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辭典線上查詢

您所查詢的「」:

色:

的形色(長相)。

行:

即三善行,指善的行為、言語、意念(動機)。

很好,非常好。

事:

制止(你)做好事。

事:

鼓勵(你)做好事。

著眾香:

解讀為「塗抹著許多香料」。

住勝住者:

解讀為「住於殊勝奧之住處者」,相當的南竹經文無此句。

細:

不容易立即辨識者,另譯為「隨形好、好、隨相、細相、相」。

三界:

1.欲界、色界、無色界(圖說)。2.色界、無色界、滅界(盡界)。3.欲界、恚界、害界。4.出離界、無恚界、無害界。5.過去界、未來界、現在界。6.界、不界、中界。7.善界、不善界、無記界。8.學界(初果以上的聖者)、無學界(阿羅漢)、非學非無學界(凡夫)。9.斷界(斷一切行)、無欲界(斷除愛欲)、滅界(一切行滅)。另參看「界」。

天覺:

譯義未明,或解讀為「思惟(思慕想念)天界的美」。

淨界:

即「清淨界;美界」。《空之探究》:「光界與淨界,與第二禪名光天:第三禪名淨天的次第相合。」(七十四頁)

綩綖:

讀作「宛延」,垂掛飾物,《一切經音義》解說為「珍綺錦筵繡褥舞筵地衣之類」者。

一乘道:

另或譯為「一道;一乘;一入道」,南傳作「無岔路之道」(Ekāyano……maggo),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單行道」(the one-way path),並解說,此詞常被譯為「唯一之道」(the only way, the sole way),意味著這是佛陀獨有之道(an exclusive path),但《顯揚真義》等只說,這不成為歧道(na dvedhāpathabhūto, SN.47.1/MN.10)。此詞在《中部12經》清楚地表示,其意思是「直通目的地之路」(a path leading straight to its destination,按:原文為ekāyanena maggena,工具格,相當的《增壹阿含449經》(50品6經)譯作「直從一道來」),也許這是比對其它總是無法直通目的地的禪法而說的。又,此詞不應與《法蓮華經》(the Saddharma Puṇḍarika Satra)中心主題的「一乘」(ekayāna)混淆(SN.47.1)。按:檢視漢譯阿含經中稱「一乘道」或「一道」的法門,還有「六念」(《雜阿含550經》)、「四如意足」(《雜阿含561經》)、「戒定慧」(《雜阿含563經》)、「正定」(《中阿含189經》)等,不只是「四念住」而已,這與菩提比丘長老不贊成將之譯為「唯一之道」的觀點相順。另外《雜阿含962經》佛陀沒有「這才正確,其它都錯。」的觀念,也可參考。

微細住:

指安那般那念,相當的南傳經文作「寂靜的、勝的、無混濁的、安樂的住處」。

離諸求:

另作「勝求、離四衢」,即「離(世間的)欲求,而只求(出世間的)勝」,《長部三三經》作「欲的尋求已捨斷,有的尋求已捨斷,梵行的尋求已安息」,即「梵行完成,捨離所有的求」。

八種音聲:

形容佛陀的說話,具有八種特徵,即「甚深、毘摩樓簸、入心、可愛、極滿、活瞿、分了、智」,或作「最好聲、易了聲、濡軟聲、和調聲、尊慧聲、不誤聲、深聲、不女聲」,解說為「極好、柔軟、和適、尊慧、不女、不誤、深遠、不竭」,南傳作「流暢、明瞭、美、和雅、充滿、不亂、甚深、廣博」。

初中後善:

開頭、中間、結尾都是善的,參看「善」。(同義詞「初.中.後善」、「初、中、後善」、「初善.中善.竟善」、「初善.中善.至竟亦善」、「初善.中善.竟亦善」、「初.中.竟亦」「上語亦善.中語亦善.下語亦善」「上語亦善。中語亦善。下語亦善。」「初語亦善。中語亦善。竟語亦善。」)

瞋恚對治鬼:

另譯作「神之鬼」,南傳作「食憤怒之夜叉」(kodhabhakkho yakkho,逐字譯為「憤怒+食的-夜叉」),菩提比丘長老英譯為「食憤怒之夜叉」(the anger-eating yakkha),《顯揚真義》說,他是一位色界的梵天眾,聽說天帝釋具備忍辱力,聽了後為考察而來(vīmaṃsanatthaṃ āgato),而且懷惡意夜叉(avaruddhakayakkhā)不可能進入像這樣有守護布置的地方。

人中四種神力:

依《佛說頂生王因緣經》說「頂生大王威德特尊七寶具足。獨具人中四種神力。何等為四。頂生大王得壽命長久住世間。總經一百十一有四帝釋謝滅。是為第一壽命神力。又頂生王最上容儀殊可觀。超人狀貌具天色相。是為第二色相神力。又頂生王諸所受用皆悉具足。少病少惱色力康疆。飲噉味全食銷無患。不冷不熱時序合度。隨所資治悉獲安樂。是為第三無病神力。又頂生王一切人眾見者愛樂瞻仰無厭猶子戀父。又復王者撫育人民生喜樂心如父愛子。……」。

共找到19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