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傳:增壹阿含序品 南傳:無 關涉主題:(略) (更新)
增壹阿含序品[佛光本序品](序品)(莊春江標點)
  序品第一
  自歸能仁第七仙,演說賢聖無上軌,永在生死長流河,世尊今為度𪏭庶
  尊長迦葉及{眾僧}[聖眾],賢哲阿難無量聞,善逝泥曰供舍利,從拘夷國至摩竭。
  迦葉端思行四等,此眾生類墜五道,正覺演道今去世,憶尊巧訓懷悲泣。
  迦葉思惟正法本,云何流布久在世?最尊種種吐言教,總持懷抱不漏失。
  誰有此力集眾法,在在處處因緣本?今此眾中智慧士,阿難賢善無量聞。
  即擊揵椎集四部,比丘八萬四千眾,盡得羅漢心解脫,以脫縛著處福田
  迦葉哀愍於世故,加憶尊恩過去報,世尊授法付阿難,願布演法長存世。
  云何次第不失緒?三阿僧祇集法寶,使後四部得聞法,已聞便得離眾苦。
  阿難便辭吾不堪,諸法甚深若干種,豈敢分別如來教,佛法功德無量智。
  今尊迦葉能堪任,世雄以法付耆舊,大迦葉今為眾人,如來在世請半坐
  迦葉報言雖有是,年衰朽老多忘失,汝今總持智慧業,能使法本恒在世。
  我今有三清淨眼,亦復能知他心智,一切眾生種種類,無有能勝尊阿難。
  梵天下降及帝釋,護世四王及諸天,彌勒兜術尋來集,菩薩數億不可計。
  彌勒梵釋及四王,皆悉叉手而啟白:一切諸法佛所印,阿難是我法之器。
  若使不欲法存者,便為壞敗如來教,願存本要為眾生,得濟危厄度眾難。
  釋師出世壽極短,肉體雖逝法身在,當令法本不斷絕,阿難勿辭時說法。
  迦葉最尊及聖眾,彌勒梵釋及四王,哀請阿難時發言,使如來教不滅盡。
  阿難仁和四等具,意轉入微師子吼,顧眄四部瞻虛空,悲泣揮淚不自勝。
  便奮光明和{頻}[顏]色,普照眾生如日初,彌勒覩(睹)光及釋梵,{收捨遲}[叉十希]聞無上法。
  四部寂靜專一心,欲得聞法意不亂,尊長迦葉及聖眾,直視覩顏目不眴。
  時阿難說經無量,誰能備具為一聚?我今當為作三分,造立十經為一偈。
  契經一分律二分,阿毘曇經{復}[為]三分,過去三佛皆三分:契經律法為三藏。
  契經今當分四段,{次}[先]名增一二名中,三名曰長多瓔珞,雜經在後為四分。
  尊者阿難作是念:如來法身不敗壞,永存於世不斷絕,天人得聞成道果。
  或有一法義亦深,難持難誦不可憶,我今當集一法義,一一相從不失緒。
  亦有二法還就二,三法就三如連珠,四法就四五亦然,五法次六六次七,
  八法義廣九次第,十法從十至十一,如是法寶終不忘,亦恒處世久存在,
  於大眾中集此法,即時阿難昇乎座,彌勒稱善快哉說,諸法義合宜配之。
  更有諸法宜分部,世尊所說各各異,菩薩發意趣大乘,如來說此種種別。
  人尊說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精進、禪智慧力如月初,逮度無極覩諸法。
  諸有勇猛施頭目,身體血肉無所惜,妻妾國財及男女,此名檀度不應棄。
  戒度無極如金剛,不毀不犯無漏失,持心護戒如坏瓶,此名戒度不應棄。
  或有人來截手足,不起瞋恚忍力強,如海含容無增減,此名忍度不應棄。
  諸有造作善惡行,身口意三無厭足,妨人諸行不至道,此名進度不應棄。
  諸有坐禪出入息,心意堅固無亂念,正使地動身不傾,此名禪度不應棄。
  以智慧力知塵數,劫數兆載不可稱,書䟽{業聚}[數業]意不亂,此名智度不應棄。
  諸法甚深論空理,難明難了不可觀,將來後進懷狐疑,此菩薩德不應棄。
  阿難自陳有是念:菩薩之行愚不信,除諸羅漢信解脫,爾乃有信無猶豫。
  四部之眾發道意,及諸一切眾生類,彼有牢信不狐疑,集此諸法為一分。
  彌勒稱善快哉說,發趣大乘意甚廣,或有諸法斷結使,或有諸法成道果。
  阿難說曰此云何?我見如來演此法,亦有不從如來聞,此法豈非當有疑?
  設我言見此義非,於將來眾便有虛,今稱諸經聞如是,佛處所在城國土,
  波羅捺國初說法,摩竭國降三迦葉,釋翅拘薩迦尸國,瞻波句留毘舍離。
  天宮龍宮阿須倫,乾沓和等拘尸城,正使不得說經處,當稱原本在舍衛。
  吾所從聞一時事,佛在舍衛及弟子,祇桓精舍修善業,孤獨長者所施園。
  時佛在中告比丘:當修一法專一心,思惟一法無放逸,云何一法謂念佛。
  法念僧念及戒念,施念去相次天念,息念安般身念死念除亂謂十念。
  此名十念更有十次後當稱尊弟子,初化拘鄰真佛子,最後小者名須拔。
  以此方便了一法,二從二法三從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之法無不了。
  從一增一至諸法,義豐慧廣不可盡,一一契經義亦深,是故名曰增壹含。
  今尋一法難明了,難持難曉不可明,比丘自稱功德業,今當稱之尊{第一}[弟子]。
  猶如陶家所造器,隨意所作無狐疑,如是阿含增一法,三乘教化無差別。
  佛經微妙極甚深,能除結使如流河,然此增一最在上,能淨三眼除三垢。
  其有專心持增一,便為總持如來藏,正使今身不盡結,後生便得高才智。
  若有書寫經卷者,繒綵花蓋持供養,此福無量不可計,以此法寶難遇故。
  說此語時地大動,雨天{華香}[香華]至于膝,諸天在空歎善哉!上尊所說盡順宜。
  契經一藏律二藏,阿毘曇經為三藏,方等大乘義玄邃,及諸契經為雜藏。
  安處佛語終不異,因緣本末皆隨順,彌勒諸天皆稱善,釋迦文經得久存。
  彌勒尋起手執華,歡喜持用散阿難,此經真實如來說,使阿難尋道果成。
  是時,尊者阿難及梵天將諸梵迦夷天皆來會集,化自在天將諸營從皆來會聚,他化自在天將諸營從皆悉來會,兜術天王將諸天之眾皆來會聚,豔天將諸營從悉來會聚,釋提桓因將諸三十三天眾悉來集會,提頭賴吒天王將乾沓和等悉來會聚,毘留勒叉天王將諸厭鬼悉來會聚,毘留跛叉天王將諸龍眾悉來會聚,毘沙門天王將閱叉羅剎眾悉來會聚。
  是時,彌勒大士告賢劫中諸菩薩等:
  「卿等勸勵諸族姓子、族姓女諷誦受持增一尊法,廣演流布,使天、人奉行。」
  說是語時,諸天、世人、乾沓和、阿須倫、伽留羅、摩睺勒、甄陀羅等,各各白言:
  「我等盡共擁護是善男子、善女人諷誦受持增一尊法,廣演流布,終不中絕。」
  時,尊者阿難告優多羅曰:
  「我今以此增一阿含囑累於汝,善諷誦讀,莫令漏減,所以者何?其有輕慢此尊經者,便為墮落為凡夫行,何以故?此,優多羅!增一阿含出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諸法皆由此生。」
  時,大迦葉問阿難曰:
  「云何,阿難!增一阿含乃能出生三十七道品之教,及諸法皆由此生?」
  阿難報言:
  「如是,如是,尊者迦葉!增一阿含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皆由此生。且置增一阿含,一偈之中,便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
  迦葉問言:
  「何等偈中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
  時,尊者阿難便說此偈:
  「諸惡莫作,諸善奉行,自淨其意,是諸佛教
  所以然者,諸惡莫作,是諸法本,便出生一切善法,以生善法,心意清淨。是故,迦葉!諸佛世尊身、口、意行,常修清淨。」
  迦葉問曰:
  「云何,阿難!增壹阿含獨出生三十七品及諸法,餘四阿含亦復出生乎?」
  阿難報言:
  「且置,迦葉!四阿含義,一偈之中,盡具足諸佛之教,及辟支佛聲聞之教,所以然者,諸惡莫作:戒具之禁、清白之行,諸善奉行:心意清淨,自淨其意:除邪顛倒,是諸佛教:去愚惑想。云何,迦葉!戒清淨者,意豈不淨乎?意清淨者,則不顛倒;以無顛倒,愚惑想滅,諸三十七道品果便得成就;以成道果,豈非諸法乎?」
  迦葉問曰:
  「云何,阿難!以此增一付授優多羅,不囑累餘比丘一切諸法乎?」
  阿難報言:
  「增一阿含則是諸法,諸法則是增一阿含,一無有二。」
  迦葉問曰:
  「以何等故,以此增一阿含囑累優多羅,不囑累餘比丘乎?」
  阿難報曰:
  「迦葉當知:昔者九十一劫,毘婆尸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此優多羅比丘名曰伊俱優多羅,爾時,彼佛以增一之法囑累此人,使諷誦讀。自此以後三十一劫,次復有佛名式詰如來、至真、等正覺,爾時,此優多羅比丘名目伽優多羅,式詰如來復以此法囑累其人,使諷誦讀。即彼三十一劫中,毘舍婆如來、至真、等正覺,復出於世,爾時,此優多羅比丘名龍優多羅,復以此法囑累其人,使諷誦讀。
  迦葉當知:此賢劫中有拘留孫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優多羅比丘名雷電優多羅,復以此法囑累其人,使諷誦讀。此賢劫中次復有佛,名拘那含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優多羅比丘名天優多羅,復以此法囑累其人,使諷誦讀。此賢劫中次復有佛,名迦葉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優多羅比丘名梵優多羅,復以此法囑累其人,使諷誦讀。
  迦葉當知:今釋迦文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今此比丘名優多羅,釋迦文佛雖般涅槃,比丘阿難猶存於世,世尊以法盡以囑累我,我今復以此法授與優多羅,所以者何?當觀其器,察知原本,然後授法,何以故?過去時,於此賢劫中,拘留孫如來、至真、等正覺、明行成為善逝世間解無上士道法御天人師、號眾祐,出現於世,爾時,有王名摩訶提婆,以法治化,未曾阿曲,壽命極長,端正無雙,世之希有,八萬四千歲中於童子身而自遊戲,八萬四千歲中以太子身以法治化,八萬四千歲中復以王法治化天下。
  迦葉當知:爾時世尊遊甘梨園中,食後如昔常法中庭經行,我及侍者。爾時,世尊便笑,口出五色光。我見已,前長跪白世尊曰:『佛不妄笑,願聞本末。如來、至真、等正覺,終不妄笑。』爾時,迦葉!佛告我言:『過去世時,於此賢劫中,有如來名拘留孫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復於此處為諸弟子而廣說法。復次,於此賢劫中,復有拘那含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爾時,彼佛亦於此處而廣說法。次復,此賢劫中,迦葉如來、至真、等正覺,出現於世,迦葉如來亦於此處而廣說法。』
  爾時,迦葉!我於佛前長跪白佛言:『願令{後}釋迦文佛亦於此處與諸弟子具足說法,此處便為四如來金剛之座,恒不斷絕。』
  爾時,迦葉!釋迦文佛於彼坐,便告我言:『阿難!昔者,此{坐}[座]賢劫之中有王出世,名摩訶提婆,乃至八萬四千歲以王法教化,訓之以德,經歷年歲,便告劫比言:「若見我首有白髮者,便時告吾。」爾時,彼人聞王教令,復經數年,見王首上有白髮生,便前長跪白大王曰:「大王當知,首上已生白髮。」時,王告彼人言:「捉取金鑷,拔吾白髮,著吾手中。」爾時,彼人受王教令,便執金鑷,前拔白髮。爾時,大王見白髮已,便說此偈:
  「於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天使已來至,宜當時出家。
  我今已食人中之福,宜當自勉昇天之德,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離於眾苦。」
  爾時,王摩訶提婆便告第一太子,名曰長壽:「卿今知不?吾首已生白髮,意欲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離於眾苦。汝紹吾位,以法治化,勿令有失,違吾言教,造凡夫行,所以然者,若有斯人違吾言者,便為凡夫之行。[夫]凡夫者,長處三塗八難之中。」爾時,王摩訶提婆以王之位授太子已,復以財寶賜與劫比,便於彼處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離於眾苦,於八萬四千歲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慈、悲、喜、護,身逝命終,生梵天上。
  時,長壽王憶父王教,未曾暫捨,以法治化,無有阿曲,未經旬日,便復得作轉輪聖王,七寶具足。所謂七寶者,輪寶、象寶、馬寶、珠寶、玉女寶、典藏寶、典兵寶,是謂七寶。復有千子,勇猛智慧,能除眾苦,統領四方。時,長壽王以前王法如上,作偈:[
  「於今我首上,已生衰耗毛,天使已來至,宜當時出家。
  我今已食人中之福,宜當自勉昇天之德,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離於眾苦。」
  時,長壽王告第一太子善觀曰:「卿今知不?吾已首上生白髮,意欲剃除鬚髮,著三法衣,以信堅固出家學道,離於眾苦,汝紹吾位,以法治化,勿令有失,違吾言教,造凡夫行,所以然者,若有斯人違吾言者,為凡夫之行,夫凡夫者,長處三塗、八難之中。」時,王長壽八萬四千歲善修梵行,行四等心:慈、悲、喜、護,身逝命終,生梵天上。時,王善觀憶父王教,未曾暫捨,以法治化,無有阿曲。』
  迦葉!知不?爾時摩訶提婆豈異人乎?莫作是觀。爾時王者,今釋迦文是;時長壽王者,今阿難身是;爾時善觀者,今優多羅比丘是,恆受王法未曾捨忘,亦不斷絕。時,善觀王復興父王敕,以法治化,不斷王教,所以然者,以父王教,難得違故。」
  爾時,尊者阿難便說偈曰:]
  「敬法奉所尊,不忘本恩報,復能崇三業,智者之所貴。
  我觀此義已,以此增一阿含授與優多羅比丘,何以故?一切諸法皆有所由。」
  時,尊者阿難告優多羅曰:
  「汝前作轉輪聖王時,不失王教,今復以此法而相囑累,不失正教,莫作凡夫之行。汝今當知:若有違失如來善教者,便墮凡夫地中,何以故?時,王摩訶提婆不得至竟解脫之地,未得解脫至安隱處,雖受梵天福報,猶不至究竟,如來善業,乃名究竟安隱之處,快樂無極,天、人所敬,必得涅槃,以是之故,優多羅!當奉持此法,諷誦讀念,莫令缺漏。」
  爾時,阿難便說偈曰:
  「於法當念故,如來由是生,法興成正覺,辟支羅漢道。
   法能除眾苦,亦能成果實,念法不離心,今報後亦受。
   若欲成佛者,猶如釋迦文,受持三藏法,句逗不錯亂。
   三藏雖難持,義理不可窮,當誦四阿含,便斷天人徑。
   阿含雖難誦,經義不可盡,戒律勿令失,此是如來寶。
   禁律亦難持,阿含亦復然,牢持阿毘曇,便降外道術。
   宣暢阿毘曇,其義亦難持,當誦三阿含,不失經句逗。
   契經阿毘曇,戒律流布世,天人得奉行,便生安隱處。
   設無契經法,亦復無戒律,如盲投於冥,何時當見明?
   以是囑累汝,并及四部眾,當持勿輕慢,於釋迦文{尼}[佛]。」
  尊者阿難說是語時,天地六反震動,諸尊神天在虛空中手執天華而散尊者阿難上,及散四部之眾,一切天、龍、鬼神、乾沓和、阿須倫、加留羅、甄陀羅、摩休勒等,皆懷歡喜而悉歎曰:
  「善哉!善哉!尊者阿難!上中下言,悉無不善,於法當恭敬。誠如所說,諸天、世人無不從法而得成就。若有行惡,便墮地獄餓鬼、畜生。」
  爾時,尊者阿難於四部眾中而師子吼,勸一切人奉行此法。
  爾時,座上三萬天、人得法眼淨
  爾時,四部之眾、諸天、世人,聞尊者所說,歡喜奉行。

經文比對(莊春江作):
  「𪏭庶」或通「梨庶;黎庶」,百姓;民眾之意。
  「請半坐」,參看SA.1142。
  「檀度」,即「布施波羅蜜多」的另譯,「檀」為「布施」(dāna)音譯(檀那)的簡略,「度」為「波羅蜜、波羅蜜多」(pāramitā)的義譯,達彼岸(涅槃)的意思。
  「摩竭國降三迦葉」,參看AA.24.5。
  「十念更有十」,《分別功德論》解說為「前十念,佛自說,未有問者故不解,後十念,比丘問,佛更為演說,一一析解。」按:「前十念」指「十念品第二」,「後十念」指「廣演品第三」。
  「次後當稱尊弟子」,《分別功德論》解說為「尊弟子者,謂五百羅漢各有所便,或智慧第一,或神足、或辯才、或福德、或守戒、或知足、或說法,各據第一。」按:此指「弟子品第四」所說101位比丘第一。
  「是諸佛教」,南傳《小部/法句經183偈》作「這是佛陀們的教說」(etaṃ buddhāna sāsanaṃ)。整偈為「對一切惡的之不作,對善的(善業)之具足,自心之淨化,這是佛陀們的教說。」(Sabbapāpassa akaraṇaṃ, kusalassa upasampadā; Sacittapariyodapanaṃ, etaṃ buddhāna sāsanaṃ.)。按:依AA.48.2,這是迦葉佛所說的偈布薩。
  「劫比」或為「劫北」,應為「理髮師」(kappakaṃ)的音譯,參看MA.67。