讀為「就如同其所入的定(而展出神通)」,參看「受」,相當的南傳經文無此句。

定趣覺:

另譯為「定趣三菩提」,斷句為「定,趣覺」,即「未來已定,往解脫的證悟」,參看「趣」、「覺」,南傳作「決定、以覺為彼岸」(niyato sambodhiparāyano)。

苦住受:

另譯作「不樂住受」,「樂住受」的相反,參看「樂住受」。

修治法:

修習法。

真實觀:

即「如其事實而確地看」,南傳作「應該以確之慧這樣如實見」。

寂滅受:

入寂滅之定,參看「受」,依《相應部5相應4經》所說,這是泛指指世間八定,依《雜阿含503經》與《相應部21相應3經》,現「天眼」與「天耳」的色界定被成為「麤受」,則暗示「寂滅受」屬「無色界定」。

知見:

得徹底的證智而了知,即「了知『這是解脫』之智」,南傳作「生『(這是)解脫』之智,他了知……」。

精勤住:

徹底地保持在努力(精進)、奮力(勤),參看「」、「住」。

攝止定:

解讀為「收攝而保持定」。

二成等道:

二位成為修習覺者,參看「覺」。

已得靜住:

異譯本《佛說古來世時經》作「洗除結眾垢」,解讀為「已徹底地保持在平靜與清淨中」,參看「」、「住」,依異譯本,「靜」應解讀為「平靜與清淨」,或直接等同「淨」。

善解脫:

參看「心善解脫」、「」。(反義詞「不善心解脫」)

向者有四:

向於確目標(解脫)之四類人,即「證了初果到第四果的四類佛弟子聖者」。

受方便善:

受:進入,「方便善」,參看「三昧方便善」。

思惟三昧:

另作「柔順之定」,解讀為「思惟之三昧」,即「能起如理作意之三昧;能起如實知之三昧」,如「思惟」在《雜阿含2經》中相當於南傳經文的「如理作意」(從根源思惟)。

智心解脫:

以究竟智心得解脫;以確的了知心得解脫。

慢無間等:

南傳作「以慢的完全止滅」(sammā mānābhisamayā,逐自直譯為「-慢+現觀(無間等)」),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以完全地突破自大」(by completely breaking through conceit)。按:北傳「止慢無間等;無間等」皆應為「慢無間等」之訛,此處的「無間等(現觀)」,水野弘元《巴利語辭典》標作abhisama-ya,解為「止滅;止息」,「現觀」則標作abhi-samaya,兩者不同。

因緣文戲:

指婆羅門對其經典的修學內容,南傳作「語詞、儀軌、音韻、語源、文法、史詩」。(同義詞「因.緣..文.戲」)

如實知見:

疑為原文的直譯,中文化後應為「以智(知)如實看見」。

御汝等:

我教導你們。

長夜入受:

參看「長夜」、「受」。

將去調御

將能訓練成為直者。

覺無減:

無減,即「無減知」,指世尊的無量智慧。

一切入處受:

觀想遍一切而入初禪以上,參看「受」,其中「一切入處」指以「地、水、火、風、空、識、青、黃、赤、白等十種為觀想的對象(所緣),觀想其遍一切之假想觀,以修入定」的「十遍處」,「一切入處」又簡為「一切入」,為「遍處」之異譯。(同義詞「得一切入處受」)

心樂住解脫:

內心安樂,確地保持在解脫。

此三支隨業:

即「隨業之這三支」,南傳作「這三法(見、精進、念)繞著業」。

若有一切盡普

譯義不明,或解讀為「(如來)完全了知世間的一切理」。如窺基法師說:「彼建二法,曰普曰別。」大德懷感說:「故開普真普法門,接引純邪、純惡之輩使學當根佛法。」此中「普」顯然是「普遍」意。

世間所念諦之色:

依該經文後文,「諦」疑為「端」或「端政」之誤,即「世間一般人所喜歡的美好物質」。

住:

1.保持在……狀況,另譯作「遊」,如「具足住」、「捨無求遊」、「多住而住」。2.停留,如「佛住舍衛國」,「生、住、異、滅」。3.確立;建立,如「聖弟子住無我想」、「得住立」、「念住」、「所知住」、「說喻住」。4.站立,如「或住立斷坐」、「住立門外」、「行住坐臥」。5.停留處;依止處,如「樂住受」、「入空三昧禪住」、「息住處」。6.持續穩定性,如「法住」。7.緊握,如「不取、不住、不計我」,「不著、不住」。

邪:

錯誤的;不當的。

使:

1.煩惱潛在趨勢(anusaya,古譯為「隨眠;使」,名詞)。2.潛伏;潛伏於其中待發(anuseti, anusayati,古譯為「隨眠;使」,動詞)。3.命令;派遣,如「使人擔持」。4.讓;以致於,如「使人悅無量」。5.假設;如果,如「使放逸役」。6.教唆;教導,如如「作、使他作」。7.用、役使,如「賊所使」。8.僕人,如「僕使作人」。

命:

1.一般「有我」者觀念中的生命主體;靈魂(jīvā),如「命即是身」。2.生活情形,如「宿命」、「智慧命」。3.生計;經濟生活(ājīva),如「命」。

念:

1.心清楚所緣不忘失(sati, sata),如「念」、「四念住」、「安般念」、「念身」。《集異門足論》:「諸念隨念、專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失法性,心明記性,是謂具念。」《法蘊足論》:「具念:隨念、專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失法性,心明記性,名具念。」《界身足論》:「念云何?謂念隨念、別念、憶念,憶念性,不忘性,不忘法不失性,不失法不忘失性,心明記,是名念。」《眾事分阿毘曇》:「云何念?謂念隨念不捨,於緣不廢亂忘。」《品類足論》:「念云何?謂念隨念、別念、憶念,不忘不失,不遺不漏,不忘法性,心明記性,是名為念。」《舍利弗阿毘曇》:「云何念?謂如實人憶念,微念、緣念住不忘,相續念不失不奪,是名念。」《俱舍論》:「念,謂:於緣明記不忘。」「念,謂:不忘所緣境。」2.憶念(sati),如「六念」。3.念頭;想法;尋(vitakka),如「作是念」、「害念」、「八大人念」。4.指「思;意思」(manosañcetanā),如「念食」。5.思想的維繫;想(saññā),如「繫念明相」、「念光明想」。6.在意的,如「可念」、「不可念」、「不捨念不念」。

法:

dhamma,1.真理,如「法」、「非法」、「法律」。2.屬於……者,如「不生法」、「變易法」、「集法」、「滅法」。3.事情或事件,如「一法」、「四法」、「七法」、「何法有故生有」。4.狀態;情況,如「苦法」、「擇法」。5.現象,如「世間法」、「一切法」。6.心的對象,如「法塵」(意根的對象),北傳定義為「十一入所不攝」(SA.322),南傳定義為「淨色、微細色、心、心所、涅槃與概念」等六種(《阿毘達摩概要精解》第三章第16節),兩者略異。7.性質,如「法法相益,法法相因」。

將:

1.率領,如「將六千鬼悅叉」、「佛將諸弟子」、「彼將去度」、「將入於內」。2.表不久的未來,如「見老命將盡」。3.推測、疑問助詞,如「將無是耶」。4.要……,如「將入洗浴」、「臨將滅度」。5.將領,如「守門將」、「將士」、「多將翼從」。6.語助詞,如「將詣屏處」、「驅逼將去」。

善:

1.良好的。2.吸引人的。3.確的;適當的。4.徹底的;充分地;好好地。5.熟練的,如「七處善」。6.有價值的;有德行的;有福祉的。7.真的。8.有益的。9.完全無瑕的。

慢:

1.《發智論》:有九慢類①我勝者,是依見起過慢②我等者,是依見起慢③我劣者,是依見起卑慢④有勝我者,是依見起卑慢⑤有等我者,是依見起慢⑥有劣我者,是依見起過慢⑦無勝我者,是依見起慢⑧無等我者,是依見起過慢⑨無劣我者,是依見起卑慢。南傳《滿足希求》與之類同,也以真假(有無)之我勝、我等、我劣分為九種慢(AN.7.49)。
2.《品類足論》:謂七慢類①慢者,於劣謂己勝,或於等謂己等,由此慢、已慢、當慢,心高舉心恃篾②過慢者,於等謂己勝,或於勝謂己等,由此慢……③慢過慢者,於勝謂己勝,由此慢……④我慢者,於五取蘊等。隨觀執我或我所,由此慢……⑤增上慢者,於所未得上勝證法謂我已得,於所未至上勝證法謂我已至,於所未觸上勝證法謂我已觸,於所未證上勝證法謂我已證,由此慢……⑥卑慢者,於他多勝謂自少劣,由此慢……⑦邪慢者,於實無德謂我有德,由此慢……。
3.《法蘊足論》亦作七慢類,前六類同《品類足論》,第七項不同:⑦云何憍?謂:有一類作是思惟-我之種姓、家族、色力、工巧事業,若財若位,戒定慧等隨一殊勝,由此起憍、極憍,醉、極醉,悶、極悶,心傲逸、心自取,起、等起,生、等生,高、等高,舉、等舉,心彌漫性,總名為憍。

應:

1.應該,如「於色不應病苦生」。2.阿羅漢的義譯,意為「值得供養者」,如「如來、應、等覺」,亦為三藐三佛陀的十號(十種稱號)之一。

斷:

1.斷除、捨斷(pajahāti),如「已知當斷」。2.褪去與滅(asesavirāganirodha),如「彼彼樂著無餘斷」。3.奮力;勤奮(padhāna),如「四斷」、「心淨斷」、「見淨斷」。4.遍;完全地,如「斷知」、「已斷已知」。5.斷念(paṭinissagga),如修安那般那念的「觀察無常,觀察斷,觀察無欲」。

穢:

讀作「會」,1.髒東西或不當的行為。2.「小雜染」(upakkilesā,另譯為「隨煩惱;隨染,染污;垢穢,鏽」)的對譯(中阿含經)。

覺:

1.vitakka,禪修時心念集中朝向所緣處(即心念之所依,如呼吸),如「有覺有觀」,另譯為「尋」,如「有尋有伺」,參看「尋」。2.vedanā,感受(「受」的異譯);覺受,如「樂覺、苦覺、不苦不樂覺(三覺)」。3.bodhi,音譯為「菩提」,指解脫的證悟,如「覺」。4.明瞭;明白,如「善見、善覺」。5.vitakka,念頭;尋思,如「三善覺」、「三覺」(貪覺、害覺、恚覺)。

觀:

1.洞察,另音譯為「毘婆舍那」(vipassanā),如「止觀」。2.沈思,如「靜觀」。3.觀察,如「七處三觀」、「觀」。4.禪修時心念持續不間斷地集中停留在所緣處(即心念之所依,如呼吸),如「有覺有觀」,另譯為「伺」,如「有尋有伺」,參看「伺」。5.審查,如「四如意足」(欲勤心觀)的「觀」(《雜阿含五六一經》另譯為「籌量」、「思惟」)。6.修習;能力的開發,如「不淨觀」。7.考慮;為了,如「觀自義」。8.看;看到了,如「觀色無常」、「如是觀者」。9.景象,如「園觀」。10. 讀作「慣」,指「樓台或修行人住的房舍」,或指「樓台」,如「從觀至觀」。

七支:

1.七個部分;七個要素,如「以此七支習.助.具」。2.七個肢體,如「七支盡」、「七支拄地」。參看「支」。

三結:

生死流轉的三種關鍵束縛,即「身見(另譯作『薩迦耶見、有身見、身見、我見、身邪結』,執著『永恆、不變、獨存、自在、能主宰』的『真我』)、戒禁取(另譯作『戒盜結』,誓守禁戒與禁忌)、疑(疑結,對法的疑惑)」,為證得須陀洹果者必須斷除者,《根有律》又譯為「斷三分結」。

三聚:

三種類集,1.等同「三學、三種學」,即「戒聚、定聚、慧聚」。2.定聚、邪定聚、不定聚。3.等聚(另譯作「聚」,即「八道」)、邪聚、不定聚(參看「不定聚」)。4.善聚(「不貪、不恚、不癡」三善根)、等聚、定聚(參看「定聚」)。

大乘:

mahāyāna,音譯為「摩訶衍那、摩訶衍」,又作「上乘、勝乘、第一乘」,「乘」為交通運輸工具,引申為「能將眾生從煩惱此岸載至覺悟彼岸的教法與修法」。(相關詞「是世人乘」「非我法律乘」「天乘」「婆羅門乘」)

不直:

直;不誠實。

不得:

1.不能,如「我不得度汝出家學道」。2.沒得到;沒證得,如「若我不得無上真之道」。

五根:

1.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2.信根(以「四不壞淨」為代表)、精進根(活力,以「四斷」為代表)、念根(以「四念處」為代表)、定根(以「四禪」為代表)、慧根(以「四聖諦」為代表)。


.................
找到的筆數超過101筆而略去,請縮小範圍再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