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雜阿含335經,增壹阿含37品7經,增壹阿含51品8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無實來實去、有業報而無作者‧教理/流轉與還滅 (更新)
雜阿含335經[正聞本456經/佛光本313經](入處相應/六入處誦/修多羅)(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住拘留搜調牛聚落。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今當為汝等說法,初、中、後善,善義善味純一滿淨梵行清白,所謂第一義空經,諦聽善思!當為汝說。
  云何為第一義空經?
  諸比丘!眼生時,無有來處;滅時,無有去處,如是,眼不實而生,生已盡滅,有業報而無作者,此陰滅已,異陰相續,除俗數法;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說,除俗數法。
  俗數法者,謂: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如:無明緣行,行緣識……廣說乃至純大苦聚集起。
  又復,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無明滅故行滅,行滅故識滅……如是廣說,……乃至純大苦聚滅。
  比丘!是名第一義空法經。」
  佛說此經已,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37品7經[佛光本329經/6法](六重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今當說第一最空法,汝等善思念之!」
  諸比丘對曰:「如是,世尊!」
  爾時,諸比丘從佛受教。
  世尊告曰:
  「彼云何{為}名[為]第一最空之法?若眼起時則起,亦不見來處;滅時則滅,亦不見滅處,除假號法、因緣法
  云何假號、因緣?所謂:是有,則有;此生,則生,無明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更樂,更樂緣,痛緣愛,愛緣受,受緣有,有緣生,生緣死,死緣愁、憂、苦、惱,不可稱計,如是,苦陰成此因緣。無是,則無;此滅,則滅。無明滅則行滅,行滅則識滅,識滅則名色,名色滅則六入滅,六入滅則更樂滅,更樂滅則痛滅,痛滅則愛滅,愛滅則受滅,受滅則有滅,有滅則生滅,生滅則死滅,死滅則愁、憂、苦、惱皆悉滅盡,除假號之法;耳、鼻、舌、身、意法亦復如是,起時,則起,亦不知來處;滅時,則滅,亦不知滅處,除其假號之法。彼假號法者,此起,則起;此滅,則滅,此六入亦無人造作,亦名色、六入法{六入亦無人造作},由父母而有胎者,亦無,因緣而有。
  此亦假號,要前有對,然後乃有,猶如鑽木求火,以前有對,然後火生,火亦不從木出,亦不離木,若復有人劈木求火,亦不能得,皆由因緣合會,然後有火。
  此六情起病,亦復如是,皆由緣會於中起病,此六入起時,則起,亦不見來;滅時,則滅,亦不見滅,除其假號之法,因由父母合會而有。」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先當受胞胎,漸漸如凍酥,遂復如息肉,後轉如像形。
   先生頭項頸,轉生手足指,支節各各生,髮毛{瓜}[爪?]齒成。
   若母飲食時,種種若干饌,精氣用活命,受胎之原本。
   形體以成滿,諸根不缺漏,由母得出生,受胎苦如是。
  比丘!當知因緣合會,乃有此身耳。
  又復,比丘!一人身中,骨有三百六十,毛孔九萬九千,脈有五百,筋有五百,虫八萬戶,比丘!當知六入之身有如是災變。
  比丘!當念思惟:如是之患,誰作此骨?誰合此筋脈?誰造此八萬戶虫?」
  爾時,彼比丘作是念思惟,便獲二果:[若]阿那含、若阿羅漢
  爾時,世尊便說此偈:
  「三百六十骨,在此人身中,古佛之所演,我今亦說之。
   筋有五百枚,脈數亦如是,虫有八萬種,九萬九千毛。
   當觀身如是,比丘勤精進,速得羅漢道,往至涅槃界。
   此法皆空寂,愚者之所貪,智者心歡悅,聞此空法本。
  是謂,比丘!此名第一最空之法,與汝等說如來之所{說}[施]行之法,我今{以}[已]為起慈哀心,我今{以}[已]辦。
  常當念修行其法,在閑居之處,坐禪思惟,勿有懈怠,今不修行,後悔無益,此是我之教訓。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增壹阿含51品8經[佛光本461經/11法](非常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
  爾時,阿那邠祁長者身抱重患,時,舍利弗以天眼觀清淨無瑕穢,見阿那邠祁長者身抱重患,尋告阿難曰:
  「汝來共至阿那邠祁長者所問訊。」
  時,阿難報曰:「宜知是時。」
  爾時,阿難到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以次漸漸至阿那邠祁長者家,即便就座。
  時,舍利弗即於座上語阿那邠祁長者曰:
  「汝今所疾有增有損乎?覺知苦痛漸漸除,不至增劇耶?」
  長者報曰:
  「我今所患極為少賴,覺增不覺減。」
  舍利弗報曰:
  「如今,長者當憶佛,是謂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眾祐,亦當追憶念法,如來法者,極為甚深,可尊可貴,無與等者,賢聖之所修行,亦當念僧,如來眾者,上下和順無有諍訟,法法成就。聖眾者,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見慧成就。所謂僧者,四雙八輩,此名如來聖眾,可尊可貴,是世間無上福田,長者!若修行念佛、念法、念比丘僧者,其德不可稱計,獲甘露滅盡之處,若善男子、善女人念三尊已:佛、法、聖眾,墮三惡趣者,終無此事!若彼善男子、善女人修念三尊,必至善處天上、人中。
  然後,長者!不起於色,亦不依色而起於識;不起於聲,不依聲而起於識;不起香,不依香而起於識;不起於味,不依味而起於識;不起細滑,不依細滑而起於識;不起意,不依意而起於識,不起今世、後世,不依今世、後世而起於識;不起於愛,莫依愛而起於識,所以然者,緣愛有受,緣受有有,緣有有生、[緣生有]死、愁、憂、苦、惱,不可稱計。是謂有此五苦盛陰,無有我、人、壽、命、士夫、萠(萌)兆、有形之類。
  若眼起時,亦不知來處,若眼滅時則滅,亦不知去處,無有而眼生,已有而眼滅,皆由合會諸法因緣,所謂因緣法者,緣是,有是;無是,則無,所謂:無明行,行緣識,識緣名色,名色緣六入,六入緣更樂,更樂緣,痛緣愛,愛緣受,受緣有,有緣生,生緣死,死緣愁、憂、苦、惱、不可稱計;耳、鼻、舌、身、意,亦復如是,無有而生,已有而滅,亦復不知來處,亦不知去處,皆由合會諸法因緣,是謂,長者!名為空行第一之法。」
  是時,阿那邠祁長者悲泣涕零不能自止。
  時,舍利弗語阿那邠祁曰:
  「以何因緣悲感乃爾乎?」
  長者報曰:
  「我不悲感,所以然者,我昔日來數承事佛,亦復尊敬諸長老比丘,亦不聞如斯尊重之法,如舍利弗之所演說。」
  是時,阿難語阿那邠祁曰:
  「長者當知:世間有二種之人如來之所說,云何為二?一者知樂,二者知苦,彼習樂之人,所謂尊者耶輸提族姓子是,彼習苦之人,婆伽梨比丘是。又復,長者!耶輸提比丘解空第一,信解脫者,婆伽梨比丘。又復,長者!知苦之人、知樂之人,二人心俱解脫,二俱如來弟子無與等者,由其不沒不生,二人勤受佛教,亦無懈廢,但心有增減故。人有知者,有不知者,如長者之所說:『我昔已來承事諸佛,恭敬長老比丘,初不聞如斯尊重之法,如舍利弗之所說。』耶輸提比丘[觀]視於地而心得解脫,婆伽梨比丘觀視於刀,即時心得解脫。是故,長者!當作如婆伽梨比丘之比。」
  是時,舍利弗廣與說法,勸令歡喜,使發無上之心,即從{坐}[座]起而去。
  舍利弗、阿難去未久,須臾之頃阿那邠祁長者命終,便生三十三天。爾時,阿那邠祁天子有五事功德,勝彼諸天,云何為五?所謂天壽、天色、天樂、天威神、天光明。爾時,阿那邠祁天子便作是念:
  「我今獲此天身,皆由如來之恩,今我不宜於五欲自娛樂,先應至世尊所,拜跪問訊。」
  時,阿那邠祁天子將諸天人,前後圍繞,持諸天花散如來身上,時,如來在舍衛祇樹給孤獨園。時,彼天子在虛空中,叉手向世尊,便說斯偈:
  「此是祇洹界,仙人眾娛戲,法王所治處,當發歡悅心。」
  爾時,阿那邠祁天子說斯偈已,如來默然可之。
  時,彼天子即生此念:「如來已然可我。」即捨神足,在一面立。
  時,阿那邠祁天子白世尊言:
  「我是須達,又名阿那邠祁,人所明了,亦是如來弟子受聖尊教,今取命終,生三十三天。」
  世尊告曰:「汝由何恩今獲此天身?」
  天子白佛:「蒙世尊之力,得受天身。」
  時,阿那邠祁天子復以天華散如來身上,亦散阿難及舍利弗身上,遍遶祇洹七匝還沒不現。
  是時,世尊告阿難曰:
  「昨夜有天子來至我所,便說斯偈:
  『此是祇洹界,仙人眾娛戲,法王所治處,當發歡悅心。』
  是時,彼天子繞祇洹七匝便退而去。汝今阿難!汝頗識彼天子乎?」
  阿難白佛言:
  「必當是阿那邠祁長者也。」
  佛告阿難:
  「如汝所言,善哉!乃能以未知智而識彼天子,所以然者,彼是阿那邠祁天子。」
  阿難白佛言:
  「阿那邠祁!今生天上為名何等?」
  世尊告曰:
  「即名阿那邠祁,所以然者,彼天即生之日諸天各各有此言:『此天子在人中時是如來弟子,恒等心普施一切,周窮濟乏,作此功德已,此是三十三天,今故續名阿那邠祁。』」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阿難比丘]有大功德智慧成就,阿難比丘今在學地,智慧無與等者,所以然者,阿羅漢所應知者,阿難便知之。過去諸佛世尊所應學者,阿難皆明了知。過去時亦有斯人,聞便了知,如我今日阿難比丘瞻望方知之:『如來須是,如來不須是。』過去諸佛弟子入三昧方知未然之事,如我今日阿難比丘覩便曉了。」
  爾時,世尊告諸比丘:
  「我聲聞中博有所知,有勇猛精進,念不錯亂,多聞第一,堪任執事,所謂阿難比丘是。」
  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