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31品2經 南傳:無 關涉主題:觀念/法供養最上 (更新)
增壹阿含31品2經[佛光本266經/4法](增上品)(莊春江標點)
  聞如是
  一時在拘深瞿師園中,過去四佛所居之處。
  爾時,王優填及五百女人、舍彌夫人等,欲詣園觀遊戲。
  當於爾時,舍衛城中有一比丘,便作是念:
  「與世尊別久,欲往禮敬、承受、問訊。」
  爾時,彼比丘到時,著衣持鉢,入舍衛城乞食。食後,除去衣鉢坐具,又以神足飛在虛空,往詣拘深園中。爾時,彼比丘還捨神足,往詣林中,在一閑靜之處,結加趺坐,正身正意,繫念在前
  爾時,舍彌夫人將五百女人等往到此林。是時,舍彌夫人遙見比丘以道神足在樹下坐,見已,往至比丘前,頭面禮足,在前叉手而住,及五百夫人皆悉頭面禮足,亦復叉手而圍遶之。
  爾時,優填王遙見五百女人叉手,遶此比丘而住,見已,便作是念:
  「此中必當有群鹿,若當有雜獸,必然不疑。」
  爾時,王乘馬急走,往詣女人聚中。是時,舍彌夫人遙見王來,便作是念:
  「此優填王極為凶惡備,能取此比丘害之。」
  是時,夫人舉右手白王曰:「大王當知,此是比丘,勿復驚怖。」
  是時,王即下馬捨弓,來至比丘所,謂比丘言:「比丘!與我說法。」
  是時,彼比丘即舉眼仰觀王,默然不語。
  爾時,王復語比丘曰:
  「速與我說法。」
  爾時,比丘復舉眼仰觀王已,默然不語。
  是時,王復作是念:
  「我今可問禪中間事,若當與我說者,當供養之,盡其形壽施與衣被、飲食、床敷臥具、病瘦醫藥,設不與我說者,當取殺之。」
  爾時,王復語比丘言:「比丘!與我說法。」
  爾時,彼比丘亦默然不對。爾時,樹神即知其心,便遙化作鹿群,欲亂王耳目,使起異想。是時,王遙見鹿已,便作是念:「今且捨此沙門!沙門竟當何所至湊!」即乘馬往射群鹿。
  是時,夫人白道人曰:「比丘!今為所詣?」
  比丘曰:「欲至四佛住處往{觀}[覲?]世尊!」
  夫人白言:
  「比丘!今正是時,速往所在,勿復住此,為王所害者,罪王甚重。」
  是時,彼比丘即從{坐}[座]起,收攝衣鉢,飛在虛空,遠逝而去。是時,夫人見道人在虛空中高飛而去,便遙語王曰:
  「唯願大王觀此比丘有大神足,今在虛空踊沒自在,今此比丘尚有此力,何況釋迦文佛而可及乎?」
  是時,彼比丘到瞿師園中,還捨神足,以常凡法至世尊所,頭面禮足,在一面坐。爾時,世尊問比丘曰:
  「云何,比丘!在舍衛城勞於夏坐乎?隨時乞食不亦惓(倦)耶?」
  比丘曰:「我在舍衛城實無所惓。」
  佛語比丘:「今日何故來至此間?」
  比丘白佛:「故來覲尊,問訊起居。」
  世尊告曰:
  「汝今見我及見此四佛住處耶?汝今得脫王手甚為大奇,汝何為不與王說法?又復優填王作是言:『比丘!今當為我說法,汝今何故不為我說法?』若當比丘與王說法者,優填王極懷歡喜,已有歡喜,盡其形壽供養衣被、飲食、床敷臥具、病瘦醫藥。」
  是時,比丘白佛言:「時,王欲問禪中間事,是故不報此義耳。」
  世尊告曰:「汝比丘!何故不與王說禪中間事?」
  比丘報曰:
  「優填王用此禪為?本懷凶暴無有慈心,殺害眾生不可稱計,與欲相應,三毒熾盛,沒在深淵,不覩正法,習惑無知,諸惡普集,行於憍慢,依王力勢貪著財寶,輕慢世人,盲無有眼,此人復用禪為?夫禪定法,諸法中妙,難可覺知,無有形相,非心所測,此非常人所及,乃是智者所知,以是之故,不與王說法。」
  是時,世尊告曰:
  「若有朽故之衣,要須浣之乃淨:極盛欲心,要當觀不淨之想,然後乃除;若瞋恚盛者,以慈心除之;愚癡之闇,以十二緣法然後除盡,比丘!何故不與優填王說法?設當與說法者,王極歡喜,正使極盛之火猶可滅之,何況人哉?」
  爾時,彼比丘默然不語。
  爾時,佛告比丘:
  「如來處世,甚奇!甚特!設天、龍、鬼神、乾沓惒問如來義者,吾當與說之,若使國王、大臣、人民之類問如來義者,亦當與說之,若剎利四姓來問義者,亦當與說之,所以然者,今日如來得四無所畏,說法無有怯弱,亦得四禪,於中自在,兼得四神足,不可稱計,行四等心,是故如來說法無有怯弱,非羅漢辟支佛所能及也,是故,如來說法亦無有難。汝今,諸比丘!當求方便,行四等心,慈、悲、喜、護。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所[以?]然者,若比丘所為眾生善知識遇,及一切父母知親,盡當以四事教令知法,云何為四?一者當恭敬於佛,是時如來者,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眾祐,度人無量。當求於法,修行正真之法,除穢惡之行,此是智者之所修行。復當方便供養眾僧,如來眾者,恒共和合,無有諍訟,法成就、戒成就、三昧成就、智慧成就、解脫成就、解脫知見成就。所謂四雙八輩、十二賢士,此是如來聖眾,可尊、可貴,世間無上福田。復當勸助使行賢聖法、律,無染無污,寂靜無為。若有比丘欲行道者,普共行此四事之法,所以然者,法之供養,三尊最尊、最上,無能及者。如是,諸比丘!當作是學。」
  爾時,諸比丘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四無所畏」,參看《增壹阿含240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