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雜阿含105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教理/見我異我相在、斷慢證解脫‧觀念/常見斷見‧其它/六師外道 (更新)
雜阿含105經[正聞本173經/佛光本107經](陰相應/五陰誦/修多羅)(莊春江標點)
  如是我聞
  一時住王舍城迦蘭陀竹園。
  爾時,有外道出家,名仙尼,來詣佛所,恭敬問訊,於一面坐,白佛言:
  「世尊!先一日時,若沙門、若婆羅門、若遮羅迦、若出家,集於希有講堂,如是義稱:『富蘭那迦葉為大眾主,五百弟子前後圍遶,其中有極聰慧者,有鈍根者,及其命終,悉不記說其所往生處;復有末迦梨瞿舍利子,為大眾主,五百弟子前後圍遶,其諸弟子有聰慧者,有鈍根者,及其命終,悉不記說所往生處。』如是,先闍那毘羅胝子、阿耆多翅舍欽婆羅、迦羅拘陀迦栴延、尼揵陀若提子等,各與五百弟子前後圍遶,亦如前者。
  沙門瞿曇爾時亦在彼論中言:『沙門瞿曇為大眾主,其諸弟子有命終者,即記說言:「某生彼處,某生此處。」』我先生疑,云何沙門瞿曇得如此法?」
  佛告仙尼:
  「汝莫生疑!以有惑故,彼則生疑,仙尼!當知有三種師,何等為三?
  有一師,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而無能知命終後事,是名第一師出於世間。
  復次,仙尼!有一師,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命終之後亦是我,如所知說。
  復次,{先}[仙]尼!有一師,不見現在世真實是我,亦復不見命終之後真實是我。
  仙尼!其第一師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者,名曰斷見。
  彼第二師見今世後世真實是我,如所知說者,則是常見。
  彼第三師不見現在世真實是我,命終之後亦不見我,是則如來等正覺說,現法愛斷、離欲、滅盡、涅槃。」
  仙尼白佛言:
  「世尊!我聞世尊所說,遂更增疑。」
  佛告仙尼:
  「正應增疑,所以者何?此甚深處,難見難知,應須甚深照微妙、至到、聰慧所了,凡眾生類未能辯知,所以者何?眾生長夜異見異忍、異求、異欲故。」
  仙尼白佛言:
  「世尊!我於世尊所心得淨信,唯願世尊為我說法,令我即於此座慧眼清淨!」
  佛告仙尼:
  「今當為汝隨所樂說。」
  佛告仙尼:
  「色是常耶?為無常耶?」
  答言:「無常,世尊!」
  復問:
  「仙尼!若無常者,是苦耶?」
  答言:「是苦,世尊!」
  復問:
  「仙尼!若無常、苦,是變易法多聞聖弟子,寧於中見我、異我相在不?」
  答言:「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亦復如是。」
  復問:
  「云何仙尼!色是如來耶?」
  答言:「不也,世尊!」
  「受、想、行、識是如來耶?」
  答言:「不也,世尊!」
  復問仙尼:
  「異色有如來耶?異受、想、行、識有如來耶?」
  答言:「不也,世尊!」
  復問:
  「仙尼!色中有如來耶?受、想、行、識中有如來耶?」
  答言:「不也,世尊!」
  復問:
  「仙尼!如來中有色耶?如來中有受、想、行、識耶?」
  答言:「不也,世尊!」
  復問:
  「仙尼!非色,非受、想、行、識有如來耶?」
  答言:「不也,世尊!」
  佛告仙尼:
  「我諸弟子聞我所說,不悉解義而起慢無間等;非無間等故,慢則不斷;慢不斷故,捨此陰已,{與}[餘]陰相續生。是故,仙尼!我則記說是諸弟子身壞命終生彼彼處,所以者何?以彼有餘慢故。
  仙尼!我諸弟子於我所說能解義者,彼於諸慢得無間等;得無間等故,諸慢則斷;諸慢斷故,身壞命終更不相續。
  仙尼!如是弟子,我不說彼捨此陰已,生彼彼處,所以者何?無因緣可記說故。欲令我記說者,當記說彼:『斷諸愛欲,永離有結,正意解脫,究竟苦邊。』
  我從昔來及今現在,常說慢{過}[根]、慢集、慢生、慢起,若於慢無間等,觀眾苦不生。」
  佛說此法時,仙尼出家遠塵、離垢得法眼淨
  爾時,仙尼出家見法、得法,斷諸疑惑,不由他知,不由他度,於正法中心得無畏,從座起,合掌白佛言:
  「世尊!我得於正法中出家修梵行不?」
  佛告仙尼:
  「汝於正法得出家,受具足戒,得比丘分。」
  爾時,仙尼得出家已,獨一靜處,修不放逸住。
  如是思惟:所以族姓子剃除鬚髮,正信非家出家學道,修行梵行,見法自知得證:我生已盡梵行已立所作已作自知不受後有,得阿羅漢
  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遮羅迦」可能是「步行者」(caraka)的音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